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频道 > 农门福女 > 第二百一十八章 羊瘟


    那小子拍拍胸脯,“你放心,我爷会来接我的。”

    将那小子送走,张月娥忍不住担忧,这羊瘟也不知道怎么样了,若是只小老板一家还好,可若是大面积的羊瘟,她这羊肉汤生意想做下去都不太容易咯。

    第二天,张月依旧只熬了两桶羊肉汤,可是今天这两桶可就不太够看了,徐苗看着最后这半桶,然后又看了看天色,“大嫂,今天咱们这羊肉汤怎么卖的这么快啊?”

    张月娥也皱起了眉头,她这刚少了一桶,结果现在就不够卖了?

    一旁的小肖子好像听到了徐苗和张月娥两人的对话,他凑够来说,“这你就不知道了吧?昨天那个小厮跟着说了那么一番话,结果大家都去那家买羊肉汤喝去了,结果人家不放胡椒粉也不放辣椒油,这么一喝,嘿!还真是!啥味没有不说,还有一股怪味,啧啧,那家都是自己给食客加胡椒粉和辣椒油的,反正必须得加一样,以前还有人说他们大方呢,谁承想是为了盖味啊!”

    张月娥和徐苗两人一脸惊奇的看着幸灾乐祸的小肖子,这人不是个细作吗?那边卖的不好,这人怎么还幸灾乐祸啊?难不成是她们误会了?

    张月娥和徐苗两人相互看了一眼,忍不住哈哈大笑,倒是把小肖子弄得一头雾水的。

    最后看着张月娥开怀的笑容,他热不住也挠头笑了。

    “老板娘来碗羊肉汤!”

    “我也来一碗!”

    “想喝羊汤明天请早啊您,今天的卖完啦!”徐苗十分痛快的说,心里却忍不住吐槽这几人,前几天还跟她说他们家羊肉汤卖的贵了,别人家才八文钱一斤,肉一点也不少呢。现在咋不和八文钱一碗的羊肉汤去了?哼,不识货!

    “咋就没有了呢?我们还没喝着呢!”

    “就是啊,老板娘你该不会是看我们上那家喝羊肉汤了,就不想买给我们了吧?”

    “那不能啊,你们想喝哪里的就喝哪里的,想喝谁家的都是你们自己的自由,都说嘴长在你们的身上,我可管不着,我啊,直管熬汤!这不,前几天生意不太好,做三桶羊肉汤我要卖到中午去,再加上我婆婆又催我,赶紧把这不赚钱的羊肉摊给收了,长辈的好意我咋能忤逆呢?这不,我就退而求其次,把每天的三桶羊肉汤变成如今的两桶,以后啊,每天就这两桶羊肉汤,你要是想喝的话那就请早吧。”张月娥说这话的时候脸上带着笑,看起来软软的,好像很好欺负一般,可是她说的这番话却并不软。

    那两人一听,脸上的表情立马就垮了,其中一个人忍不住作揖说,“这是怎么说的?哎哟,老板娘你说你咋这么大气性呢,就那两天生意不好,你就少做了一桶,那不是有人不识货吗,得得得,是我们不识货,我们喝了两天那家的羊肉汤,咋喝咋觉得不得劲,还是没有你家的羊肉汤香,这不,我们又回来买你家羊肉汤了吗?”

    张月娥一边收拾东西,一边说,“今天就熬了这么多,而且啊,你们可能不知道,我这羊肉啊,买来就四十文一斤,都是上好的羔羊肉,要从第一天的晚上熬到第二天的早上,里面加的调料药材更是不知凡几,这十文钱一碗啊,我是真的没怎么赚银子。”

    那两人一听,脸上不由讪讪的,当初说让张月娥降价最欢的人就是他们两个。

    “好了,东西我收拾好了,我们就先走一步,二位若是想喝羊肉汤,明天请早吧。”说完,张月娥朝她们笑了笑,就牵着徐苗走了。

    羊肉汤卖光了,她们在这呆着也没什么意思,倒不如继续下馆子去。

    但是,等张月娥和徐苗两人回家的时候,却发现自家的小推车正在外面放着呢,而他们家的院门锁着,明显是没人会来的样子。

    “我大哥没带钥匙吗?”徐苗疑惑的说。

    就在这时,推车的后面突然站起来个人,“你们终于回来啦?今天徐老哥没来推车,我跟田大嫂打听了你们家的住址,将车给你们推回来了。”

    小肖子忍不住搓搓手,有些局促的看着张月娥。

    “肖老板怎么是你?我们家的小推车是你帮我们推回来的?那你的生意怎么办?”张月娥也奇怪了一瞬,她们跟这个小肖子也就是点头之交,她当真没想到他能把车给他们推回来。

    “嗨,我那生意让黄家仁给我看着呢,哦对,黄家仁就是我对面卖首饰的。”小肖子解释道。

    “快进屋喝口水吧,我们刚才去买羊肉了,所以才回来晚了,你一定等着急了吧?”张月娥一边开门一边说。

    她们两个早晨没有吃多少东西,上午卖完羊肉汤就去下馆子了,随后才去取了羊肉,等她们到家的时候正好是晌午。

    “没着急,我也是才过来,现在是晌午,街上的人不多,我正好没啥生意,看过来点徐老哥也没有过来推车,我一琢磨他估计是被什么事情给绊住了,所以我就多管闲事,帮你们把车给推回来了。”小肖子将车给推进去,然后又跟张月娥解释了一通。

    “那他应该是有事情没能回来,这都中午了,肖老板肯定没吃呢吧?正好我们也有要吃饭,这样吧,我下碗羊肉面给你?”

    不等小肖子推辞,张月娥将羊肉拿到厨房,说干就干。

    徐苗知道她大嫂说的话从来都不来虚的,说要给这个小肖子做羊肉面吃,那肯定就是真心想留他吃饭,她见小肖子想推辞,便说,“你也别推辞了,我嫂子的手艺平常人可吃不到,今天你能吃到可算是便宜你了。”

    小肖子吞下自己要推辞的话,转而说,“那我今天可算有口福了!”说完,还露出个傻笑。

    可是徐苗却不吃他这一套,她眼神带着怀疑的审视小肖子。她大哥说了,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这小肖子肯定有什么预谋,不然干啥吃力不讨好的帮他们把小车推回来?

    别告诉她,小肖子是好人办好事,她才不相信呢!他肯定有所图谋!

    小肖子被徐苗警惕的看着,顿时有些心虚,难不成他那点小心思被徐苗给看出来了?

    “小肖子帮我把桶拿下来。”徐苗好不客气的指使他。

    小肖子下意识的就听话的将那两个桶拿了下来,等他拿下来之后,才反应过来徐苗叫他什么。

    “嘿,你这小丫头片子,叫谁小肖子呢?叫肖哥!”小肖子伸手就敲了徐苗头一下。

    徐苗下意识的捂住头,眼神控诉的看着小肖子,“你敢打我!”

    “我打你咋了,你没大没小的,我这小肖子是谁都能叫的吗?你大嫂叫我一声小肖子还差不多,你这小丫头片子,还敢叫我小肖子?我看你是皮痒了吧!”小肖子也不算是真的恼了,只当是跟小孩子闹着玩。

    “我看他们都叫你小肖子,凭啥我就不能叫?再说了,你还想让我叫你哥,你以为什么人都能做我哥的?”徐苗斜了小肖子一眼,那眼神的意思很明显,那就是,想让我叫哥,你配吗?

    小肖子读懂了徐苗的眼神,他脸上的笑容渐渐的落了下来。因为他突然想到了徐有承!

    小肖子也是最近才知道的,原来徐有承并不是什么秀才,而是去年的解元公!他肖岩拿什么跟徐有承比?!

    听到徐苗这样说,这无疑是戳中了小肖子也就是肖岩的伤心事。

    徐苗只见小肖子脸上的笑容没了,她顿时就心虚了,难不成她刚才说的话太过分了?

    “那,那啥,当然你也不差,我是说你也挺好的,就是比我大哥还差那么一点。”徐苗说这话的时候有点心虚。

    肖岩这才扯出一个勉强的笑容,“好了,我没生气,你说得对,我是不如你大哥。”

    就在这时,厨房里想起张月娥的声音,“面好了,你们来端面吧!”

    徐苗刚跟张月娥下馆子,根本就不饿,所以她一点都不积极,倒是肖岩听到张月娥的声音,立马就站了起来,他往厨房走两步,这才想起来徐苗没有动。

    为了掩饰他的迫不及待,肖岩只好回过头,招呼徐苗,“徐苗走啊,端面去?”

    “你先吃吧,我先把这两个桶给洗干净。”

    肖岩也没有怀疑,闻着味就去了厨房。

    “快来尝尝我这羊肉面味道怎么样?”张月娥笑眯眯的说。

    这羊肉面做起来可简单,现成的老汤,加水烧开,再将拉好的面放进去,煮熟即可,做好之后,在上面放上点香菜碎和冷切羊肉,这就齐活了。

    虽然做起来简单,但是那味道却一点折扣都没打,将这羊肉的鲜香展现的淋漓尽致。

    肖岩毫不犹豫的挑起来一筷子面条,吹了吹就吃进了嘴里。

    “味道怎么样?”

    “呜呜,好吃!”刚出锅的面条,还有些烫嘴呢,肖岩好不容易将面条咽下去,然后才能回答张月娥。

    “好吃就行,不够那还有面呢,你在厨房吃着,厨房暖和,我出去帮徐苗洗木桶去。”说完,不等肖岩反应,张月娥就转身出去了。

    张月娥这也是为了避嫌,她跟肖岩孤男寡女的,在厨房里待的太久怎么说也不太合适。

    “你咋没用热水呢?不用热水多冻手?再说上面的羊油没有热水可刷不下去。”张月娥一出来就看到徐苗正用凉水刷桶呢,立马就急了。

    徐苗脸上讪讪的,“我说怎么刷不干净呢。”

    “去,上厨房端一盆水来,小心别烫着。”张月娥用手点点徐苗的脑门。

    徐苗笑嘻嘻的站起来跑到厨房,一斤厨见肖岩站在柜子前,不知道干啥呢。

    徐苗出声说了一句,“肖老板过来帮我搭把手。”

    肖岩闻言转过身,嘴里还有面没有咽下去呢,等他咽下去之后才说,“等下我这就吃完了。”说完,三两口将面条吃完,然后一仰头,将碗里的汤也都喝光了。

    “让我干啥?”

    “帮我把这盆水给端出去,小心烫。”徐苗趁着小肖子吃面的时候,将锅里的热水个盛了出来。

    肖岩将热水给端出去之后就告辞离开了徐家,他走的时候路过旁边的大门的时候感觉好像有人盯着自己看一般,可是当他转过头,看向那边,却没有看到任何人。肖岩摇摇头,以为是自己看错了。

    等肖岩走远之后,田歌才打开门,看了一眼肖岩的背影,然后又朝徐家看了一眼,脸上不由的露出嘲讽的笑容。

    晚上徐有承回来的时候脸色就不太好,结果还没到家门口呢,就被人给拦下了。

    徐有承看清来人,眉头瞬间就皱了起来,他理都没理田歌,绕过她就想离开。

    田歌在这里等了半天了,怎么可能让徐有承就这么走了?因此,在徐有承马上要绕开她的时候,她直接伸出手抓住了徐有承的衣裳。

    “松开。”徐有承的声音不带任何感情色彩,可是若是张月娥在这里的话,就能听出,徐有承基本上已经在爆发的边缘了。

    “有承哥~你就这么怕我吗?”田歌说出来的话七拐八拐的,带了好几道弯,甚至还带钩子一般,若是旁的男人听了没准就已经心猿意马了,可是徐有承脸上的表情却是变都没有变。

    这次,徐有承没有说话,直接从田歌手里扯过自己的衣裳就要走,因为徐有承用力过猛,田歌又用力往后扯着他的衣裳,结果这衣裳一脱手,田歌就因为惯性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哎哟!好疼啊!”田歌狼狈的坐在地上,一脸幽怨的看着头也不回,连看都不看她一眼的徐有承的背影。

    “难道你就不想知道今天中午谁来过吗?”情急之下,田歌只好喊出这句话。

    见徐有承的脚步停了,田歌脸上露出胜利的微笑。

    “我好疼啊,有承哥快拉我起来。”田歌造作的伸出一只胳膊。

    可是徐有承却连头都没有回,他只是顿了一下,抬脚就继续往回走了。



    ------题外话------

    还没捉虫~等我醒来再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