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徒弟下手怎么就重了?刚刚你们的人杀气那么重,我徒弟只是挡了下,是她自己没有收住力道,送到了我徒弟的剑上!”

    “若不是我徒弟及时向后退了两步,现在她的脖子怕是早就已经被刺穿了,你们只能给她收尸了!”

    官筱琬将许彦昕拽到了自己的身后,不悦的回怼道。

    那如空谷黄鹂的声音,虽然话说的满满都是不客气的味道,但是却因为天生甜腻的嗓音,让那些人的心瞬间就软化了。

    这也让他们看向官筱琬的目光愈发的肆意了。

    所有人都想要将她脸上的面纱给摘下来。

    看一看这么好听的声音与眼睛的姑娘,其他的地方是不是以足矣让人惊艳。

    只不过目光触及到她身后少女那散发着凌冽寒光的长剑时,稍稍收敛了些。

    “你如何证明?”桓飞鹏沉声问道。

    “你眼瞎?!”官筱琬对于这种存心找茬的人,向来没什么耐性。

    她伸脚点了点前半寸的地上,那向后划了半步的脚印,清晰的记录着刚刚许彦昕在过招时的退让。

    桓飞鹏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

    因为少女那高高在上的傲慢态度,还有自己竟然真的没有看出她徒弟的招式的懊恼。

    “抱歉!是我太关心妹妹,一时间没有注意到这细节!”桓飞鹏不怎么真诚的道着歉。

    但身为堂堂武林盟主之子,他肯向一个无名的武林人士低头,就让边上所有围观的人觉得很有气度了。

    “哦!”官筱琬撇了撇嘴,并不怎么给他面子。

    桓飞鹏眼眸里闪过一道锐利的光芒,但很快又恢复了那副有点高傲,又有点威严的模样。

    “既然这位姑娘的徒弟赢了家妹,那不如请这位姑娘跟我过上几招可好?!”他问道。

    “你跟我打!”许彦昕不等官筱琬应下来,便立刻出声道,“连我都赢不过的人,不配与我师傅过招!”

    我信了你的邪喔!

    官筱琬默默的翻了个白眼。

    他就是怕自己会输、身体会吃不消,更怕自己会与其他的人有所碰触。

    自己和他在一起六年,就再也没有和别人对过招了。

    无论他的武功强到什么程度,自己总能赢上他一招半式的。

    搞得官筱琬到现在,连自己的武功究竟是好是坏都完全不清楚。

    “不好意思,这位姑娘想要拿到比赛的资格,那你必须打赢我们其中任何一个人。”桓飞鹏很是认真的说道。

    哪知道面前的小姑娘一听到他这话,很是随意的挥了挥手。

    “没事,我也没想去当什么武林盟主,我徒弟有名帖就够了。”官筱琬道。

    虽然从来没有跟外人对招,但她也知道就自己这功夫,肯定进不了武林前十。

    而且武林盟主这种事劳心劳力,就占了个好听的名头而已的事,还自己家的男人去做还差不多。

    “师傅想让我当武林盟主?”许彦昕听到她这话,淡淡的笑道。

    那如水的眼眸里荡漾着满满的宠溺。

    这让边上的人看着都有几分怪异的感觉。

    只不过官筱琬并没有在意他们的目光,只是歪着脖子仔细想了想,然后耸了下肩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