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频道 > 绝品灵仙 > 106 倒霉的明杰真人
    这是广寒剑谱的基础三式之一,剑气护体,将施放的剑气在周身凝聚成一层护壁,但凡靠近之物皆会被剑气撕裂,以此增强自身的防御之力。

    水流如同重锤一般,一下下冲击在护壁上,即便有少许跃入,也俱都被冰墙拦截在外。

    杨盼儿牢牢抓着骆青离的衣襟,躲在她设立的重重防御之内,身上又贴了几张防御符,加之穿着的防护法衣,即便在水涡之中浮浮沉沉,转得头晕目眩,也并没有感到太大压力。

    如此大约过了小半刻钟,当两人都觉得快要憋不住气时,眼前光芒忽然大亮,周身的水压也随之一松,终于触及到了许久未见的日光。

    骆青离感觉自己正在往下坠,哗啦啦的水声不绝于耳,似乎是正在一处瀑布之中。

    她当即稳住身形,祭出飞行法器,冲破重重水幕。

    破水而出的那一刻,新鲜的空气涌入胸腔,刺目的日光落在身上,驱散了全身阴寒,放眼望去,竟是一处青葱山谷,周围云雾缭绕,身后则是一座千尺瀑布,飞流直下,水汽氤氲。

    骆青离找了一个可以落脚的山头,将杨盼儿放下,继续看向那片瀑布。

    杨盼儿扯了扯她的衣袖,又指了指自己的嗓子。

    骆青离指尖点在她肩上一处穴位,杨盼儿顿时感觉喉口的某处禁制突然一松,轻咳了两声,瞪圆眼睛就开始恨声大骂:“骆青……”

    话还没说完,杨盼儿又被封了声音。

    “你还是闭嘴吧!”

    听到她说话就烦!

    骆青离懒得理她,这时秦紫嫣也带着易微微冲出来了,两人在空中摇摇晃晃,片刻之后稳定了下来,朝着骆青离这处山头飞来。

    易微微大口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颇有种劫后余生之感,“好险,差点就要被憋死了。”

    秦紫嫣浑身湿透,整个人都稍显狼狈,却也轻轻笑了笑。她看到一旁的杨盼儿还在巴巴地看着瀑布,也跟着转身望去。

    容放还没有出来。

    又等了小半刻钟,还是没看到容放的身影。

    杨盼儿的眼眶已经泛红了,秦紫嫣和易微微俱都沉默,暗叹一声,又忽然惊道:“出来了!”

    骆青离眉目微动,御器而起,一头扎进了瀑布里。

    容放确实出来了,但却晕了过去,此刻正无意识地随着瀑布坠向深渊,骆青离在他坠地之前将他接住,探出灵气看了看,发现他只是力竭,并无大碍。

    秦紫嫣带上杨盼儿和易微微朝她飞来。

    如今既然已经脱离了暗河重见天日,几人便一起向着山谷外驶去。

    这片山谷荒无人烟,连个问路的人都没有,他们也都不知道自己正身处何地,只能去更远的地方找人问问情况。

    一路上杨盼儿都没再作妖,只是守着容放等他醒来,易微微还有些纳闷地传音问骆青离:“这会儿她怎么这么安静了?”

    骆青离暗笑道:“我点了她的哑门穴,她又因为经脉受损无法运行灵力,一时半会儿是开不了口了。”

    易微微一怔,随后悄悄朝她竖了竖大拇指。

    飞了两个时辰,他们早已经飞出了山谷的范围,也遇上了几个山中的猎户。

    一只圆形的大碗从空中落下,大碗中跳出了几个容貌秀美的女子,猎户们顿时目瞪口呆,眼中多了几分惊慌,径自跪了下来,“仙子!”

    秦紫嫣轻拂衣袖,一道柔和的灵力将两人托起,柔声说道:“我们只是过路的修仙者,无意间路过此地,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几个猎户面色一惊,其中一个最年长的试探性地问道:“几位不是程家的仙子?”

    程家?

    秦紫嫣和骆青离对视一眼,心想这程家大约是某一个修仙家族,而且看这几个猎户敬畏的模样,程家应该是这里的一方地头蛇。

    骆青离从储物袋里找了些凡银递过去,道:“你们只需说这里是哪就够了。”

    这群猎户们平素生活并不富裕,千恩万谢地接过银子后就把知道的都说了,“这儿属于五山郡,前头不远处就是我们生活的牛头村,再往东边五百里便是吉良城,程家就是城里的仙人世家,有许多貌美仙子,方才见几位仙子出现,我们还以为仙子们是程家的……”

    “五山郡?”易微微拧紧了眉头,感觉记忆里好像没有听过这么个地方,难不成还真到什么犄角旮旯来了?

    骆青离仔细一想,忽然就是一顿,连忙问道:“这儿是中原?”

    “是啊。”猎户们点点头,不明白她为何会这样问,莫非这几个仙子不是中原人?

    这下所有人都惊了,她们想过出来后不在流沙河谷,却没想到竟直接就到中原来了。

    骆青离以前倒是大致看过中原的地图,中原不似南诏以门派势力划分地域,这里的区域划分十分鲜明,总共被分成了十二个郡,每个郡都设有一座道塔,也被称作中原十二道塔,它们是各郡的最高权威,而在十二道塔中,则以雷神道塔为最。

    中原有大大小小无数个的修仙家族,十二道塔的那些执法长老们几乎都出自这些大家族中。

    五山郡处在中原的西南角,紧邻南诏,若是她没有记错的话,五山郡的道塔貌似是合欢道塔……

    心中一下闪过数个念头,骆青离将这些猎户打发了,回头和秦紫嫣易微微解释了一番,“我只知道五山郡的大概位置,但现在具体是哪儿,还得要去城里买了地图后才知道,而且我们也要先找个地方落脚。”

    众人没有意见,秦紫嫣再次祭出大碗,载上人前往吉良城。

    吉良城是一个不大不小的修仙城镇,一行人进了城之后,先去客栈要了几间房,骆青离顺便就把杨盼儿的哑门穴解了。

    憋了一路没法说话,一招解放,杨盼儿已经气过头了,用力瞪她一眼冷哼声,就扶上还昏迷着的容放进了房间。

    骆青离和秦紫嫣易微微去了趟坊市,想要去买份地图。

    她们的门派服饰都在之前的爆炸中破损了,如今俱都换上了自己的衣服。

    秦紫嫣一身紫裙,明眸皓齿,温柔婉转,易微微粉衣轻纱,明媚艳丽,娇俏可人,骆青离碧蓝长裙,身姿窈窕,眉清目秀,她们三人在坊市中穿行之时,无疑吸引了许多的目光。

    吉良城的女修数量不少,而且一个个都衣着暴露,性感火辣,这么看了一路,易微微都忍不住啧啧称奇:“在南诏,就算是女修数量极多的秋水宗,也没见过穿得这么清凉的啊……”

    秦紫嫣哑然失笑,“秋水宗的女修一向以仙子自居,她们多爱白裙,那样会显得飘飘欲仙,更有仙家格调,不过这里是中原,入乡随俗吧。”

    骆青离轻咳一声道:“其实其他地方可能未必如此,别忘了,在五山郡的可是合欢道塔。”

    另外两人闻言沉默。

    合欢道塔的合欢双修之术名动天下,她们也是都有听过的……

    三人没再讨论这个话题,直接进了一间杂货店,挑选了几份地图,店里的伙计是个身着轻纱的炼气女修,打量了她们一番问道:“三位道友可是初来吉良城?”

    骆青离看她一眼,那女修忙道:“抱歉道友,在下无意打探旁人隐私,只不过再过一月城里会举办百花会,道友若是有兴趣,到时可以来参加的。”

    “多谢。”骆青离没说好也没说不好,淡淡点头,结了帐就走。

    回到客栈后,三人研究了一番地图,终于放下心来。

    “还好还好,还不算离得太远,凭我们的飞行速度,至多一个月就能回到门派了。”易微微拍了拍胸脯,轻轻松口气。

    秦紫嫣看了看手上的传讯符道:“距离太远了,传讯符发不回去,这么长时间了,也不知道师父会不会担心……”

    骆青离也在想这个问题。

    门派的精英弟子,在筑基之后,师长就会抽取一缕元神制成魂灯,放在魂堂内,魂灯燃烧的状况能切实反映主人的状态,若是魂灯的主人身陨,那么魂灯也将会熄灭,且在魂灯熄灭之后,若是施以秘法,还能将主人身死前的一幕还原。

    但她们都还没有筑基,也没有可以参考的凭证,说不定别人都以为她们已经死了。

    秦紫嫣想了想道:“青离,我想快点回去。”

    易微微也道:“我也想尽快回去,我爷爷现在肯定很担心我了。”

    骆青离点点头,“歇整一日后,我们明天就走吧。”

    “那……他们两个呢?”易微微伸手指了指隔壁,说的无非是容放和杨盼儿两个人。

    骆青离摇摇头,挑眉道:“他们若想同行那便一道,不过我觉得,他们应该是不愿的。”

    容放暂且不提,就杨盼儿那个性子,先前在暗河里忍了一路估计已经忍够了,现在都出来了,铁定是不肯再看她们脸色的,而容放也多半会迁就这个师妹。

    正说着这事,房门就被敲响了,骆青离挥手打开禁制,就见容放站在门口,拱手施了一礼,“骆师叔,多谢一路上的照拂。”

    “进来吧。”骆青离侧开身子。

    容放摆摆手,“不了,我主要是来道谢的,顺便再问一下你们的打算。”

    “我们准备明日出发回玉蟾宗。”骆青离看他一眼,问道:“你呢,有何打算?”

    容放当然也想早点回去,不过想到杨盼儿,他还是摇摇头,“我和师妹的伤都有些重,打算先调息疗养一阵。”

    意料之中的答案,骆青离点点头,容放又道:“烦请骆师叔回去后替我和师妹向师父报个平安。”

    “好。”

    送走容放之后,秦紫嫣和易微微也相继回了房,骆青离闭目躺在床上。

    她一开始绝对没有想过,一次猎妖居然会搞出这么多事,从暗河里经历过夺舍之后,就是漫长的漂流,如今终于出来了,暂时安定下来,她也感觉到身体和心理上的疲惫,倒头就开始睡。

    直到第二天日上三竿,才觉得精神恢复了不少,和秦紫嫣易微微一起动身回门派。

    一月之后,玉蟾宗的山门已经隐隐可见。

    三人落在山门前,被守门弟子拦了下来,便各自递过身份玉牌。

    “流砂峰外门弟子易微微。”守门弟子确认无误后,将玉牌还了回去,又去看另外两人的。

    “凌云峰内门弟子秦紫嫣。”

    守门弟子喃喃念了句,怎么觉得有点耳熟呢?在哪里听过来着?

    他摇摇头,又看了看另一块。

    “飘渺峰内门弟子骆青离。”

    更耳熟了……等等,飘渺峰!骆青离!

    守门弟子悚然大惊,再三确定之后,见鬼似的看着她,“骆师叔?你原来没死啊?”

    前段时间明杰真人带着队伍回到宗门,本来猎妖任务是圆满成功的,偏偏折损了几个人,还都是内门的精英弟子,这里面就包括了两年前惊鸿真君收的那个徒弟。

    失踪在流沙河谷,明杰真人又遍寻不得,几乎就等于判了死刑了。

    当年宋惊鸿收徒之时有多轰动,现在就有多少人幸灾乐祸,所有人都说飘渺峰那位骆师叔就是个没福气的,福气多了,可不就把自己给克死了。

    但惊鸿真君不相信自己徒弟就这么死了,还亲自去流沙河谷找人,去之前先把明杰真人揍了一顿。

    元婴修士打金丹期就跟切菜一样,明杰真人被打得鼻青脸肿,偏偏一个字都不敢多说,更不敢还手,只能自认倒霉。

    谁叫他是领队呢……

    宋惊鸿揍完人就走了,但明杰真人的苦日子才刚刚开始。

    失踪的不仅仅是惊鸿真君家的徒弟,还有玉堂真人与和硕真人家的弟子,这两个人都是金丹后期,论起修为都比明杰真人高,平素两个合不来的死对头,这回倒是出奇的一致,直接给明杰真人来了个双打。

    这之后,明杰真人闭门当起了乌龟,倒是底下的那些弟子纷纷当起了吃瓜群众,看戏看得不亦乐乎。

    这事到现在基本已经淡了,提起这几人时大家也都是充其量感慨两句,结果搞半天人家没死,还生龙活虎地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