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九州古帝 > 第17章 陨星将至
    塞外的风,是干燥的,是凄凉的,是令人心碎的。而铭刻于史书外的历史,是真实的,是伤感的,是被流沙所掩埋的。

    ......

    塞外的戈壁上,静静地伫立着数十余根巨大的石柱,耸入九霄。这数十余根石柱虽然是由坚硬的玄武岩打磨而成,但历经千年风霜的洗礼,早已残破不堪,有几根石柱甚至已经布满了裂痕,仿佛随时有可能崩塌一般。而戈壁上的残垣断壁之间,隐藏着一处积满灰尘的地下石室,石室的墙壁上刻有九只全身布满鳞片的异兽,凶厉地盘踞石室的两侧,宛如活物一般,石兽眼神中隐隐间透露出的凶厉之气,令人不由得低下头颅,不敢与之对视。石室的大门被人刻上了道道复杂繁琐的印记,这一道道印记彼此相连,勾勒出了一副神秘的符文,符文上隐隐间有着光晕在其上流转。如果不是亲眼看见眼前的这副景象,估计很难有人相信,这座精致的石室,竟然与这片残垣断壁一同被荒废了千余年的岁月。

    .....

    千里外,皇城中灯火通明,人声鼎沸,家家户户都洋溢在节日的喜庆之中。今天,是光明教廷的立教之日,同时,也是阿德曼公国最隆重的节日。作为整个大陆唯一的宗教,光明教会拥有众多的教徒,同时,也在各个王国、公国之间拥有着不容小觑的话语权,甚至可以说,教皇的权力,已经凌驾于不少国家的皇权之上。

    路易二十世身着一身华贵的礼服,在人群的簇拥之下,来到了皇城的中央广场之上,他撇了撇衣袖,转身坐在了广场前端通体镀金镶嵌着宝石的王座之上,等待着整点的到来。即便他贵为一国之君,却要依附于区区一介教会,对教会言听计从,实在是令人无奈,看着眼前这位身着红衣屹立在广场钟楼下的光明教廷大主教,路易二十世不由得攥紧了手里的那根镶嵌着华丽宝石的权杖,这原本是只属于他的权利。

    “咚,咚.......”伴随着钟声在广场上响起,新的一天到来了,路易二十世略微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襟,面色庄重地看向钟楼前正在向天祈愿的红衣大主教,虽然心中充满着不甘,但是他路易二十世也必须接受眼前的事实。

    路易二十世摸着手中的权杖,默默地叹息,也不知道是从哪天开始,这些用来巩固皇权的教会的力量便渐渐脱离了各国皇室的掌控,不断地在各国民众中传播着教义,不断培养着虔诚的信徒。而可笑的是,当时的各国皇室,却并未对这些如雨后春笋般壮大的宗教势力有过太多地限制,甚至还企图凭借宗教的力量来安抚、掌控因连年征战而身心俱疲的群众。毕竟,对于各国的上位者而言,普通平民,不过只是他们争夺土地,权利的工具而已,宗教能让这些工具乖乖听话,自然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又怎么会去打压呢?但是,他们却从未想过,那些引领着民众的矛,有一天竟会指向他们自己。

    在历经了一系列的皇权与教权的斗争之后,鲜血渐渐染红的不仅是大地,也染红了历史的画卷,然而,贵族的力量终归是有限的,最终,皇权选择了妥协,承认了教皇的地位,也默许了教权的存在。

    “尊敬的国王陛下,祭典已经准备妥当,请您......”红衣主教象征性地看向路易二十世。

    “多余的礼节就免了,直接开始吧。”路易二十世显然对这种象征性的“皇权至上”毫无兴趣。

    这位红衣主教对此却似乎十分淡定,也不多言,直接念起了冗长的祷告词,向上天祈祷风调雨顺。

    此时,天空之上,突然划过一颗燃烧着的硕大的陨石,夹杂着滚滚浓烟飞速向下坠落。

    “这是......这难道是凶兆?不好,这块陨石是朝着皇城的方向落下来的!”

    一位大臣失态地大喊起来,难以置信地看着划破天际的巨大火球,仿佛是由于过度激动,脸颊上竟然浸出了汗珠。说实话,这是他这四十余年来,第一次看见如此恐怖的天灾。

    “这,这么大的陨石?如果就这样砸下来,整个皇城怕是都要完蛋了。“

    “这难道是传说中的天罚?”

    “......”

    一时间,原本庄严肃穆的中央广场变得骚动起来,甚至有不少大臣和贵族已经吓得瑟瑟发抖起来。其实,这也不能怪他们胆小,缺乏定力,说实话,像这般毁天灭地的骇人景象,他们也就只在光明教廷的圣典里看到过,对他们而言,这是宛如只存在于神话般的事情。

    “传我诏令,速速派人开启'先祖荣光',拱卫皇城。”查理二十世凭借着皇族从小培养的定力和自身丰富的阅历,马上开始向着群龙无首的各个大臣们下达一条条命令。“军政大臣,传本王号令,派出禁军加强巡逻,防止奸佞之辈乘机作乱,财政大臣,准备派人统计这次陨石带来的财产损失,打开国库着手准备救济难民......”

    随着查理二十世一条条命令不断下达,整个中央广场开始变得井然有序,如同机器般有条不紊的运作了起来。

    而一旁的红衣大主教却始终冷眼旁观着眼前发生的一切。“主教大人,我们真的不去帮忙吗?”一名身着白衣的神职人员在红衣主教面前轻声说道。

    “嗯?为什么要去?如果“先祖荣光”都护不住皇城,我们在这里又能做什么?难不成你想......”主教原本亲切和善的面孔突然冷峻了起来,就连眼神中也隐隐充满了杀意。

    “属,属下只是觉得这皇城之中大部分居民皆是我光明神教的信徒,我请求......”这名身着白衣的高阶祭司话说到一半,却突然萎了下来,因为来自红衣主教身上的威压已经开始压的他喘不过气来,仿佛他再多说一个字就会被当场格杀一般。

    “哼,你难道不知道使用天使之力覆盖整个皇城需要付出多大的代价吗?神圣的天使之力岂能用在这些细微末节的地方?既然这些民众是我教的信徒,秉承光明神教的宗旨,为光明教廷捐躯是他们的荣幸。至于到时候挡不住,这陨石的威力起码也得被削弱好几成,届时我们再引导天使之力护住神殿还不是轻而易举?”红衣主的教捋了捋斑白的胡须,拄着拐杖转身离去。“教廷的人都随我去光明神殿吧,这里的事,让他们贵族自己去掺和吧。”

    “是。”包括白衣祭司在内的神职人员们跟随者红衣老者一同离开了广场。

    “陛下,教廷的人.......”

    “让他们去吧,这群白眼狼是不会愿意为了皇城的安危去白白浪费历经数百年供奉才积累下来的天使之力的,对他们而言,除了神殿,不论是信徒或者政权都是可以慢慢培养的。”查理二十世眼中突然闪现出了一摸凶厉的光芒,在数百年前,他的就是祖先凭借着光明教廷的支持,亲手斩杀了上个王朝的末代君王,登上了国王的宝座。查理也不是未曾想过这把帮自己先辈夺得皇权的刀,是否会在某一个清晨悄悄架在自己的脖子上。然而对于就连六大王国也不敢挑衅的光明教廷,他查理也不会傻到想凭区区公国之力去与之抗衡,现在的他,除了隐忍,别无他法。

    随着陨石不断下落,它巨大的轮廓也渐渐浮现在了所有人都面前,夹杂着不断飞溅的火星,一点点地向着皇城靠近。

    “国王陛下,臣,有一事禀报。”原本一直静静端坐在查理二十世王座旁,就连得知陨石出现的消息也未曾起身的灰袍老者突然站了起来,化作一道残影闪到了正在不断下达政令的查理身旁。

    “嗯,你有何事要说?”查理当即挥手止住了正在向自己禀报城内骚动情况的军政大臣,转身看向了这名面容沧桑身着灰袍的老者,此人正是阿德曼公国首席魔法师布莱恩,一名lv.80级以上的高阶魔法师,作为拥有如此实力的大魔法师,就算是放在几大王国之中,也是凤毛麟角的存在。

    灰袍老者当即挥手布下了一道隔音结界,焦急地对着查理二十世说道,“陛下,还请随老臣前去避难吧。”

    “你,你说什么?再说一遍?”查理此刻甚至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堂堂lv.80多级的高阶魔法师,在陨石即将坠落之际,不去想如何应对陨石的冲击,却要带着自己去逃命?

    “恳请陛下随我前去避难。”布莱恩的声音再次响起。是的,看来他查理并没有听错,这位实力足以毁灭一座城市的高阶法师,让他去逃命。

    还不待查理缓过神来,灰袍老者再次开口说道:“想必国王陛下您也清楚,如若是寻常的陨石,老夫就算不能护住整个皇城,起码也能够保证这广场周遭数公里不被陨石所创,但是,陛下您难道不觉得这陨石,下落的有些诡异?”

    “难道,是,是,陨星?”查理瞳孔猛然收缩,用几乎颤抖的声音打断了老者,说来也是,自打他们发现陨石朝着这边坠落,这颗陨石在天空上一直变大,变大,但是,到现在为止,却始终没有要砸到皇城上的样子。

    “是的,陨星。”布莱恩眼中透露着满满的无奈,即便是他,面对这着威力远超究极禁咒的陨星,也只有跑路的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