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腹黑竹马:小青梅,吃不够! > 第八百三十三章 求被赶走!

        听到他说这话,孙昊骐很想说:好啊好啊,那你快把我赶走吧!



    天知道他现在多想快点儿离开这儿去找他的战友!



    似乎是看出了孙昊骐心中所想,罗尔轻哼了一声,表情更加严肃了些:“在撒哈拉,遇到什么都不奇怪,我想这一点您应该是知道的。”



    “你是在威胁我?”孙昊骐轻轻一笑,看着罗尔的目光冷冽了许多。



    罗尔不置可否,只是静静地看着孙昊骐,等待着他的回答。



    孙昊骐活动了一**体,他的伤他自己很了解,一些皮外伤罢了,没伤到筋骨也不至于走不了路,他是完全不在意的。而且他现在确定了方位,可以很快找到他的战友,又或者他可以守在他们回去的路上,等待他们把他顺带带走。



    几乎是转瞬间孙昊骐就想到了好几种脱困的办法,他一掀被子跳下了床,拿起桌上的水杯把里边的水喝光后看着罗尔笑着说:“好了,承蒙招待,我这个不一定安全的人就先不打扰了,有缘再会。”



    说完,在罗尔惊讶的目光中,一身青紫的孙昊骐利落的绕过他朝门外走去。



    孙昊骐的步子很急,他可真的怕惨了那个阿黛拉!



    有人说一个女人是三百只鸭子,那么在他看来,一个阿黛拉就是三百个女人!



    他绝对没有夸张!



    当然了,他着急要走的原因当然不止于此,他也同样担心他的战友们,尽管他相信他们,相信他的军士长在没有他的情况下也能指挥好这一次的行动,但这一点儿都不妨碍他担心他们。



    罗尔到底只是一个管家,还是个老管家,他的反应哪能跟得上孙昊骐的动作?



    因此,等他意识到这个人已经走了的时候,他就只能看到孙昊骐的背影了。



    他身上的白色长袍随着风猎猎飘动——在刚刚给他清理伤口上药的时候,他已经被他们换了身长袍,那身衣服穿在他的身上,带着莫名的气魄,这件普通的袍子仿佛被他穿出了气吞山河的气势。



    “哎哎哎!你等等啊!”罗尔终于反应过来,出声喊着孙昊骐。



    他以为在自己喊过以后,孙昊骐好歹会停下来看一看他,但他怎么都没想到,听到了他的叫喊,孙昊骐反倒越走越快,最后竟然小跑起来了。



    “拦、拦住他!”罗尔只能对那些看着孙昊骐离开的佣人下达了命令,刚刚孙昊骐被他们带回来,城堡里的佣人都以为他是阿黛拉的朋友或者是认识的人,是以见到他往外走,他们纵使惊讶,却也不敢去阻拦。



    现在听到罗尔管家的命令,佣人们赶紧小跑着上前,想要拦下孙昊骐。



    但孙昊骐哪是他们拦得下的人?



    他们也没瞧见他是怎么动的,眼前就没了孙昊骐的人影。



    孙昊骐七闪八避的躲开了那些围上来想要拦下他的佣人,眼瞧着城堡的大门已经不远,他的身前突然冲出来了一个穿着漂亮公主裙的小丫头。



    “哼!你怎么就这么不听医生的话?你看看你这一身的伤!怎么可以跑下来?说!你是不是趁着罗尔叔叔不注意的时候跑出来的?你到底有什么急事?能让你连命都不要了?医生已经说了,你只差一点点儿就要骨折了!我看你倒不如摔断了腿,也好过你现在这样到处乱跑……”



    嗯,相信不用说大家也听得出,挡住孙昊骐的人就是阿黛拉。



    孙昊骐一手捂住了自己的眼睛——老天爷啊,女孩子洗澡休息有这么快吗?为什么他家的小公主需要两个小时而眼前这个……十分钟?二十分钟?



    就算你们这儿缺水,也不好苦了自家的大小姐吧?让她多洗一会儿不好吗?!



    孙昊骐忍不住在心里吐槽着,至于为什么不直接吐槽出口——他也得能插上话啊!



    孙昊骐看着阿黛拉,他当然可以很轻松的制服她绕过去,但是这手都抬起来了,最后却选择捂住了自己的脸。



    他怎么可能对她下手?



    这根本就不是打不打女人的问题,而是他就是很单纯的……没办法对她动手。



    孙昊骐看着阿黛拉,张了好几次嘴,愣是没能插上一句话。



    天,这是他第一次这么想说话!



    “……你给我回去!快点儿!你难道还想让我这么柔弱的女孩子背你回去吗?我告诉你们,从今天开始,一定一定一定要把他看住了!除了去厕所,不许他下床!你!如果你想被绑在床上,也不是不可以的!”



    孙昊骐被这个小丫头拽着走,竟然连一丝反抗的欲-望都没有。



    他现在觉得,阿黛拉的嘴就是会抽光他力气的魔具,只要这个话痨少女开始说个不停,他或是晕倒或是被惊醒或是……根本都不想反抗了。



    我说大小姐,你的嘴里是有毒药吗?!



    就在阿黛拉拉着极度不情愿的孙昊骐即将走进房间时,一阵直升飞机的声音在城堡上空响起,孙昊骐下意识的抬头看去,只见到一架私人直升飞机正盘旋着落在了庭院前的停机坪。



    “爸爸!你回来啦!”阿黛拉终于松开了他的手,一头冲向从直升机上下来的人。



    而孙昊骐在看到那个从直升机上下来的人时,他的眉头皱了起来。



    怎么是他?



    眼前这个男人,孙昊骐简直不要太熟悉。



    哦不对,应该说是对他的长相太熟悉了。



    孙昊骐这一刻格外后悔,他早该意识到的。



    在这大沙漠里盖出一栋城堡似的别墅,城堡里还住着一个金发碧眼白皮肤的小公主,她的父亲能是谁?



    同样是白种人、并且在这里有权有势又有钱,毒蝎!或者是毒蝎的那个兄弟!



    只是不知道眼前这个,到底是他们这次的目标,还是那个无辜的石油商人了。



    阿黛拉·杰克曼……



    杰克曼?



    孙昊骐还是没想起来这个姓氏代表的是谁,他对商场上的事情了解得实在是不多,只能等联系到顾念时再去问问了。



    至于现在,孙昊骐只想谢谢眼前这个男人,不管他是谁,他都要谢谢他!



    感谢他及时出现,让自己从阿黛拉的“嘴里”得以解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