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我是伐天霸主 > 第零八四章:一颗莲子
    浑然天成九转圣灵不是什么秘密,有心人都知道。

    可是眼前的灰衣老人,仅仅只是一眼,就看出了天外之灵的秘密,这句话落在宋绝耳中,无疑是晴天霹雳。

    他震惊的望着神秘的灰衣老人,半晌后,震惊褪去,取而代之的,却是一些希冀。

    既然能够一眼就看出他是天外之灵,那么必然是人中人,甚至是神仙。或许,他重生的问题,还真能够在这里得到解决。

    宋绝深吸一口气,压制着内心涌动的激动,抱拳恭声道:“晚辈宋绝,见过前辈。”

    灰衣老人看了眼神炽热的宋绝一眼,似是知晓他心中所想,当即古怪的笑道:“老夫知道你在想什么,只不过,老夫为何要告诉你?”

    宋绝沉默片刻,方才斟酌着言辞,道:“老前辈显然不是妖宗之人,阻拦晚辈于此,却不言不语,无非是让晚辈心神失守,从而达成某种目的罢了。”

    灰衣老人闻言,不置可否。

    宋绝此时完全的恢复了冷静,他盯着灰衣老人,缓缓地说道:“在前辈眼中,晚辈与蚂蚁无异!前辈乃是绝世高人,自当不屑与一个小小的蚂蚁计较,况且,晚辈没什么得罪前辈之处,由此可见,前辈并非是为了杀晚辈,而是,需要晚辈做点什么。”

    在先前灰衣老人说他是“天外之灵”那一瞬间,宋绝能够确定,在灰衣老人的眼神深处,有着一抹喜悦的光芒一闪而逝。

    灰衣老人双目微眯,道:“小家伙,口气倒是不小,既然你知道老夫手段,那么,你认为你有什么资格值得我来等?”

    对于灰衣老人的话,宋绝笑着道:“人间有法律,神玄气修也有规则,神也有神律,手段通神,不见得可以为所欲为,反而会顾虑重重。晚辈虽是实力不济,但,正因为泯然众人,所以行事便利,这道理就和名门世家找底层百姓打探情报一样,因为寻常所以不会引人注目。前辈有何交待,还请明言……”

    灰衣老人盯着宋绝,虽然并没有什么恐怖气势弥漫,但却自有一股压迫感散发,令这儿变得安静下来。

    宋绝带着一点笑容,双眸直视着灰衣老人,眼神不畏不惧,倒真似那初生牛犊。

    他相信这位神秘老人来到这里,必然是有着原因,而且,他也相信自己的那种感觉。

    如此好半晌后,灰衣老人面无表情的苍老面庞上,一抹无奈的笑容浮现出来,叹道:“看来真是老了,竟然连一个小娃娃都唬不住。”

    “他装的。”

    在宋绝身后,显出一个女子声音,清澈悦耳,犹如泉水流淌,令人心旷神怡。

    一个少女迈步出来,随着靠近,宋绝忍不住的掠过一抹惊艳。

    少女一身淡青长裙,青丝挽起,那绝美的脸颊,仿佛没有丝毫的瑕疵,肤白如玉,泛着光泽。五官精致得犹如画中仙子一般。

    修长而玲珑的娇躯,有着完美的曲线起伏。

    特别是那对空灵而神秘的双眸让人难以转移目光。

    这个女孩,的确是漂亮得不像话,但也太冷了,简直比冰宫冰心月还冷。

    冰心月浑身都是散发着拒人千里的寒意,宛如冰雪女神一般,让人不好接近,可接触之后会发现她是一个外冷内热的女孩。

    可眼前这个女孩,虽然没有冰心月那种冷意,但却总给人一种视万物如草芥般的冷漠。

    那种冷漠,已经内敛,似乎深入血骨与灵魂。

    青衣少女那对明眸扫了宋绝一眼,声音清澈而淡淡的道:“其实他怕得要死。”

    宋绝嘴角抽了抽,旋即露出尴尬的笑容,因为他的确是汗流浃背,他再怎么镇定,面对着眼前这灰衣老人的时候,总有一种被看穿的感觉,这感觉令他非常恐怖。

    更令宋绝震惊的是,青衣少女怀中有一只灰不溜秋的小兽,跟他那只一模一样,越看越像。

    青衣少女玉手轻抚着小兽,不过那一对美眸,却是冒着寒气的盯着宋绝,其中还隐藏着丝丝不满之意。

    “看什么。”她红唇微启,语气淡淡的道。

    “我看你的小狗。”

    嗷嗷!

    那小兽顿时炸毛了,然后冲着宋绝发出咆哮声,后者打了个哆嗦,连道:“我也有这么一只。”说着,从混沌空间里把自己那只掏了出来,道:“你们看……”

    一老一少,一男一女一兽的目光,顿时焦距在了烂醉如泥的小兽身上。

    呜呜!

    这时,小兽被宋绝拎起脖子上的皮肉,微微的挣扎了一下,小短腿踢了踢,显然不满宋绝如此虐待于它。

    “我不知道它是什么!”宋绝将它抱在怀里,道:“这小家伙很凶悍,我叫它一声‘小狗’,差点被它生生打死。”

    青衣少女那平静的绝美俏脸上,仿佛是有着什么复苏了一般,毫无波澜的眼眸中,则是有着一点点光彩浮现。

    那红唇的小嘴,似也是轻翘了翘,似是出现了一抹细微的弧度。

    少女怀中的小兽,睁着黑白分明的水汪汪兽瞳,好奇的看着宋绝那一只,然后又看了看自己,如此循环往复。

    “哪来的?”灰衣老人问了一句。

    “传承洞府里捡到的。”

    灰衣老人又问道:“你得到那家伙的大造化了?”

    “呃……”

    宋绝恍然道:“您说那灰孙子?”

    “灰孙子?”老要愕然

    宋绝道:“就是传承洞府之主,我骂了他句灰孙子,然后跟他的神念打了一架!然后他乖乖的教了我雷音五式,这明显就是欠收拾的贱骨头,不是灰孙子是什么?”

    “哈哈…”灰衣老人开怀大笑,气喘吁吁道:“没错,那家伙就是欠收拾的贱骨头,哈哈,灰孙子?被自己选定的人称灰孙子……笑死我了。”

    “前辈,你们认识?”

    “认识,太认识了。哇哈哈哈……”灰衣老人似是实在忍俊不住,又再度哈哈大笑。

    “那家伙是何来路?”

    “这个不能说。”灰衣老人一脸快意,呼呼嘿嘿的笑道:“那邪恶的家伙都选定了你,老夫就放心了。”

    “你最先的问题,老夫现在回答!”灰衣老人一脸畅快的从怀中掏出一个玉盒,打开来看,里面是一颗散发着七色彩光、异香阵阵的莲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