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异世界始皇帝物语 > 029 爬塔(1)
    总长刘赛今年47岁,五段实力等级48。结过两次婚,第一任妻子死于疾病,有六个孩子,现在最小的都已经成年了。他现在还出来接活,主要是闲不住,在圈子里很有名望,是一位相当有实力的佣兵。留在拥有的实力不只是战斗上的能力,指挥能力也非常出众,而且心思细密办事认真,他这几年都是给大场面或者大工程做安保,这才有了这次的总长任务。

    在第一次面对这个不知名的考验的情况下,刘赛用自己的不同力度的攻击确认了试炼中的技能情况。打击这个能力的判定是必须超过五成力的攻击才可以,只要五成力的攻击命中,就不需要再深入了,如果可以的话,站在那里连续五成力的快速连击,就可以在脑海里听到连续不断的打击、打击、打击、打击的提示。

    木偶头上有着一条绿色的能量槽,打击触发成功,上面就会有-6的字样,用的就是阿拉伯数字,和这个世界的数字并不相同。刘赛注意到了这个情况,不过虽然看不懂,但是掉血和后来涨回去的血还是大概能理解的。

    确定了打击之后,刘赛回想门上的文字,确定的技能还有强击和碎骨两个。那么这两个技能怎么释放呢?刘赛之前已经用过全力攻击去打木偶了,却没有处罚强击这个技能。相比于碎骨,强击这个技能更好理解,就是强力的打击呗。但是现在没有触发,那么就存在着问题,如何触发呢?

    “怎么释放技能?”

    刘赛问了出来,他并没有抱着太多的期望,然而出乎他意料的是真的有回应。还是那个温柔的女声,说出了技能规则。

    “技能的使用需要使用者喊出技能名字即可,当使用者喊出技能名之后,使用者的下一次有效攻击就会附带技能效果。”

    刘赛松了口气,脚下跳了几下调整状态,喊出“强击”,一道红光出现在剑上,然后一剑对木偶当头批下。木偶头上出现了一个-10的字样,虽然还是看不懂,但是刘赛看到上面的血条掉的比之前多一些,也能理解强击比打击的威力大。同时刘赛的脑海里出现了一个强击的标识,上面还有一个5的字符。

    他当然不懂这个提示的意思,那么不懂也不需要太过于在意,先研究能懂的东西就好。于是刘赛又喊了一声“碎骨”,也是一道红光出现在剑上,然后一剑批在木偶身上,木偶头上出现一个-7的字样,然后连续出现-2的字样三次。这些字样都被刘赛记在心里,同时刘赛看着血量的降低,直接估算出来了三次-2和打击的伤害基本一致。而且这次碎骨释放之后,脑海里面的强击标识上的字样变成4,又出现了一个碎骨的标识,上面写着6。

    这个6刘赛见过了,虽然5和4还没见过,但是刘赛之后5在4后面,而且也推算出来了这大概是技能冷却。于是刘赛再次喊出强击,果然没有红光出现。这已经预料到了,于是刘赛来到木偶前面,一剑看下去触发了打击。脑内的两个标识果然发生了变化,强击标识上的4变成3,碎骨标识上的6变成5。刘赛这一下确定了6和5的关系,然后再一剑下去,强击标识上的3变成2,这一下刘赛直接就确定了23456五个数字的关系,然后再一剑下去又看到了1,不过他已经算出来了1。

    “这些竟然是数字,没见过的数字呢,写起来似乎比我们现在用的数字好用,这也是神明的知识吗?”,刘赛一边自言自语,一边继续熟悉强击和碎骨。练了一会儿之后,熟悉了攻击方式,刘赛发出指令让木偶开始攻击。

    木偶动了起来,速度和刘赛自己的速度差不多,风一样的来到刘赛面前,一拳头就砸了下来。刘赛用剑一挡,脑海中闪过防御的字符,这位聪明的总长明白这是触发了防御。然后紧接着第二拳来了,刘赛用盾抗住这一拳,同时一剑砍在木偶身上,果然触发了打击。

    和木偶乒乒乓乓打了一会儿,刘赛把两个攻击技能也在行动起来的木偶身上用了几次之后,第一次喊出指令“闪避”。一道青色的光芒出现在刘赛自己身上,然后刘赛突然向外一跳,躲过了木偶的攻击。但是这一次闪避的操作不是刘赛自己的,他的身体被操控着跳了出去完成闪避。好在这次闪避非常的完美,落地之后一套受身操作也是完美的,刘赛立刻就可以继续自己的攻击或者其他操作。而闪避的标识出现在脑海里,上面的字样和攻击技能的字样不同,一秒之后就消失了。

    “这样的闪避··”,刘赛不知道好还是坏,在木偶又一次打过来的时候,刘赛本来准备攻击的,但他突然想到了闪避,就喊了出来。于是他本来是在攻击的途中的动作突然变成了闪避,一个驴打滚从木偶胯下滚了出去,同样完美的闪避,立刻完成受身操作,刘赛甚至还从木偶背后冲上去打了两个打击。

    然而如此完美的闪避操作却并没有让刘赛高兴起来,因为他突然意识到,这个关卡的难度可能相当相当的高。在测试一下挨打之后,刘赛发现木偶打他只掉4滴血,他的血管上面还有76两个字符,刘赛明白了自己的总生命值是80点。了解了一切之后,心思细密的总长踏上了向上的阶梯。

    正式开始爬塔了,总长穿过阶梯的进入第二层之后,看到了一个正在击打木偶进行训练的少年。少年看到总长之后,双手握剑,大喝一声。

    “见习骑士尤拉尔出战!想要见到女神!必须打败我!”

    刘赛咂咂嘴,叹了口气,“闯关者刘赛,请指教。”

    见习骑士在双方见礼之后瞬间就冲了过来,不过速度也就一般,刘赛发现这个见习骑士大概也就三段的实力吧。三段的实力给刘赛的压力还不如下面的那个木偶大呢,刘赛轻易的挡住了见习骑士的攻击,然后顶着见习骑士向前冲,同时手中的长剑不断砍在年轻的见习骑士身上。

    -10、-6、-7、-6、-2、-6、-2···,因为刘赛的力量非常强大,见习骑士被顶的根本落不了地,就只能飘在空中被刘赛连击,一套下来见习骑士直接被刘赛秒杀。挂掉的见习骑士就变成了一片光斑消失,然后在刘赛准备继续上楼之前,一个光球票到了他面前。

    总长的手放在光球上,脑海里闪过打击经验值+1、防御经验值+1的提示,同时出现了三张卡牌飘在眼前。第一张卡牌是红色的,上面写着断腿,伤害9,减速2,冷却10。第二张卡牌是绿色,写着架盾,防御+2,次数5,冷却8。第三张卡是金色,上面写着燃烧,力量+1。

    “这都是什么意思?”,刘赛把手放在这些卡牌上,神奇的一幕出现了,放在什么地方,就会有关于那些数据的说明。伤害就是这张卡打出的伤害,减速2是降低对手速度两回合,冷却有两种,一种是只有数字表示回合数,一种是秒数的冷却,比如闪避。防御+2是防御等级提升2,可以防御更强大的攻击,次数是技能使用的回合数。力量+1就是全方位的提升力量一点,等于增加了一点攻击伤害,1/5的防御等级。

    虽然一大堆东西不懂,但是总长觉得加属性肯定是有好处的,这些技能带来的效果都可以通过加属性来获得。而且目前看来下面的难度应该不高,因为这个见习骑士只有三段实力,所以当遇到有些难打的关卡的时候,再选择技能卡牌不迟。于是直接选择了燃烧,力量+1。

    一股金光进入了刘赛的体内,他感觉身上暖洋洋的,适应了几下之后他再次上楼。第二层楼的对手是两个见习骑士,还是毫无难度,三段实力的小兵来一百个也打不过他。砍瓜切菜般的干掉这两个敌人,再次弹出打击防御经验增加和三张卡牌。这一次的卡牌两张红色一张绿色,不过这一次刘赛注意到就算同样颜色的卡牌也是分等级的。

    这两张红色卡牌里,第一张明显比第二张的卡面要更加精致,而且效果也更加强大。卡牌弧月斩,伤害13,冷却3,这是卡面非常帅气的一张卡。第二张卡牌是重锤,蓄力1,伤害24,冷却8。蓄力的效果是白挨对手一回合打,这个能力甚至没办法用闪避来回避,这张卡一下子就被刘赛抛弃了。绿卡就是防御卡,这张卡叫护盾,护盾值+5,冷却5,护盾值等于临时血量。

    护盾的卡面和重锤、断腿、架盾是一样的,刘赛意识到弧月斩的珍惜度似乎更高,而且看起来的确很强,一个13伤害冷却才3的技能,绝对吊的一比。于是二话不说选择了弧月斩,然后刘赛大喊一声“弧月斩”,瞬间他自己做了一个拔刀的姿势,然后一道月牙斩飞了出去,一直飞到了塔的另一面,数百米的距离。

    “我的天!这技能有点强啊。”

    不是说在这个试炼里面,就说这个技能本身,以刘赛这么多年的佣兵生涯的经历来看,能用出这样招数的人不超过一手之数。这更坐实了刘赛的猜想,这个试炼绝对不简单,深呼吸之后,刘赛踏上了第四层的地板。第四层是一个祭司学徒,简单的很,这一关拿到了第二张燃烧,力量+2。

    第五层、第六层、第七层都是一扫而过,拿到了第二张卡面非常帅气的防御绿卡,盾阵。防御+3、效果是护盾值+10、消耗,消耗就是一层只能用一次,虽然护盾值是可以被消耗掉的,但是盾阵技能的防御+3却是在一层内永远存在的。尽管目前还不知道防御等级增加的作用,但有肯定比没有好。

    剩下的两张卡的选择是体质+1的森林,和另一张燃烧,体质+1的效果也是+1/5的防御等级,同时增加8生命值上限,还有每秒1/5的回血速度。这个回血目前还不知道有没有用,但是这是第一次出现回血,也许可以帮助自己走的更远,刘赛是这么想的。第七层打完之后,刘赛再前往第八层的时候发现,竟然有两条路,左右各一条路。

    来回奔走看了一遍,发现左边那条路的墙壁上有一个篝火的样式,右边的墙壁上有一个非常帅气的图案,是一把巨大的长枪缠绕着稻穗和圣光。按照图案来看,刘赛判断左边的道路通往可以休息的地方,右边的道路则是一个强大的敌人,这很明显。然而刘赛现在压根没受伤,休息的地方作用也就不大了,于是刘赛决定去寻找强大的敌人。

    第八层,精英关。刘赛第一次看到了女神的雕像,不过更吸引他的是跪拜在雕像前面的身影。那是一个穿着金色铠甲的男人,身边插着一把超过三米的长枪,当刘赛踏入第八层的瞬间,这个男人起身拿起长枪。

    “丰收圣堂骑士团,第二团团长佛拉格,出战!”

    “一位团长吗?闯关者刘赛,请指教。”

    然而出乎做好准备的总长的意料,这位第二团团长并没有直接出手,而是再次开口道:“闯关者,你的实力超越了第一阶层的上限,所以现在你可以有一个对我实力的选择。我的实力远超于你,但是在高塔之中,我会匹配你的实力,或者匹配当前层数的实力,如果你选择匹配你自己的实力的话,那么打败我的时候你获得的奖励也会变高,选择吧。”

    总长闻言一愣,然后陷入了沉思。他是一个非常稳重的人,他却是想要贪恋更高的奖励,但是有一个问题,那就是这位团长的实力到底有多高?刘赛做出一个猜想,如果刚才得到的卡牌都是这些人的技能的话,那么刚才得到的卡面漂亮的那些卡牌技能,是不是就是这些强者的技能呢?而如果是的话,刘赛可以肯定,单凭自己的实力是绝对应付不了这种强者的,两人的战斗力有着本质上的差距。

    但是刘赛现在又有两个强大技能在手,一个弧月斩一个盾阵,这也许是可以赌一把的筹码。但是思来想去,刘赛觉得,这里强压对手的实力打赢了,先拿到不错的奖励,往后面打早晚会遇到自己层次的对手,到时候再说吧,自己层次的对手不会少的。

    “我选择您的实力压制到当前层数。”

    没想到这个团长非常欣慰的一笑,“你是一个非常有头脑的人,来吧,开始战斗了。”

    说完这位二团长踏步冲锋,二团长的实力当然是要比之前的那些小杂鱼强得多,但是问题在于,二团长在当前层数的要求下,依旧只有三段实力。所以二团长的战斗技巧再精致,技能再华丽,在现在的刘赛眼中都是慢的一比,根本不构成威胁。于是三下五除二,刘赛干掉了这位丰收圣堂的二团长。

    一个头盔掉落了下来,然后是一个比之前七层更大的光球。刘赛捡起头盔,上面的描述是“丰收圣堂的制式头盔,体质+2,回血+1/s”,这个头盔捡到之后就自动的代替了刘赛本来的头盔。这是个好东西,总长做出了自己的判断,然后他的手接触到大光球,里面还是三张卡牌,但是这三张卡牌就不一般了。

    其中两章的卡面就是和弧月斩、盾阵一样的华丽卡面,而中间的那一张,卡面竟然比边上的两张更加华丽非常,卡牌是一张红色攻击卡,上面的卡面边缘全都是金色纹刻,卡面本身是一把巨大的长枪从天而降,散发着宝石一样的光芒,整张卡面仿佛是可以活动一般,从不同的角度看卡面还会微微变化。

    这肯定是要选的啊,这么牛逼的卡不要白不要。总长把手放了上去,看到这张卡的描述。圣裁圣堂·审判之枪,伤害24,+2戒律,冷却15。戒律的效果是给与一个2威力的反伤效果,只要防御发生作用,就可以反伤攻击者2点伤害。

    “牛逼啊!不过这是圣裁圣堂的,我这个头盔和遇到的二团长,是丰收圣堂的,难道说··这里还有不同的圣堂?”,总长挠挠头有点不解,“这位女神到底是干什么的?居然掌握了两种神权··也许还能更多。好厉害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