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大唐如意郎 > 第176章 堂姐秀宁
    “哦,辛苦了,我初来长安想要出去逛一逛,我正要去找人。”李德道。

    李福跟在李德身边陪着他在府中走动,一边走一边介绍着府上的事情,大大小小包括好琐碎的事情都交待的清清楚楚。

    李德心说这个管家是个人才,事无巨细,简直就是了如指掌,有这样的人帮忙真的会很省心。

    “我想要出去,需要一个能够为我引路的人。”李德说道。

    “老夫这就去叫人。”李福离开,两人正好走到了西院,找了半天都没有找到人。

    好半天才听一名家丁说雄阔海几人早上就出去了,说是去了东西市。

    “小山,正找你呢,原来是在儿。”见李福又折返回来对着丁山说道。

    “大公子,让丁山陪你出去吧。”李福说道。

    李德无所谓,有个人指路就行。

    丁山赶着马车出了府门,询问道:“大公子,我们要去哪啊?”

    李德想了一下,本来是想要去到软件陈叔宝的王爷府周边转悠转悠的,忽然想到他还真的有事情要办。

    “去李家旧宅,原来的唐国公府。”李德道。

    “好嘞!”丁山赶着马车没一会儿功夫就到了,长安地方就这么大,路程没有多远,唐国公府的门脸可比他李家门面要大很多。

    丁山是家丁一直都在履行他的职责,到了唐国公府门口立即过去叫门。

    不一会儿有人开门道:“什么人?”

    李德说明来意,开门的家丁合上门后好半天才又打开门。

    “李公子里面请。”家丁不卑不亢的说道。

    李德感觉这府中的气氛很是古怪,看门的家丁怎么给人感觉过于阳钢,哪里有家丁的样子,他们身上的气质跟李家亲卫队有些像。

    进了正厅见到一名约莫二十一二年纪的女子端坐在堂中,剑眉星目一身的英气,仿佛见到了裴青璇女寨主的翻版。

    李德心说自己遇到的女子怎么都是这样,难道真的没有温柔点的吗,心中腹诽又暗骂自己瞎操心,眼前这位可是堂姐。

    “堂姐。”李德第一句话便直接叫人,虽然未曾做过介绍,但这更为直接有效。

    “坐下说话。”李秀宁礼貌说道。

    “听说堂姐大婚在即,世民知道我回长安便让我将信件交于堂姐。”李德一来就将事情说清楚,将信件拿给了对方。

    李秀娘表情平静,看不出大婚前有丝毫的喜悦,当着李德的面将信打开看了又看,随后将信件直接给烧掉了。

    李德心里就是一沉,对方如此举动,一定不是普通的事儿,不至于看个信件就烧了,顿时感觉自己是不是又招事儿了。

    他可没有看信件,也不知道信件内容,决定马上告辞。

    “信件送到,我就等待参加堂姐的婚宴,恭喜,信已送到,我也该告辞了。”李德道。

    “等等。”李秀宁突然开口道。

    李德心说不会真的有事情吧。

    “我的婚事正好需要人帮衬,希望堂弟能够帮衬着。”李秀宁说道。

    “那是自然,需要我做什么,只要我能够办到会全力以赴。”李德说道。

    李秀宁端庄的容貌上突然多了一丝皎洁的微笑。

    李德看在眼里,不知道这个堂姐要做什么,总是给人怪怪的感觉。

    “我要你帮我推迟与柴家的婚期。”李秀宁凝眉说道。

    “堂姐,别开玩笑,这种事情我怎么帮忙,再说你就不顾及远在太原府的三伯,你现在有柴家做保护,晋王是不会难为你的,你有何必呢。”李德劝道。

    李秀宁沉默,道:“我父亲与二弟都说你文武兼备智慧过人,我相信你一定能够帮我的,柴家一心攀附太子处处遭遇晋王的陷害,我即将成为牺牲品。”

    李德无语了,他能理解李秀宁,如此看来两人的关系应该就是一场合作联姻,家族与家族之间,至于两人的感情,似乎并没有多大的用处。

    李秀宁敢说出这样的话,就知道这个女子不寻常,在这样的环境下敢爱敢恨,想要为自己的人生博取机会。

    一时间他真的很想帮忙,又无从下手。

    “堂姐,你是说柴家是支持太子的?”李德突然问道。

    “是啊。”李秀宁被突然问道倒是有些愣住了。

    李德心说怎么会是这样,不是应该跟着晋王混的么,他还记得柴绍可是做过元德太子千牛备的,怎么现在成了跟太子杨勇搅合在一起。

    元德太子是隋炀帝杨广的长子。

    李德盘算着,如此一来李秀宁说好推迟婚期并不是无的放矢,如此下去不但柴家庇护不了反而是自取灭亡。

    晋王杨广是什么人,德才兼备如此情势下继承大统的机会要多的多,看来不帮忙是不行的,总不能眼看着自己的堂姐往火坑里跳。

    “有什么办法?”李德问道。

    “就是没有想出来才找你帮忙,你那么聪明应该可以做到的。”杨秀宁淡淡说着,直接将事情推给了李德。

    “我……”李德真是无语,怎么女人都这样。

    “你们都有婚约在先,想要推迟婚约这种大事需要两家长辈商量,要不然写封书信交给三伯,听听他的意见。”李德说道。

    “不行。”李秀宁直接反对道。

    “我太了解父亲了,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即便柴家真的支持太子也不会改变父亲的心意。”李秀宁说道。

    李德表示理解,像他们这种级别的家庭与家庭之间不是一纸婚约就能怎么样的,再说李秀宁怎么说都是女子,即便再有才华能力终究是女子。

    “我看还是找对方的麻烦吧。”李德想想说道。

    “你有什么主意。”李秀宁问道。

    李德想起了李建成,突然灵机一动道:“要不制造一场事故,让柴绍在床上躺几个月?”

    “会不会太残忍。”李秀宁立刻说道。

    “你这么一说,感觉是有点过。”李德道。

    “好,就让他躺几个月,而且伤重到无法举办婚礼那种程度。”李秀宁突然道。

    李德脸色难看,他算是看出来,以后千万不能得罪女子。

    “事情就摆脱给你了,只要能够摆脱柴家,堂姐我重重有赏。”李秀宁睁着精明的美眸郑重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