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我不是天王 > 第一百二十八节:暖场
    组委会方面对于现场这样的状况并没有阻拦,除了爆粗口和一些有违社会公德的行为之外,金曲奖在这方面是很开放的,而且这样的状况本身也有利于金曲奖颁奖典礼晚会的收视率,有利于金曲奖的招商引资。

    在这个商业年代里,金钱的力量是不可小视的,他们想要做音乐,首先还是要有钱。没钱的话,他们连这个场地都租不下来。

    镜头在此时也在捕捉着现场的热闹场景,燕展主厅内就像是提前过年了一样,光是看着就喜庆,电视机前的观众则是纷纷在讨论刚才那个说了史上最短获奖感言的家伙,有觉得酷、已经路转粉了的,也有觉得太装逼了,不喜欢的,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看法,但是都在讨论就成了。

    等到主厅内渐渐平息下来,陶斯咏才走上了舞台,只是拿着话筒笑,也不说话,等到主厅彻底平息下来,才把话筒拿到了嘴边:“大家终于累了吗?”

    作为组委会今晚的发言人,他现在的态度其实也就是代表了组委会的态度了。

    而随着陶斯咏的话语,现场的众人又是小小地掀起一波起哄的声浪,这才终于真正平息来。

    刚才从座位上站起来又吹口哨又大喊的本茹,现在也跟个淑女一样乖乖地坐在她的位置上了。

    “好了,我现在也不敢再问你们了,不然我下一句话怕是永远说不出来了。”

    陶斯咏一脸烦恼的模样,台下有人配合着笑笑,发出点笑声来。

    “对了,如果我不说,你们可能不知道其实这个酷小伙是唱中国风的吧?”

    陶斯咏像是突然想到一样,问了一句,还随口唱了两句《青花瓷》里的副歌部分,清唱也相当不错,颇有韵味,不愧是曾经拿过金曲奖年度最佳专辑的歌手。

    “就是这样的中国风,但其实我觉得以他刚才的表现,他可能更加适合去唱摇滚,或者是RAP,他和他们才是一国的,就像这样。”

    说着,陶斯咏这个大叔就学叛逆小青年那样摆出一副桀骜不驯的表情,身体还往后半塌着,像是没有腰一样,真的是很形象了,正是很多说唱歌手喜欢用的一个姿势。只是被他这么做出来,实在不伦不类,跟个大龄脑瘫儿童似的,惹人发笑。

    这下子下面配合的笑声多点了,一些被调侃的说唱歌手和沈欢笑得最开心。

    “不过风格也不是一天能够转成的,想要听说唱,下面这位是专业的……”

    陶斯咏身子又是一正,顺利地从这个话题上过渡到了下一个表演环节,再随着镜头一转,就到那位在侧舞台已经准备好了的表演嘉宾身上了。

    ……

    金曲奖颁奖典礼的晚会就这么进行着,基本上就是表演中掺杂颁奖,只在观众关心的重点奖项上多停留一会儿,其他时间,将观众们最喜欢看的各路大牌呈现给他们,顺便也给一些小众冷门、具有音乐性的一些歌手一个表演的机会。不少小众冷门的歌手,就是因为这样的机会而进入大众视野的。

    中国风分类的颁奖也在这个过程中就这样过掉了,沈欢几乎是没有悬念地拿走了3项提名,只是和之前的年度最佳新人比起来,这次他上台时下面的观众要热情许多了,显然他刚才出人意料的举动赢得了不少人的好感。

    或许也遭到了不少人心底的唾骂。

    除了拿奖之外,这次沈欢也是带着任务来的,在颁发年度最佳歌手前献唱了一首《青花瓷》,之后就又暂时坐到自己的位置上,开始当起了观众来,看看年度最佳歌手花落谁家。

    这本来并不关他事的,但是这次的提名人之一本茹现在跟他也算是朋友了,还是多少关心一下。她要是一得奖,一开心,搞不好等会儿的演唱也会发挥得好点不是?

    可惜沈欢的心愿没有成真。

    “……尤可真!”

    得奖的不是天王罗羡阳,这位天王孤掌难鸣,终究没能在三位女歌手的夹击中脱颖而出,可是得奖的也不是沈欢的新朋友本茹,而是另外一位歌手。

    同样是拿到四大奖,不过人家这个获奖感言,就比他靠谱多了,回顾了一下自己走来的不易,感谢了自己生命中和音乐道路上重要的一些人,真情流露、感人肺腑。

    然后就又开始歌手表演。

    今天晚上这里什么都不多,就是歌手多,就算是排满了节目一个一个上也可以轮个几十圈不带重样的。

    而沈欢坐了没多一会儿,就又离席,开始去准备他和本茹的这首合唱歌曲了。

    两人妆补一补,细节再对一下,就没什么好再准备的了,毕竟这两天的彩排里他们都已经不知道练过多少次了,于是干脆也闲聊起来。

    “没拿到最佳歌手,心情怎么看起来还不错啊?”

    沈欢看了看本茹,从她脸上并没有看到什么不快和遗憾来。

    本茹耸了耸肩,“本来也没指望,这届最有希望的就是尤可真和罗羡阳了,真要落到我头上,那才奇怪了。”

    她看起来有些无聊的样子,眼睛却是突然一亮,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左右看了看,见周围没什么人,再远一点的也都是匆匆忙忙地来来回回,根本没人注意他们,于是赶紧拉着沈欢的衣摆说道:“阿寺少爷,变个脸来对我说情话吧!”

    “……”

    沈欢无语地看着她,“娟姐说的没错,你中毒太深了。”

    娟姐就是本茹的那个女助理了,全名柏娟,是本茹的一个表亲,算是表姐吧。其他的倒是没有机会了解,但是从这两人现在的状态猜也能猜得出来,本茹肯定是被这个娟姐一路保驾护航过来的。

    “说嘛说嘛~”

    大叔和中萝莉在这里拉拉扯扯,纠缠不休,期间沈欢还好心地帮她提了提晚礼服的带子。

    “胸要掉出来。”

    结果却惹得中萝莉愤怒地对他一顿粉拳相加,真是好人没好报。

    两人在这边打闹了好一会儿之后,终于有人过来告诉他们准备上了,本茹这才恢复了平日里的平静正经模样,“嗯”了一声,跟着那人向远处的一个通道走去,沈欢则是由另一个人带着,从这头的通道上。

    又等了一会儿后,陶斯咏在外面说道:“……接下来就让我们看看这对从未接触过的组合,能够碰撞出怎样的火花来!”

    旁边的工作人员也是一喊、轻轻一推,他这就出去了。

    通道外就是舞台的右侧,在沈欢走出去的时候,电钢已经响起了,然后是电子乐的加入,他也准点踩了进去,一边走一边唱。

    “再见我的爱,I wanna say goodbye,”

    “再见我的过去,I want a new life,”

    “再见我的眼泪跌倒和失败,”

    “再见那个年少轻狂的时代,”

    “再见我的烦恼不再孤单,”

    “再见我的懦弱不再哭喊,”

    “Now I wanna say”

    这时本茹也从对面的通道走了出来,适当地插了进来,给他插档。

    “hello,hello,”

    沈欢再次插入,“我的未来,”

    本茹跟上,“hello,hello,”

    稍一停顿之后,沈欢直接站定,双手抓麦,近乎咆哮似地唱起来。

    “在无尽的黑夜!”

    “所有都快要毁灭!”

    前面还好,沈欢还收着点,唱到这里,巨大的能量从他身体里喷薄而出,将他的嗓音冲得支离破碎,却又挣脱不开外围无形的桎梏,只能在这有限的空间内互相碰撞。整体给人的感觉,就像是要撕裂一样,形成大量绵密的碎片,每一个部分仿佛都在发声,带着无比浓重的重金属摇滚范儿。

    一嗓子下去,直接把现场看了半晚已稍许有些疲倦的音乐人们立刻给炸醒了,纷纷以惊异的眼光看着台上的沈欢。

    台上这个真是刚才那个唱《青花瓷》的家伙?

    好像还真让陶斯咏说中了。

    这家伙,这嗓子,分明更适合唱摇滚啊!这力道也太猛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