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大唐如意郎 > 第55章 睡过站了
    李德有点蒙了,想起他下山后不就是为了到太原,计划了很久,一觉醒来竟然要实现了。

    简直不可思议。

    “那个,一个晚上怎么可能走这么远。”李德好奇道。

    他早就打听过了路程,一天一夜肯定走不到的。

    窦夫人缓缓解释道:“我们已经走了两夜一天。”

    则窦夫人说的是实话,从李德和裴青璇上车开始算,一路快马加鞭,两人更是直接睡到现在,裴青璇刀现在都没醒,真的是两夜一天,现在是清晨。

    听了解释,李德顿时明白了,睡过站了。

    早知道有这般机遇,何苦学习骑术,苦了自己。

    “咕噜噜~”

    尴尬。

    “饿了吧,我这有些肉干。”窦夫人拿出座位下的食盒道。

    李德真的饿了,他记得身上携带的两张胡饼都没来得及吃,哪里抵抗的了肉干的味道。

    “牛肉干?”

    李德吃了一小块立即尝出味道与他吃过的牛肉干不同,咸味肉干,有点硬,味道与口感不用说,根本没法说。

    窦夫人看到李德的吃相笑了起来。

    “不知恩公怎么称呼?”窦夫人顺口问道。

    “恩公不敢当,我叫李德。”

    “可有表字?”

    “如意。”

    窦夫人一听与夫君是本家,想着多了解一些,说不定有关系,所以多问了几句。

    “如意,好字,真是巧,我夫君姓李,不知道你家是哪里的?”窦夫人继续问道。

    “哦,我不清楚,好像是太原府。”李德回答道。

    “如意郎年方几何?”窦夫人问道。

    李德想了一下,他自己不知道只能按照老道的说法回答,道:“双十。”

    “比我大儿子年长两岁。”

    窦夫人随口说着,心中有点失望,李德说他是太原人,似乎没有什么亲属关系。

    陇西李家,太原王家,在太原的李家亲属她基本上都认识,李德年方二十,若是李家子弟,她不可能没有见过。

    只能说李德并不是出自宗族亲戚。

    陇西在哪呢,临近吐谷浑,李家便出自陇西秦安天水一代,与太原相隔甚远。

    窦夫人陷入沉思之中。

    李德拿着肉干,靠近裴青璇道:“醒了,吃点东西。”

    裴青璇刚刚眼球动了一下正好被李德看到,也不知道她继续装睡是什么意思。

    “我们到了哪里?”

    “好想快要到并州了。”

    “什么?”

    裴青璇真的刚刚醒来,前面的话她真没有听到,自然惊讶,现在他们距离狮陀山太远。

    “先吃东西。”

    李德没有跟裴青璇继续说下去,裴青璇来自狮陀寨,一提江湖人大致都会明白是什么地方。

    虽然没人会抓捕他们,山贼响马传出去总归有点不好听。

    李德发现裴青璇吃肉干的时候,表情有点古怪。

    “肉干不好吃吗?”李德问道。

    裴青璇瞪了他一眼,哪里是不好吃,是太好吃了,这可是牛肉,在山寨最好的肉食无非是羊肉,味道是无法比的。

    裴青璇没有说话,但从表情就能看出来,如同她第一次吃石板烤鱼和鸡蛋打卤面的样子是一样的。

    “你喜欢,我做给你吃啊,五香肉干,保证馋到流口水。”李德轻声说道。

    裴青璇白了他一眼,吃着食盒里的肉干,没来由的想着五香肉干是什么味道,名字都第一次听说,五香,五种味道么。

    马车上颠簸,很晃,赶路速度太快加上车厢本身没有减震,实际体验是很遭罪的。

    以李德的饭量,肉干无法满足他的需求,看了看随身带着的包裹完好无损,打开后里面是两张胡饼。

    直接开吃,放了两天稍微有点硬,口感差点,并不影响填饱肚子,很快吃掉喝了很多水才感觉好些。

    “你没事吧?”裴青璇突然关心道。

    “没事,就是身上酸疼。”李德如实说道。

    “哦。”裴青璇淡淡回应了一句。

    李德没有在意,不过他不想这么放弃,于是当着妇人的面,故意说道:“娘子,可否帮夫君柔柔肩膀。”

    裴青璇想要拒绝,两个人关系没那么好,可见到马车内窦夫人看着,若是不答应绝对是败坏女德的行为。

    在山寨她可以不理李德的要求,出门在外又是有旁人在场,勉强妥协。

    “哎呦!力量太重,轻一点,再左边点……”

    李德不管裴青璇怎么想,反正他的肌肉是得到了放松,酸疼的感觉减缓。

    “裴姑娘,你们夫妻俩人看上去很恩爱,真是叫人羡慕,年轻真好。”窦夫人露出慈母般的微笑。

    裴青璇默不作声,李德避免尴尬,应声道:“是啊,我家娘子除了霸气了点,高冷了点,太聪明了点……武艺高强了点其他还好,总归是我能够承受范围内。”

    窦夫人又笑了,心说哪有这般夸赞自家娘子的,忽然据地李德很有趣。

    “对了,还没有问夫人如何称呼?”

    李德感觉到他背部传来的力道有些重,马上转移话题道。

    “我夫家姓李,称我为窦夫人便可,我有四子一女,长子建成,二子世民,三子元吉,四字元霸,长女秀宁。”

    窦夫人说着说着开始聊起了家常。

    李德只好听着,表面平静,内心复杂,李建成,李世民,平阳公主,怎么可能平静的了,都是厉害的人。

    他现在已经知道自己处境,错有错着的上了李家的马车,按照这个套路岂不是说李渊被贬太原做通守。

    通守是个什么官呢,太守是一把手,通守便是二把手,管理地方郡的事务,加之李渊是唐国公,地位超凡,名声在外。

    李德琢磨着,群雄争霸还要等上一两年时间。

    “窦夫人,我们什么时候能到并州?”裴青璇忍不住问道。

    此时马车外面正有一骑赶到,刚好听到车内说话,马上道:“母亲,再有半个时辰的路程便能到太原府。”

    “不是说快要到并州,怎么又变成太原府了?”裴青璇开口问道。

    窦夫人也是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便只能让自己的二儿子回答:“世民,刚才说要到并州,怎么回事?”

    “回母亲,加紧赶路以免生变,所以改了直接去太原府的道,是父亲的意思。”李世民解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