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异界的修道者 > 第183章 布莱德索
    贝索斯奄奄一息的躺在地上,伊兰迪尔之前的一击可不是闹着玩的,没把贝索斯的胸膛打穿已经算是伊兰迪尔手下留情了。

    不然就贝索斯这种货色的斗尊,伊兰迪尔一拳一个不是什么大话。

    别看伊兰迪尔乃是弓箭手,一手箭术出神入化,但他也是货真价实的斗尊强者,绝对不能因为他善使弓箭就忽略他近身实力。

    精灵族战士不仅都是弓箭大师,同时也拥有着不弱于其他种族的近身搏杀之能,而且还要更加的全面。

    继承了精灵族优点的伊兰迪尔同样如此,只不过他使用弓箭时能将自己的一身实力和手段尽数发挥出来。

    “主人,这些人可都等着好戏看,您说那人会不会来?”也没有管地上奄奄一息的贝索斯,伊兰迪尔暗自传音道。

    “好戏?接下来的确是出好戏!”肖明轻笑着回音道。“他一定会出现的,毕竟约克城的佣兵公会可是他的口中肉,此时公会出了问题,他肯定不敢大意!”

    “主人的意思是之前佣兵公会的事情与他有关?”伊兰迪尔若有所思地传音问道。

    “我可没这么说!”肖明轻声传音道。“再说有没有关系真的重要吗?”

    “重要吗?”伊兰迪尔暗自嘀咕了一句,接着才反应过来。“确实不重要,真正的重要的是他会不会来?”

    “呵呵!”肖明淡淡一笑,接着传音道。“都不重要,自我们来到约克城,来到佣兵公会,一切已经由不得他了!”

    “他不过是砧板上的鱼肉,只待我手中的刀落下将他这块肉切碎!你觉得我手中的刀锋利否?”说到最后肖明不由反问道。

    “他有来无回!”伊兰迪尔不假思索地回答道。

    布莱德索的实力强不强?强,当然强,堂堂斗圣如果都不强,那么什么实力才算强。但也不强,因为他的实力在圣级强者中只能算一般,也就与弗雷德不相伯仲。

    在离开混乱之城前,伊兰迪尔可是没少在佣兵公会中收集有关奥斯曼帝国的心思,尤其是与佣兵公会有关的信息,对于布莱德索的实力他还是了解的。

    “这才是关键,只要拿下他,就是白也会成黑!”肖明轻声传音道。

    “明白了,实力才是关键!”伊兰迪尔恍然道。

    “在这个肉弱强食的世界,弱小就是原罪,没有实力就要老老实实、本本分分。如果生出什么非分不想,那里离死也就不远了!”肖明的话已然足够直白了。

    伊兰迪尔闻言不由沉默了起来,肖明的这番话他已经听过多次了,每一次听来都有不同的感受。而且从肖明的话中,伊兰迪尔也听出了不少意思,布莱德索必然是与之前的佣兵公会事件脱不了干系的。

    这些出现在奥斯曼帝国境内的佣兵公会被灭一事,并不是同时在奥斯曼帝国境内爆发的,而是有个先后顺序,约克城公会被灭一事属于后来出现的,所以也就不需多说什么,大家都心知肚明。

    “主人,有人来了!”这时,青龙的声音骤然响起。

    “嗯!”肖明暗暗应道,他也感受到了一股强大的气息正从西北方向极速赶来,即便隔着很远的距离都能感受到仅有圣级强者才能流露出来的威势,来人的身份已然不用怎么猜测。

    约克城中只有一位圣级强者,那就是布莱德索。

    约克行省的总督只不过是位斗尊强者,所以才会说布莱德索是约克城,乃至约克行省的土皇帝。

    咚!咚!咚!

    但是率先来到佣兵公会的人却不是布莱德索,整齐划一的步伐声转眼间就在公会响起,地面在步伐声下微微颤动着。

    只见公会外的大街上,身穿着精致铠甲的城防军已经将佣兵公会围得水泄不通,空气中弥漫着肃杀之气,气氛都凝固了起来。

    随着大批的城防军肃杀地将公会围住,公会大厅内的人不由躁动了起来,贝索斯的手下们胆战心惊的将贝索斯从肖明的身前抬出了公会。一出公会这些人就飞扬了起来,纷纷朝着领头的城防军将军告起了状,没有任何的下限可言。

    不过此刻他们如果不把所有的锅丢在肖明身上,那么待事情尘埃落定,他们这些人也是要受池鱼之灾的。

    俗话说得好,死道友不死贫道,更何况肖明连道友都不是。

    肖明在公会中听着这些人在外嚼着舌根,倒也没有什么,反而露出了淡淡的笑意。一群见风使舵的小人,连基本的原则底线都没有,这样一来将这处分会关了也没有什么。

    本来想着将约克城的佣兵公会关了,他多少还是会有些过意不去的,毕竟害群之马只是少数,现在看来却是他想多了。

    肖明微微顿了片刻后,就带着伊兰迪尔和白虎朝着外面走去。

    肖明一动,在场的人也紧随着肖明的步伐,朝着公会外涌去,都不想错过接下来的好戏。

    然而戏虽是好戏,但也不是什么人都能看的,至少他们这些人是不够格的。

    没管跟在身后的众人,肖明神色淡然地走出了公会。

    “大人,就是他,就是他将贝索斯会长打伤的!”肖明才一出现,贝索斯的一位走狗就厉声尖叫着。

    “拿下!”紧接着,威严不可一世的声音顿时响起。

    只见在这道声音的命令,三队城防军小队迅速朝着肖明他们冲来,真的就要将肖明他们缉拿。

    “哼!”肖明见状不由冷哼道,强大的威势如潮水般席卷开来,首当其冲的就是已经冲来的三队城防军小队。

    这三队人马顿时如遭雷击,突进的身影不由僵住了,接着就脸色苍白地向后到退开来,其中不少人因为承受不住潮水般的威势直接倒在了地上,昏迷不醒。

    紧接着,围在四周的城防军以及领头的城防军将军遭受到了冲击,整齐划一的队列顿时东倒西歪,没了之前威武的气势,一个个惊惧地看着肖明。

    城防军将军同样如此,肖明这毫无预兆的爆发,一下子就将他冲击的凌乱不堪,万万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局面,一时间竟然愣住了。

    实在是肖明这一刻所释放出来的威势太过强大了,就是他这位实力不弱的城防军将军也是毫无抵抗之力,而这还仅仅只是肖明所释放出来的威势。

    这位城防军将军可不是贝索斯这样的的草包,他的实力虽不是斗尊顶尖,但也是斗尊后期强者,而且也算身经百战,一身实力绝非等闲,不然也不会成为城防军的将军,成为布莱德索的心腹。

    简单的一声冷哼,就将城防军的威势瓦解,肖明之威已然不用多说什么。

    “既然来了,就出来吧!”这时,就见肖明淡然地开口道。“就凭这些人就想拿下我可是不够的,你如果再不出来就休怪我手下不留情了!”

    说着,肖明右手朝着贝索斯所在的方面一指,炙热的火焰顿时萦绕着在指尖,散发着可怕的气息。

    “哈哈!”肖明的话音才一落,高空之上就响起了笑声,接着就听道。“不知贵客到来,还请贵客不要怪罪!”

    声音由远而近,下一秒钟就见一道魁梧的身影从空中一闪而过,就落在了城防军将军以及贝索斯等人的身前站定。

    但是当这道人影看到贝索斯的情况后,一道厉色不由从他的脸上闪过,接着他的脸色就又恢复和善热情的样子。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约克城城主,布莱德索。

    “见过城主大人!”布莱德索一出现,站在他身后的众人立马就朝着他见礼道。

    “嗯!”布莱德索微微抬了抬手,而双目则紧紧地盯着肖明,顿了片刻后才又道。“不知贵客来自何方?可否赐教一二!”

    布莱德索紧盯着肖明的同时,肖明也在看着他,只不过他的神色始终平静淡然,没有流露出任何的异样。

    见布莱德索这样问,肖明也没有隐瞒,而且也不打算隐瞒。

    “肖,混乱之领,佣兵公会副会长!”肖明神色淡然地轻语道。

    但是这话一出,布莱德索的神色立马就起了变化,再难以保持镇定自若的样子。心神先是一震,接着就起了杀意,双目中寒光闪现,神色也阴沉了起来。

    混乱之领、佣兵公会副会长所代表的意思布雷德索岂会不知,而且城府极深的他一念之间就想到了太多的东西,那还能猜不到肖明此行的意图。

    “这里可是奥斯曼帝国,是约克城,可不是混乱之领!”布莱德索神色阴冷地看着肖明威胁道,同时全身散发着危险的气息,就像即将爆发的火山一样。

    “呵呵!”肖明淡然一笑,根本不把布雷德索的话放在心上,就凭你也想威胁我,你以为你是谁,真是搞笑。

    布莱德索见状目光一缩,双目中的寒光越发森然了。

    “听闻奥斯曼帝国境内的佣兵公会出了些问题,我家会长听闻后,可是勃然大怒,下令彻查此事,而且还说奥斯曼帝国境内的佣兵公会到底是姓佣呢?还是姓什么?如果佣兵公会依然是佣兵公会,那么就没有什么地域之分;如果不是,那么这些地方的佣兵公会也就不用存在了。”肖明语气淡然地说道,但是这话一出口无疑于平地一声雷。

    布莱德索的脸色一变再变,实在是肖明的话信息量太大了,而且还是那么的直接,没有任何的回旋余地。

    你不是说这里是奥斯曼帝国,是约克城吗?我家会长发话了,如果佣兵公会不姓佣了,那么就不必存在了;如果依然姓佣,那么就要接受公会总部的管辖,没有任何的回旋余地。

    这话字字珠心,而且还是佣兵公会的会长下令的,你要想想后果。

    而且肖明的话还没完,只见微笑着看着布莱德索,根本不给布莱德索任何的喘息机会。

    “我怀疑约克城佣兵公会分会长贝索斯监守自盗,与外人勾结,是之前约克城佣兵公会分会覆灭的罪魁祸首。今日特来将其拿下审问,谁曾想此人竟然胆大包天,竟然对佣兵公会副会长出手,倒行逆施,罪该万死!”轻描淡写间,肖明已经将贝索斯的罪名定下了。

    “你找死!”布莱德索闻言一下子就暴怒不已,厉声怒吼道。

    “哦!”肖明眉头一挑,神色玩味地看着布莱德索,轻语道。“不知城主大人可是想插手我佣兵公会之事?”

    “是又怎样?不是又怎样?”大怒下的布莱德索并未失去理智,而是压着火气的厉声问道。

    “如果不是的话,那么什么都好说!”肖明淡然地回道,接着神色一变,肃杀地说道。“如果是,那么就只有执行佣兵公会会长之令,凡是胆敢插手佣兵公会内部之事之人,杀无赦!”

    这一刻,汹涌的威势从肖明的身体中冲天而起,其威如潮如渊,震动天际。

    布莱德索见状,阴沉的脸色一下子就难看到了极点,目光凶戾地盯着肖明,一副噬人的样子。他根本没想到自己,自己居然会有这样的一天,被人仅是几言几语就将自己逼到如此窘境,字字珠心。

    不仅布莱德索没想到,在场的众人也没有想到,堂堂约克城的土皇帝会被人逼到这样的境地,而且也震惊于肖明的来历身份,同时也闻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气味,惊惧不已。

    在约克城城西之地,庄严气派的约克行省总督府就建立在此。

    此时总督府内,约克行省的总督正与自己的管家交谈着,他们讨论地对象就是肖明和布莱德索。

    “大人,这次或许就是个不错的时机。”老管家弓着身站在总督身前,低声说道。

    “怎么说?”总督皱着眉急声问道。

    别看他是约克行省的总督,但是他的命令连总督府都出不去,这总督做的很不是滋味,但又没有办法,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

    “一旦布莱德索败了,那么就是大人收复失地的时候了!”老管家低声说道。

    “话虽如此,可是布莱德索会败吗?”总督眉头紧锁,疑声道。

    “不好说,但大人应该做好准备。一旦布莱德索真的败了,一定要在第一时间出现在那人面前!”老管家想了一下后才道。

    “也只能如此!”总督沉吟道。

    虽然总督的命令出不了总督府,但是不代表他就没有自己的势力,这些年的总督他也不是白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