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大唐如意郎 > 第292章 玉玺下落
    裴青璇的商队回到了长安城,李府变得热闹起来,大摆宴席招待归来的众人。

    裴家的人在西院起了大锅,焖饭和烤肉,让他们吃的是不亦乐乎。

    “青璇,你们怎么耽搁这么长时间才回来,想死你了。”李德当着众人的面说着别人听着没羞没臊的话。

    裴青璇直接闹了个大红脸。

    “李公子,你这是厚此薄彼,我们都是有出力的。”陈宣华突然出声道。

    陈宣华不知道怎么就是看不惯李德与裴青璇当着众人面秀恩爱,看了叫她很不爽。

    李德知道她们不适应这种事情,只能收敛了一些,道:“宣华女侠说的是,尝尝我做的新式点心。”

    “哼,别以为用吃的就能贿赂我。”

    陈宣华是这样说的,但是结果却真的别点心给摆平了。

    李德发现,陈宣华看似还是收不住性子,实际是便成熟许多,至少给人有了沉稳的感觉。

    “青璇,你们一路上是不是遇到什么事了。”李德低声询问道。

    “在到达子城前遇到了马匪,商队有很多人受伤,需要养伤,因此耽搁了时间。”裴青璇道。

    宴会上不好多说,李德只能等回去再了解情况,能够让裴家的重骑卫受创的马匪绝对不一般。

    宴会结束之后,回到房中,裴青璇知道李德关心商队的事情,便将路上发生的事情说了出来。

    商队遇到的马匪人数众多有三百多人,从衣着打扮上判断是大蕃的人,他们弓马娴熟,商队的护卫多遭到箭矢击中受伤。

    裴青璇杀伐果断,所以在这个事情上也没有多做安慰。

    “此战可有收获?”李德问道。

    “斩敌八十,俘获马匹一百,收金银兵加器物八百余贯,敌人首级都交给子城总管府处理。”

    “伤亡如何?”李德继续问道。

    “三十人轻伤,疗伤和犒赏用去八百贯。”裴青璇道。

    败家娘们,赚多少花多少。

    李德心中想想也没有真的当回事,赏罚分明才能让裴家的人有活力,只是要考虑商队的情况量力而行。

    要是杀敌犒赏的多,以后商队的货物怎么办,以为裴家的重骑卫来说都是些虎狼之师,搞不好还真就要追着马匪后面抢功劳。

    此风不可涨,必须要及时的抓好预防工作。

    多事之秋。

    李德分析是对辽水用兵,周边的势力过来打秋风,就连靠山王的西北兵马也并不能防御好到那么长的疆域,还真是让人头疼的事。

    不过现在根本就不是想这个事情的时候,小别胜新婚,此时必然要追寻生命的意义。

    “都没过黄昏时间,就……”

    隔壁厢房中的陈宣华懊恼道:“就不能小点声,真是烦死了。”

    萧媚淡定的看着不淡定的陈宣华,心思急转,似乎发现了不太对劲的事情,平时的宣华可没有这般在意李德的事情,也不知道是怎么了。

    对于陈宣华,萧媚现在也是看不透,之前那个天真直爽的公主是真的有了成长。

    “你是不是有心事,能说说吗?”萧媚突然问道。

    “萧姐姐,我发现我已经将哥哥给忘掉了。”陈宣华道。

    萧媚越发的感觉不对,平时都叫嫂嫂,怎么突然就改了称呼,敏锐的感觉到事情有些严重。

    “宣华,你不要胡说,血脉亲情怎么可能说忘就能忘。”萧媚劝说道。

    陈宣华闷不做声,一副不想解释的态度。

    萧媚太了解陈宣华了,知道对方是又在耍脾气,只是这次好像是认真的。

    “把心里话说出来,才会轻松,憋着会闷坏的,你我大风大浪几经生死都活过来了,你不信任我吗?”萧媚轻声说道。

    “不是。”陈宣华委屈的道。

    萧媚在她心中早就是成了她最亲近的人,自己怎么可能不信任她,心中所想的事情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说着不想念哥哥,其实心里是很想的吧。”萧媚安慰道。

    “才不是,我是真的不想,也不想再过着东躲西逃的生活。”陈宣华鼓起勇气辩解道。

    萧媚知道问题出在哪儿了,曾经李德说过类似话,家的归属感。

    “宣华,你老实说是不是很喜欢李德。”萧媚试着问道。

    除了这个没有别的可能。

    “李德有什么好的,才不是喜欢。”陈宣华果断道。

    萧媚看着陈宣华的表情就知道,她口是心非。

    “萧姐姐!”

    “叫嫂嫂!”

    “萧姐姐!”

    “宣华,你不是一直认为我是你哥哥的妃子吗?”

    “嫂嫂是大家都这么认为才叫的,我知道你与我哥哥根本就没关系,是我哥哥一厢情愿的,这样对你不公平。”陈宣华道。

    萧媚真不知道陈宣华会跟她说这个事情,人云亦云,她这个陈后主的妃子当的是真的冤枉。

    “罢了,怎么称呼随你。”萧媚心情平静,现在知道了宣华的想法,她的心态也随之发生了改变。

    “宣华,是不是决定要过现在这样的生活?”萧媚认真的问道。

    陈宣华点头。

    “也就是说你不打算再过问你的哥哥的事情对吗?”萧媚继续问道。

    陈宣华犹豫着又点了点头。

    “真像想要平静生活,就只能交出玉玺。”萧媚道。

    “萧姐姐,只要交出玉玺就可以吗?”陈宣华认真的问道。

    陈叔宝的事情她是有调查的,根本不确定都有什么人参与其中。

    上次跟李德谈这个事情的时候,本以为李家能够回赵郡探亲,谁成想遇上隋文帝驾崩,再一次是西市遇袭,之后由于玉郡主的事儿介入又没了下文。

    玉玺的背后不仅仅是权利与名声,关键是暗中藏着的宝藏才适令人觊觎的。

    陈朝有多少财富根本没有人知道,从陈叔宝做了皇帝之后,大建土木工程和大肆宴请来看,像是有花不完的钱。

    要不然一个落魄的皇帝,怎么会有那么多人惦记。

    玉玺背后的事情要不要跟李德交待,她知道的事情也不多,也不能确定玉玺宝藏消息的真假。

    如果有人知道,必然是陈宣华。

    陈朝公主,心里有多少秘密,她无法确定,至于玉玺的下落还是有必要找李德聊一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