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极道蛊魔 > 第四百零五章 天下大乱
    呜!

    骤然一阵冷风吹来,舞飞飞抬起头,三千发丝高高扬起。

    高大阴影,笼罩住了她。

    “你……”

    舞飞飞怔住了。

    楚齐天出现在她的身后,双眼饱含泪水,脸上是无尽的悲伤。

    “出事了?”舞飞飞从来没有见过楚齐天哭过,吓了一跳。

    楚齐天牵住舞飞飞的手,带着她进入通道,步伐沉重地走着,一路来到尽头。

    “这扇门是?”

    舞飞飞瞥了眼黑袍老者和宋仵作,问道。

    楚齐天嘴唇紧绷:“门后就是‘兽人界’。”

    “那不是传说吗?”

    “不是传说,我在老祖宗的闭关之地,见过‘兽人’。飞飞,你知道什么是‘兽人’吗?”

    舞飞飞显然不知,好奇地竖起了耳朵。

    “我之前告诉过你关于这个世界的起源,无数的神兽在一起厮杀,最后他们的灵魂、肉身互相吞噬、融合,形成一个巨大无比的‘肉团’,并在肉团内部对应的诞生了两个‘主世界’,分别是‘蛊界’和‘兽界’。蛊界诞生了有智慧的妖族和无数的蛊,兽界则纯粹是血肉世界。”

    舞飞飞听得费解:“不是‘兽人界’吗?”

    “这就要提到‘莽界’了,也就是神兽们所在的那个世界。我们对‘莽界’几乎一无所知,只知道有一天,某个‘邪恶的家伙’发现了‘肉团’,不知为何,他让自己被‘肉团’吞噬掉了。”

    “于是,因为这个‘邪恶的家伙’,神兽们的血肉不再纯净,混入了别的东西,蛊界和兽界都因此发生了剧变。”

    “只有妖族的蛊界,出现了一个‘人祖’,创造了人族,据‘人族’自述,他就是那个‘邪恶的家伙’的转世,虽然他的血肉和灵魂都被‘肉团’吞噬了,却没有被彻底消化,反而以另一种方式重生了。”

    “也就是因为这个‘邪恶的家伙’的混入,纯粹的兽界变为了兽人界,在那里‘兽人’诞生了!‘兽人’凶恶、残暴,它们仿佛就是为了毁灭而生的。”

    楚齐天看着门,道:“末日浩劫到来之际,天空撕裂,大地绽裂,无数的‘兽人’闯入蛊界,除了那十六位史诗级,只怕所有人都会死。”

    舞飞飞呼吸凝滞:“有什么办法阻止末日浩劫?”

    楚齐天摇头,脸色绝望:“末日浩劫爆发的根本原因,是因为那些神兽没有死去,他们只是战斗累了,迟早会再次苏醒。一旦神兽们醒来,末日浩劫立刻爆发。”

    舞飞飞听得手脚冰凉。

    说到此处,楚齐天凝视着他深爱着的女人,再次流泪,“有一个办法,或许能够挽救苍生。”

    “什么方法?”舞飞飞眼眸一亮。

    楚齐天指着门,道:“谁开启了这道门,谁便是‘兽人界’的主人,便能够驾驭那些兽人,或许只有这样,才能阻止末日浩劫。”

    舞飞飞激动了:“那你赶紧开启这道门。”

    楚齐天泪水无声:“要开启这道门,付出的代价极大,极大,甚至不可承受。”

    “什么代价?”

    “挚爱之命血!”

    一听此话,舞飞飞浑身一僵,怔住了许久。

    “你带我来这儿,原来是为了……”舞飞飞不能呼吸了,摇摇欲坠。

    楚齐天忽然无比心痛,后悔了。

    但就在下一刻,舞飞飞忽的翻手取出一把匕首,扎向了自己的心窝,一道鲜血喷洒向了大门。

    “飞飞!”

    楚齐天咆哮的声音响彻通道。

    舞飞飞倒下,楚齐天抱住了她。

    “能成为你的挚爱,我很幸福。”舞飞飞笑着,在他怀里永远地闭上了眼。

    “飞飞,飞飞……”楚齐天放声痛哭,很久,很久,当他流下最后一滴眼泪的时候,神圣的气息从他身上骤然喷薄而出。

    楚齐天缓缓站了起来,眼神从模糊变得清澈,他抹掉了眼角的泪水,看了眼舞飞飞,露出一丝奇怪的表情,旋即又释然了,淡淡自语道:“这一世我杀了心爱的女人才觉醒,难怪心情这么糟糕。唉,要成为‘神’,便是要不断渡劫,万劫之中,情劫最难,但我已经渡过了情劫,谁还能阻挡我?”

    黑袍老者心惊肉跳,紧张道:“少帅,你……”

    楚齐天冷冷瞥来,嘴角微微翘起,问道:“你知道什么是‘神’吗?”

    黑袍老者浑身一紧。

    楚齐天顿了顿,接着说了下去,道:“那些无知愚昧的百姓,看到天上打雷,便认为天上有‘神’存在,并在内心深处,他们也渴望成为‘神’,渴望‘神’的力量,试想一下,如果有无数的人都这样渴望、祈愿,最后这些愿望集合在一起,形成一个新的生命体,会是什么?”

    黑袍老者吞咽下口水,顺着这样的思路回答:“神?”

    楚齐天笑了起来:“不错,神是众生内心最渴望的存在,神是进化的终极形态,我就是神!”

    说着,他握了握拳头,道:“这个身体只有传奇十级修为,太弱小了,我得尽快恢复实力。”

    然后,他隔空拍出一掌,大门轰然一震,门缝微微张开了些许。

    恐怖冰冷的气息从门缝里扑面而来。

    黑袍老者打了个寒噤,极度不安,道:“少帅,为什么开启门,你不是想阻止末日浩劫吗?”

    楚齐天淡淡的道:“为什么要阻止?如果众生安乐,他们还会渴望成神?不,只有在末日浩劫中,他们才会无比渴望神的存在,我的神力才会得到恢复。”

    “可是,飞飞小姐她……”黑袍老者直冒冷汗。

    楚齐天无动于衷:“神道无情,她就是情,所以她死了。”

    ……

    斗蛊大会,如火如荼。

    宋仵作表情痴呆地走到大街上,站在人流里,过了片刻后,他的身体忽然扭曲起来,而且他的周围浮现一种漩涡力场,附近的人全部卷入进来,上百人身体极度扭曲地纠缠在一起,无法形容的诡异。

    惨叫迭起……

    漩涡力场越来越强烈,远处的人也被牵累,强行吸取过来,渐渐地,成千上百人扭曲在一起,化作一扇巨大的“血肉之门”。

    正是李尤香的酒雾中浮现出的画面之一。

    随着血肉之门出现,连通“兽人界”的大门开启了。

    蓬!

    一头怪物跳了出来,状若人形,浑身覆盖绿毛,有七八米高,头上没有五官,只有一张大嘴,嘴里满是獠牙,见人抓过来就咬,然后吃下肚去。

    紧接着,更多的兽人从血肉之门跑了出来,几乎都是这样的形态,只有高矮胖瘦之分,它们见人就吃,不光吃人,连建筑物都吃,就是见什么吃什么。

    只在片刻间,超过一万余兽人冲了出来,后面还有更多的兽人蜂拥而来。

    云州城大乱!

    观礼台上,九圣不约而同地站了起来,遥望远处冉冉升起的血肉之门,全部神色大变。

    “血肉之门,末日浩劫,来了!”不知是谁,喃喃自语了一声。

    ……

    北地,黑河。

    “献祭完成!”

    半空中,沈炼微微一笑,收起了暴风虎神之牙,凤翎,泰坦皮。

    随后,沈炼召集来四头鲲,八目灵鲲,山岳猿鲲,不死尸鲲,九尾怒鲲。

    经过这段时间的成长,四头鲲俨然进化为恐怖的大怪兽,其中,八目灵鲲最为强大,另外三头也是各有超凡神通,不可小觑。

    与此同时,沈炼吩咐水麟王,集结八十万水妖上岸作战,驰援怒鲲帮各路人马。

    “沿途中,五宗,孤山盟,众世家,全部出击作战……”一道道指令下达出去,动员北境所有战力参战,遏制妖族进攻。

    如此一来,形势渐渐逆转,妖族的闪电战连番受挫,遭到人族、水妖联手大计,抵抗十分顽强。

    ……

    这天,三十六位大妖王悄然齐聚荣华城,在吕氏绫锦坊碰头。

    “不要在乎战局如何,重要的是,嫁衣神教主力已经全部被钳制住了,如今沈炼孤家寡人一个,我们有机会下手了。”三楼客厅内,殇花看着众位大妖王,镇定的说道。

    “沈炼身边还剩下多少战力?”五彩孔雀大妖王表情严肃地问道。

    殇花:“毒太岁,童天古等高手都被调离了,剩下的,应该只有北幽宫那些人,主要是左右护法和公孙彩三人。”

    “这三人不可小觑,有没有办法也钳制住他们?”蝎皇大妖王问道。

    殇花微微一笑,随即,冰蚕和豪彘站了出来。

    冰蚕道:“左右护法只能被动反击,属下有能力困住他们,至于公孙彩,交给豪彘来应付即可。”

    豪彘嘿嘿笑道:“我的‘暴食蛊’,足以压制住公孙彩等人,诸位大妖王可以放心与沈炼尽情厮杀。”

    “如此就好!”

    见此情形,众大妖王安心不少,他们隐约听到传闻,毒龙王似乎死在了沈炼手里,让他们不得不重新衡量沈炼的战力,心中底气不足。

    要知道,之前他们觉得动用三十六位大妖王对付一个沈炼,实在是有点小题大做了,这应该是派出两三个大妖王就能轻轻松松完成的任务。

    殇花一摆手,不给众妖更多时间犹豫来去,喝道:“开始行动吧。”

    豪彘嘿嘿一笑,当即破窗而出,落在了大街上,庞大的体型砸得地面嘭的一声。

    “暴食蛊·吞食!”

    只见豪彘浑身上下浮动暗红色光芒,凝聚成一个个猪头,獠牙毕露,开始袭击街上的行人,抓住了就咬死吃掉。

    每吃一人,豪彘的气息就暴涨一些。

    “不愧是暴食蛊,简直是无尽的灾难。”殇花微微一眯眼,叹道。

    片刻后,怒鲲帮的护城卫队赶来,结果无一人是豪彘的对手,许多人沦为他的腹中餐。

    ……

    北幽宫。

    静坐中的公孙彩心中忽然生出一抹不安,破关而出,很快她见到了左右护法。

    “荣华城出了什么事?为什么我听到很多凄惨的叫声?”公孙彩问道。

    施未归:“我也是刚收到消息,疑似又出现一只‘暴食蛊’,正在城内肆虐。”

    马纯真叹道:“怒鲲帮四面出击,只怕守城力量不足,我们是否要……”

    公孙彩当机立断:“要的,我们立刻去阻止暴食蛊。”

    三人联袂赶到事发地,见到了豪彘。

    几乎在同时,沈炼也赶到了,目光一个来回扫视,盯上了吕氏绫锦坊。

    “滚出来!”

    沈炼声如雷鸣,饱含震怒。

    嗖嗖嗖,殇花等三十六位大妖王飞了出来,团团围住沈炼。

    “你们……”公孙彩面上如罩寒霜,就要冲过去,突然间,豪彘扑了过来,她只得转身迎战。

    “左右护法,不要管我,去保护沈炼。”公孙彩喊道。

    左右护法连忙一冲而出,然而,半途中,突然闪出一道身影。

    “两位护法,让我来陪你们玩玩吧。”冰蚕冷冽一笑,双手翻飞,好像是在织布一般,骤然释放出一张寒气逼人的大网,当头罩下。

    大网化作一个囚笼,困住了左右护法。

    施未归和马纯真环顾一看,脸色沉了下来。

    另一边,沈炼瞥了眼殇花,淡淡的道:“婆婆,好大的阵仗啊!今日你是要与我不死不休咯?”

    殇花冷笑道:“三老圣亲自下令,要我们拿下你,看在结盟之谊的份上,婆婆劝你束手就擒,随我一起去见三老圣,或许能够化解开误会。”

    沈炼呵呵:“我杀了火圣的一个分身,你告诉我,这个误会该如何化解。”

    “什么?!”

    “这不可能!”

    “胡说八道!”

    众位大妖王神色大变,怒视沈炼,断然不信。

    殇花却是浑身一哆嗦,尽管她从天妒口中已经得知了真相,此刻得到沈炼的确认,她心头依然无比震惊。

    “殇花,此事是否属实?”五彩孔雀大妖王当即质问。

    殇花冷笑道:“不管是真是假,能够改变当前的局面吗?我们依然要拿下沈炼,这是三老圣的命令,你敢忤逆不成?”

    五彩孔雀大妖王无言以对。

    殇花死死盯着沈炼,喝道:“最后一次警告,束手就擒,不然别怪我们不客气。”

    沈炼咧嘴一笑,道:“那待会儿,你们也别怪我下手无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