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大唐如意郎 > 第48章 我的猪呢
    李德一路狂奔,方向对他来说已经不重要,身后的野猪在急速转弯的时候在松软的泥土上打滑摔倒。

    但很快野猪快速的站了起来,又开始追赶,像是有用不完的力气一样。

    “该死!”

    李德大叫出声,怒气上涌,不是他跑不动了,是前面没有路了,不知不觉来到悬崖峭壁。

    正好野猪刚刚赶到。

    他面对的是要么与野猪正面决斗,要么跳下去一了百了,生死抉择……

    萧勇冲忙跑回山寨,裴家二老得知李德事情很着急,刚好裴青璇带人回来,罗士信一听李德有危险马上急了。

    第一个冲了出去。

    裴青璇没多做停留,带这兵器紧跟着去寻找李德。

    “裴郎,如意郎人不错,希望他不会有事吧。”

    裴大娘子没了往日的果断觉厉,现在完全是一副长辈关心晚辈的样子。

    “娘子放心,我相信他一定没事的。”

    裴仁基说道有信心,但是心里虚的很,想象一下一个读书人,面对野猪搏斗,怎么想都是不可能胜利的,他这么说无非是想安慰自己的夫人。

    别看大娘子平时给人感觉很威严,很干练的样子,其实对于自家的人是很好的,李德虽然是赘婿,可怎么说一个女婿半个儿,而且李德的种种表现,他们二老都十分满意。

    裴家子女都是舞刀弄棍的就是没有一个读书人,如果以后有李德这样聪明的人辅佐,裴家会越来越好的。

    偏偏在让他历练的时候出了突发事件,不免有些可惜。

    裴仁基平时不说什么,心里是很喜欢李德的。

    山寨的人马拍出去大半,搜山可不是简单的活,而且到了晚上会更加危险。

    “大小姐,我与姑爷便是在这儿走散的。”萧永马上说明情况。

    裴青璇等人赶到出事的现场,有经验的猎手马上发现野猪留下的脚印,立刻叫人追了过去,一路上看到好多被野猪摔倒留下的明显痕迹。

    “大寨主,事情似乎有点不对啊。”一名经验丰富的猎手说道。

    “有何不对?”

    裴青璇心中着急,可带着队伍的时候她一直保持冷静,听到有线索马上询问。

    “按照野猪奔跑的痕迹来看,速度很快,想要摆脱如此速度的野猪追赶,估计经验丰富的猎手也做不到,以李公子的身板貌似不可能做到。”猎手说道。

    裴青璇同样有着疑惑,李德一个读书人能够做到在山林中穿梭如风,奔跑速度要多快才能憋开野猪的追赶。

    又一名猎手检查过痕迹后,道:“大寨主,想要做道避开野猪不是不可能,据我观察李公子奔跑的时候都是绕着弯的,刚好利用野猪速度快,每次转弯的时候都会跌倒因此争取更多的时间。”

    裴青璇已经明白了,或许真的是如猎手所说是取巧,可就算如此取巧的难度是非常大的,李德真的能够做到吗。

    沿途一路追赶,都是经验丰富的人,速度很快的按照野猪行进的踪迹追了过去。

    “大寨主,前面是狮驼山断崖,若是李公子与野猪到了那边恐怕……”猎手都不用说明,很多人都知道结果肯定不会太好。

    狮陀山断崖,根本没路可走。

    裴青璇心是一沉,她的脸色平静,实际上心情糟糕透顶,若李德真的跑到断崖,独自面对野猪,真的是危险。

    “加快速度,或许能够来的急。”

    裴青璇下令,一行人加快了速度,有猎手带路,树林中开始发出急行时触碰植物的欻欻声。

    当他们看清楚追踪的去向后,一行人脸色都很很重。

    对李德没有信心的原因还有一点是,据萧勇所说,那头野猪至少五百斤开外,换算成这个时代的这重量单位,大约有四石多。

    一石约一百二十斤。

    五百斤的野猪,横冲直撞起来三五个人都无法近身一搏。

    何况一对一。

    “李公子不会有事吧?”有人问道。

    平时李德在山寨中交友很广,随让寨子李德人对他都很尊重,尤其是当初帮厨的那几个兄弟。

    他们今天正好在搜索队中。

    “李公子要是有事,以后就吃不到他制作的美食了。”

    李德要是听到有兄弟是因为这个,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往往人与人之间相处最容易记住的便是优点,好处。

    恰好,惦记他的人第一个想到便是美味。

    对没有品味过舌尖上的味道的人来说,很多事情是强求不来的,更何况李德眼中这些跟他垮了几个时代的人。

    “快点马上到了。”突然有人喊道。

    马上要到断崖,结果立见分晓。

    裴青璇快步走到前面,她都不知道无意间已经从队伍的中间走到了前面,身边的探路的猎人紧紧地跟着。

    他们的经验丰富,可跟着功夫底子超好的裴青璇,用尽了全力都落后了一些,几个人不停的擦汗。

    再看后面的队伍已经拉开了一大截。

    走出树林来到断崖。

    裴青璇一眼便看到了躺在悬崖边上的李德,此番情况真的像是一具冰冷的尸体。

    经验丰富的猎手查看没有发现野猪,他们的心情更沉了,一个理由,野猪伤人后离开,动物的本能。

    裴青璇走到李德的身边,当看到李德一动不动的时候,她竟然有种莫名的悲伤,她清楚不是同情,似乎有点像小孩子失去了心爱的玩具,总之很复杂。

    默默无语。

    猎手快速跟过来,就算李德死了,他们也是要收拾尸体的,所以过来习惯的查探了鼻息。

    “李公子还活着!”

    一道声音,像是一道惊雷,让裴青璇马上反应过来,蹲下身子试探着。

    呼吸均匀,脉搏稳定。

    “快,带他回去。”裴青璇立刻吩咐道。

    接着便有人过来抗他。

    刚返回没一会儿,李德被颠簸醒了。

    “喂,大哥,好歹用个担架好不好。”李德突然看口道。

    让背着他的人愣了一下。

    “李公子醒了。”

    马上有人过来,将李德放下,有人递过来一个水囊。

    “你们要把我带哪去?”李德喝了口水问道。

    “回山寨请孙郎中为你治疗,现在醒了倒好,咱们快点回去吧。”刚才背着他的人回答道。

    “先不能走,我的猪呢?”突然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