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大唐如意郎 > 第49章 我的门啊
    李德反应过来,刚才发生的事情,似乎出于意料又在情理之中。

    野猪追的他走头无路,面对生死抉择的时候,他没有犹豫的选择了放手一搏,在野种发起攻击的时候。

    他的视觉动态开启,当他本能的握住猪头的时候,力气大的惊人,竟然能够和它拼的不相上下。

    由于经过一番角力,他试图冒险退到悬崖边,拼劲最后的力气才让野猪跌落山崖。

    醒来后发现,山寨的人找到了他。

    一行人停下来,在前面的裴青璇想着快单回去,与队伍的距离稍微有点远,得知李德醒了马上冲忙往回敢。

    “李德,你醒了就快点回山寨,天一会儿黑了。”裴青璇沉声道。

    “我是想野猪既然都摔下悬崖,找到应该不难,放置不理岂不浪费,再说按照捕猎队习惯那可是我的战利拼。”

    “行啊,有本事你自己把野猪找回来吧。”裴青璇说完便转头离开。

    李德无语,他自己想要两五百多斤野猪抬回来,想想果断放弃,选择跟着队伍回山寨。

    “如意郎,你怎么样,有没有伤到?”

    刚进山寨,不一会儿裴大娘子便出来,见到李德连忙关心。

    “让岳母担心,小婿无碍。”李德应声说道。

    说实话,他是很感动的,虽然在山寨与裴家长辈接触时间不长,可是这份关心是能够体会到的,人心嘛都是肉长的,此时此刻的温暖是不可能忘掉的。

    先后跟裴母与裴父说了一会儿话,又被裴青璇找来的孙郎中检查一番,确定真的没事后才被萧勇送回房间。

    不知道是谁将门给修上的,半扇房门像是被定死了一样,完全失去了打开的功能。

    “姑爷好生休息,此番是某未能尽其责任,我会请裴公责罚。”萧勇歉意道。

    “勇哥,别较真,我不是好好的么,什么责罚不责罚的,我到捕猎队还要靠你传授经验和本领,不要有太大的心理压力,回去休息吧。”

    李德一番安慰,想不到此时的人竟然如此重视利益尊卑,可他一个小小赘婿在裴家是没地位的,何苦让亲卫爱将去裴公面前讨罪受,岂不得罪人。

    萧勇被李德一阵说辞给说通了,表示以后会好好的传授经验事情才算罢了。

    不一会儿裴青璇端着饭菜过来。

    胡饼菜汤又是老一套,李德见到胡饼马上感觉饥肠辘辘,没用裴青璇说话,他便开始吃了起来。

    “李郎能够侥幸生还,今天真是庆幸,山林中处处都有危险我能给你的建议是跟紧队伍,凡事都要谨慎行事……”裴青璇淡淡道。

    李德一边吃与边听着,清爽悦耳的声音,倒是没有影响他的食欲。

    “你是在关心我,还是在关心我?”李德突然问道。

    裴青璇还在说着,一直之间竟没有反应过来。

    “他刚才说什么,我关心他,怎么可能,明明是在告诫。”裴青璇心里想着,她确定没有说关心的话。

    “你能脱险,侥幸罢了,嘱咐两句而已。”裴青璇一本正经的说道。

    “是么,貌似你都说了不止两句,我当你是在关心我好了。”李德满不在乎样子道。

    “谁关心你了,别忘了我们是有君子协定的,你不好想太多,我们是不可能的。”裴青璇倔强的反驳道。

    裴青璇见李德表情平淡,有点小失望,可正对她的意思,接着都没打招呼,转身便走。

    “口是心非。”李德随口说道。

    裴青璇刚到门口,结果一把将门给推开,悲剧的是原本固定好的门直接从上倒下倒了下去。

    “哼!”

    门口突然发出裴青璇的轻哼,刚才的话应该被对方听去了,不知道是不是拿门出气。

    “我的门!”

    李德心中顿时愕然,不知道是谁帮修的门虽然失去了开门的功能好过晚上被风吹,现在好了,门被再次伤害,他看着都于心不忍。

    吃饱喝得,体力恢复大半。

    李德想起今天的经历,对自己的动态视觉有了点小心得,从第一次使用到现在已经第三次,每次都是因为遇到了危险。

    他猜测的是动态视觉的能力一定与注意力有关系,当遇到危险的时候,神经紧绷,注意力会起到刺激作用,因而得到能力。

    “关键是集中注意力,试一试。”

    李德做好了准备,他必须掌握自己的能力,以后可不能临危开启,风险太大。

    “集中!”

    李德开始尝试,为了能够更快进入状态,他将实现锁定到了一支烛台上面,则盯着物体……死瞪。

    三分钟。

    五分钟。

    十分钟。

    ……

    熬了一晚上,结果什么感觉都没有。

    不应该说多了两个黑眼圈。

    “咦,昨天门不是装回去了么,怎么又倒了?”陈宣华刚出木屋准备练习剑法,一打眼注意力就转移到了李德的房间。

    一看,发现门道了。

    她有些诧异,昨天她可是亲自将门给装回去的,为了加固在门缝处用了好个木片,还多踹了几脚,让门稳固。

    怎么突然又倒了,她昨天是检查过的。

    她能想到的是李德不领情,将门给破坏掉,感觉是在挑衅她。

    她想着如果事情真的这样,她必须要一个说法,虽然自己没有亲自道歉可毕竟做了一些弥补,对方不冷清算什么。

    于是陈宣华气冲冲的来到楚轩的房间,丝毫没有考虑会不会尴尬。

    “李德,你这人怎么回事,门帮你修好了,你怎么又弄坏了?”陈宣华理直气壮的问道。

    刚进屋便见到李德正对着她看,脸色憔悴。

    “喂,李德你怎么了?”

    陈宣华觉得李德怪怪的,收敛了一些气势用手在他眼前一顿乱晃。

    “别晃了,我又不瞎。”李德突然说道。

    “没事发什么呆,门是不是你弄坏的,本姑娘费了好大的劲才装好的,必须说清楚不然跟你没完。”陈宣华大声道。

    “额……”

    李德一阵沉默,心说把我的房门弄坏,又理直气壮的找我说理,是霸道么,简直不讲理。

    “我……”

    “承认了就好,好心帮你把门装上,你竟然不冷情,说吧这个事情怎么办?”

    李德完全跟不上对方的套路,蛮横不讲理,他真的没说过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