饶是官筱琬在现代,也没有见过这样神奇的品种。

    “这是燕锦鱼,最东边秘玉国送来的。”夏侯晟穹见她很是好奇,便主动解释道。

    所以……这鱼会不会特别好吃?!

    官筱琬看着那养的肥硕的鱼儿,咽了咽口水。

    “你个小馋鬼!”少年无奈的笑着摇了摇头,食指微微弯曲着,在她的鼻子上轻刮了下。

    刚想命暗卫将这池中的鱼给捞上来时,却有男子的声音,在他们身后响了起来。

    “既然姑娘喜欢这鱼,那本王就赠你一条如何?”

    官筱琬侧目,看见一个穿着白衣金线福禄绣纹的男子,摇着绿竹扇面的折扇,自认为风流倜傥的走了过来。

    可还不等她看清对方的长相,眼前便黑了下来。

    一只温热的大掌盖在了她的双眼上。

    “好看吗?”夏侯晟穹半弯着身子,贴在官筱琬的耳边冷冷的问道。

    那漫天的酸气散了出来,还带着毫不掩饰的杀意,让她的肝都颤了颤。

    浓浓的求生欲,让官筱琬想也没想,用力的摇了摇头。

    并且还略有嫌弃的说道,“我就觉得他这人挺小气的,借花献佛而已,都只给一条鱼。而且脑子似乎也不太好使,明明都要靠晒太阳取暖了,还扇扇子,花里胡哨的。”

    夏侯晟穹说那名男子皆是一愣。

    “你啊!”夏侯晟穹无奈而又纵容的摇了摇头,“他可是嗤绒的第一美男子……”

    “自封的吗?”官筱琬下意识的反问了句。

    然后很是不赞同的抿着嘴,摇了摇头。

    “你长得这么帅,他们竟然封别人为第一美男,眼睛真跟瞎了似的。”

    夏侯晟穹怎么也没有想到怀中的小家伙,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忍不住愉悦的轻笑了起来。

    【提示:恭喜你获得了夏侯晟穹5点的好感值,现有好感度95点。】

    吻了吻她的耳垂,夏侯晟穹这才看向了那个脸都黑了的大皇子。

    “夏侯嘉德,本王的人,何时轮到你来讨好了?”他语气轻狂的讥讽道。

    “你……”夏侯嘉德咬了咬牙,面露不善的望着那个全然没有了以往病弱之相的少年。

    原本所有人都认为像夏侯晟穹这样的身子,就算是父皇再偏爱,把他放在了太子之位,也只会消了他的福气,最终落得个早夭的下场。

    所以这么多年来,他就算是再受宠,手段再血腥,也从来没有一个皇子真的把他当成过竞争对手。

    可如今……

    夏侯嘉德暗暗的吸了口气,将心中的情绪给压了下去,笑着看向了夏侯晟穹。

    “皇弟这一回来,好大的威风,只不过你身为嗤绒的太子,还是得注意点影响。这与来路不明的女子,做出如此亲密的举动,只怕会惹来非议。”他提醒道。

    “呵!”夏侯晟穹嗤之以鼻的冷笑了声,“本王的太子妃何时论到他们来指手划脚了?有本事便让父皇废了我这个太子便好了!”

    他这有恃无恐的模样,让夏侯嘉德面上的风清云淡都出现了一丝龟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