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一路爆到底 > 056 我知道你的秘密
    除开阴能暴涨……

    数据面板上还有两处变化:

    其一,武学中,旋风十三刀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无名刀法(刀意入门)。

    其二,成就中,挖坑,空翻,采药,书法,骑马,背书经验都还在,但劈砍经验消失了。

    “劈砍,刀意,无名刀法……”展飞羽目光一扫,心头迅速明了。

    劈砍经验大圆满,形同于将一刀流修炼到了极致,演变成了武学。

    并且,劈砍经验与旋风十三刀融合了,从而诞生了无名刀法。

    “如果说成就是生活经验的升华,那武学便是生存与进化的解放。”

    “我的小辅助,成就与武学兼容并济,完美无缺!”

    展飞羽对这个小辅助有了更深的了解。

    “不过,我只是原血级武者,刀意不是只有真血级武者才能修炼出来的意境吗?”

    形、势、意、法、道!

    这是武道修炼的五大境界。

    武者练武从架势练起,扎马步,起手式,等等,这是最基础的功夫。

    即招式,形也!

    有了形,方才能练出势。

    所谓的“势”,就是我们常说的秘技,技艺的极致体现,近乎于人的直觉和本能。

    从形到势,这是一个巨大的进步,代表武者将武学招式掌握到了一定境界。

    常言道:“形立而势奔焉,意足而奇溢焉。”

    形与势之上,进一步升华,便是玄而又玄的意境。

    意境,一种难以用言语阐明的意蕴和境界,是形神情理的统一、虚实有无的协调,既生于意外,又蕴于象内!

    换种说法,意境更像是超能力。

    武者要想拥有意境,精神要足够强大,身体也要足够强大。

    正因此,意境只有强大的真血级武者才能练就和掌握。

    按理说,如此玄妙之境,神奇而强大的刀意,不该出现在原血级武者身上。

    小辅助造化的奇迹?

    劈砍着,劈砍着,就练出了刀意?

    可说到底,小辅助的“成就”也只是生活经验的熟练度提升,在不消耗阴能的情况下,不可能直接提升武学境界。

    这应该也是小辅助特意将武学和成就区分开来的原因。

    一个人的成就终究是有限的,但一个人的武学是无限的。

    比如,背书多了,掌握了独特的记忆方法,任何人都能提高记忆力,甚至很多人可以做到过目不忘。

    这是一种学习和进步罢了。

    小小的成就而已。

    小辅助帮助展飞羽更加轻松地做到了过目不忘,但是,意境完全不同于过目不忘。

    意境是武道境界,太强大了!

    它是一种精神力的蜕变和升华,一种让人走向强大的进化!

    仅凭经验累积出来的成就,是绝对做不到的!

    展飞羽仔细回想之前的一幕幕,他与血红灯笼鏖战,感悟刀意诞生的过程。

    “我施展人相,老树盘扎,结合抽刀断水刀法……

    对了,人相,最大的功效不就是锤炼精神力!

    精神力持续不断增强,劈砍经验不断累积,二者融会贯通……”

    念及此处,展飞羽豁然开朗。

    他能够在原血级修炼出刀意,其实要归功于神奇无比的百炼功,劈砍经验的作用更像是催化剂。

    使用百炼功劈砍,这才是刀意诞生的根本!

    想通了这些,展飞羽心头再无一丝疑惑,收刀入鞘,环顾一看。

    满屋狼藉。

    “小羽,你没事吧?”展虎走了过来,他此刻脸上全是震撼之色。

    展飞羽身材忽然暴涨,变得魁梧强壮,像极了那个力大无穷的唐禅,展虎不禁为之侧目。

    展飞羽一眼读懂了展虎的表情,冲二叔咧嘴一笑,使出猿猴相缩骨一收,身材旋即恢复了正常,开口道:“二叔,我要歇一会儿,你为我护法。”

    展虎神色一正,点头道:“交给我吧。”

    展飞羽瞥了眼缩成一团丁浩,当即盘膝坐下,一张嘴,送入一枚下品血气丹入口。

    ……

    灰雾弥漫,诡谲重重。

    另一座小院中,张庭波独自一人站在走廊里,表情淡淡。

    此刻他的脚边,躺着四具无头尸体,屋檐上挂着一排灯笼,其中四个赫然是血红灯笼,随风摇摆,迸放凄迷血光。

    “好疼,我的脖子好疼……”一个血红灯笼,发出哭嚎。

    “我的脖子断了吗?那是我的下半身吗?”另一个血红灯笼,发出惊恐的声音。

    “为什么我的头都断了,却还没有死?”

    “不要啊,娘啊,爹啊,快来救救我……”

    四个血红灯笼,鬼哭狼嚎。

    张庭波束手而立,恍若未闻,蓦然!

    一道脚步声从走廊的尽头传来。

    张庭波偏头看了眼,嘴角微微翘了起来。

    很快,一个人影洒然走来,显露出一张温和可亲的苍老面孔,长髯,头发花白,一派儒雅,仙风道骨,气质绝尘。

    正是游天河。

    “弟子拜见先生。”张庭波淡淡的作揖行礼,一如往常。

    游天河看了看地上的四具尸体,以及那四个血红灯笼,视线最后落在了面前的张庭波身上,面上渐渐涌现深沉的杀意。

    “老夫在那个村庄发现你的时候,就觉得你不简单,身上藏着秘密,一开始,老夫以为你体质奇异,或者有什么办法对付灰雾,只是没想到……老夫小瞧你了。”游天河微微一叹。

    张庭波神色不变,“先生现在以为我是什么?”

    游天河略一沉吟,缓缓道:“老夫以前读过某部古籍,文中提到这个世界有一种人,他们出现的地方,必然会招来灰雾。

    或者说,这种人就是灰雾制造出来的,可以称之为‘坐标’。

    人是群居的,坐标总是会出现在人多的地方。

    于是,当灰雾在坐标之地爆发开来,便能收割更多的人命。”

    游天河直勾勾盯着游天河,“文中还提到,坐标贻害无穷,遇到一个杀一个,绝不能留!”

    张庭波嘴角一牵,露出一个浅浅的笑容,“先生待我如父,父亲要儿子死,儿子不能不死,先生随时可以动手杀我。”

    说罢,鞠躬,头伸向前方。

    游天河目光微眯,眼中杀机肆意,猛地扬起手,冲着张庭波的后脑勺。

    却久久没有拍下去。

    “先生下不了手吗?”

    张庭波淡淡的声音响起,“这应该不是先生第一次杀徒弟,一回生二回熟,先生不该如此犹豫吧?”

    游天河神色徒然大变!

    张庭波缓慢地直起身子,淡笑道:“我知道你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