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大唐如意郎 > 第174章 父亲李安
    呼呼啦啦的,大致有两三千人,如此规模的兵马活动,根本无法低调,宇文成都的旗帜迎风飞舞,很快就消息在他们的视野之中。

    过路的兵马离开,车队继续赶路。

    李德观察的非常仔细,从对方的身上看到的是疲惫,马匹上携带的干粮袋子全都是瘪的,而且各个都是风尘仆仆的,兵甲之上还有残留的血渍,必然是经过战斗所致。

    两个时辰之后车队进了长安城。

    李府,中规中矩的位置,当李瑊下车后,迎出来的家丁马上跑去禀报。

    “老爷夫人,大公子和二公子回来了。”家丁一嗓子像是将整个李家给唤醒了一样,家丁仆役,管家丫鬟全都跟着家主和夫人迎了出来。

    李德对陌生的大门感觉到陌生,站在门口好半天没有反应。

    没一会儿工夫宅子内就出来一行人,中间的被丫环们围着的中年男女一看就是家主。

    李安跟夫人出来,当来到李德面前时,周围的人都是一愣。

    “真的是我儿孝恭,快让为娘好好看看。”

    这种时候女人永远占着先机,此时的李安板着的脸的脸缓和不少。

    李德被一个莫名的女人盯着,竟然没有感觉到不自然,像是有种力量让他无法抗拒。

    “孝恭,娘亲好想你,呜呜呜……”女人绝技之一,哭。

    李德瞬间绷不住了,突然叫道:“娘!”

    “回来就好,听你三伯说你成家了,你身后的这两位孪生姐妹莫非就是你的娘子,来让为娘看看。”

    李家大娘子马上从感动中变得激动,看着裴青璇和张出尘是越看越喜欢,盯的两女直低头不敢看对方。

    “娘,我也是你儿子,你怎么不关心我?”李瑊凑过来说道。

    “你这小子每天就知道给你爹惹祸,以后让你大哥看着你。”李家大娘子娇叱道。

    李瑊立刻不凑热闹了,现在他想立刻消失,太丢人了。

    “咳咳,淑萱,孝恭刚回来进屋说话。”李安沉稳说道。

    “瞧我激动的,跟娘进来。”李德被拉着,生怕他跑了一样。

    家丁仆役们开始帮忙。

    其他人都由管家李福来安排。

    正堂内高堂正坐高处,李德和李瑊则是在两位父母面前行了叩拜之力,就连裴青璇和张出尘都行了礼。

    几个人分别开始郑重的叫了一声爹娘。

    裴青璇和张出尘则是脸红不已。

    “好,快点坐吧。”郑淑萱道。

    李安倒是话很少,李德早就听说,真正当家的是郑氏。

    “回来就好,你的事情都是听你三伯以书信的方式得知,你还是自己说说面对让你娘担心。”李安说道。

    明显是他自己想知道,这话说的不唐突。

    “是啊,娘真的想知道你这些年都是怎么过的。”郑淑萱说着眼泪又流了下来。

    李德见状便开始将他的事情说出来,说到狮陀寨的事情自然是换了一个版本,便宜岳丈现在都已经将女儿送给他了,也不好说实话。

    “我儿真是好本事,有两位红颜相伴,跟你们来的那两位姑娘是何人?”郑淑萱询问道。

    李德发现自己来的人竟然都被注意到了。

    “萧媚是青璇的师妹,一同来长安暂时要住在这里,是不是不方便?”李德解释道。

    “方便,怎么不方便,住多久都行,我看那两个姑娘气质高贵,若是我儿能够……”郑淑萱说着就要怂恿李德拿下,聊着让李德面红耳赤。

    他一开始听李瑊说自家娘亲的事情还不相信,现在看来果然是贤妻良母,有两个儿媳还不满意,真是良苦用心。

    此时李安也是有些听不下去了,当着两位儿媳的面说这些实在是失礼。

    “李家族谱上已经有了你的名字,李德之名是不是就不要用了。”李安转移话题询问道。

    李德想想,自己改名李孝恭,太别扭还是喜欢本来的名字,于是道:“名字虽然非父亲所取,但师傅有养育赐名之恩,做人不能忘恩所以我想延用此名,不知可行。”

    李安略作思考,不就是更改族谱,麻烦一些而已,他家的情况是情有可原,而且他早就将山中老道想象成了一位隐士高人,既然长着赐名又有恩情,自然不能拒绝。

    “我会跟宗族长老商量的,问题不大。”李安道。

    “如意,如意,称心如意,如意郎这名字好,娘喜欢。”郑淑萱嘀咕道。

    李安老脸一沉,心说他起的名字就不好么,心里这么想可没有说出来。

    “咳咳。”李安再次故意出声。

    “老爷,你嗓子不舒服吗,要不要叫郎中看看。”郑淑萱继续道。

    李安脸颜色变换,自家夫人一向都是如此,直言不讳,他这明显是想要彰显一下家主的气派,可是结果却是屡屡被破坏气场。

    “德儿,你已成年,今后可有打算?”李安问道。

    听到父亲的询问,应该是听自己的志向,该说什么他真的没有准备。

    “三伯有意想要留我在他身边做事,如果……”

    李德还没说完便听到郑淑萱突然道:“我儿刚回来,怎么舍得娘亲,我不同意,你三伯看中你的才华不假,可娘亲更愿意让你留在长安。”

    “妇道人家知道些什么,儿子的前程更为重要,她能一辈子都留在你身边吗?”李安出声道。

    “你三伯说你文武兼备,留在长安定能做一番大事,明天我便找机会面见陛下,希望能够帮你谋个差事。”李安可好直接将李德离开的后路都断了。

    其实李德也没有跟李渊保证什么,只不过是想要找个借口而已,谁成想自己的父母压根不同意让他离开。

    想要提出离开长安看来是非常困难的。

    “全凭父亲安排。”李德马上说道。

    李安答应的爽快,但是皇帝是谁想见就见的么,像他这种武将职责就是带着人保护一下皇宫,巡逻之类的就完了。

    话说的漂亮但具体的工作是需要他私下走些关系的。

    李渊的信中称赞过李安文武兼备就一定不会有假,比起武将他更希望李德能够做一名文官,但眼下太子与晋王之争愈演愈烈,想来想去还是做武将更为稳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