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你得自己去和他说!”官筱琬话说的小心谨慎,一副明哲保身的模样。

    看得肖谦昊忍不住呲了个牙。

    “怎么,你就那么怕我小舅子?!”他单手搭在官筱琬的椅背上,有一下没一下的敲着。

    那微微眯起的眸子里,闪烁着几分斑驳的凉意。

    一看就没安什么好心思。

    “他是我弟!我那叫在乎他的感受!”官筱琬很是认真的强调。

    “周六吧!周六刚好他回来了,我们上午图书馆见!”她想了想,直接安排着。

    可末了,看了眼那不以为然的肖谦昊,又忍不住的叮嘱了句,“我弟弟性子比较执拗,是个认死理的!到时候他若是犯了横,你不许欺负他!”

    肖谦昊不可置否的挑了挑眉,目光探究的看向了官筱琬。

    突然就有些吃味了起来。

    “你就这么在意我小舅子?!那……若是我和小舅子打起来了,你帮哪个?!”他这话说的特别认真,像是非要问出个答案来不可。

    听的后排的郭成宇都忍不住打了个寒颤,觉得他们昊哥是不是被鬼上身了。

    竟然跟个娘们似的,这么酸的问题,也能问出来。

    官筱琬其实和他差不多的感受。

    她扯着嘴角,很是嫌弃的上下打量了肖谦昊一眼。

    可是对方却依旧目光灼灼的看着自己。

    “我弟弟一个文弱小学霸,你也好意思和他动手?!”官筱琬白了他一眼。

    “呵!”肖谦昊低垂下眼睑,冷冷的轻笑了声,带着几分薄怒,“所以你的意思是,你要帮小舅子,和他联起手来欺负我?!”

    “我弟欺负你,顶多也就动动嘴!就算真的是被你激到气不过,上了手,那又怎样!你一只藏獒被他那么只小狗崽子咬上两口,你还叫痛?要不要脸了?!”官筱琬一溜串的话冒出来,特别理直气壮的模样。

    事实上在打架斗殴这方面,自己的弟弟真的就是个战五渣。

    肖谦昊一只手都能把他给按倒在地,没了还手之力。

    “藏獒?!”肖谦昊眉心微蹙。

    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愉悦的轻笑了起来。

    “你说的也没错!藏獒一辈子只认一个主,我也只认你一个,确实是挺像的。”

    男生低沉的嗓音刻意压低放柔了几分,ai.昧.gou.引的味道实足,官筱的白皙的小脸迅速窜起了一片绯红。

    如同秋日里的蜜桃似的。

    看的忍不住让人想咬上一口。

    肖谦昊就那么静静的看着她,桃花眸内泛起了荡漾的波光。

    春意盎然。

    那甜到发腻的气氛,让边上的人连看都没眼看,就被硬生生的塞了满嘴的口粮。

    **********

    对于肖谦昊这么一个零分选手,突然考了736。

    比他们高二原来的年级第一,厉祈寒还要高出了整整22分,整个学校都震惊了。

    所有人都在对他成绩的真实性抱着怀疑。

    只不过学校却并没有半点动静,像是完全不打算去深究他这突飞猛进的真相一般。

    但学校装死,不代表有人愿意就这么算了。

    薛可儿等了整整五节课,总算是成功的将厉祈寒单独堵在了开水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