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漫威世界的术士 > 第528章 她应该付我版权费
    趁那个女人在酒吧里面和那些治安官纠缠的时候,托尼撞破玻璃跑了出来,在大马路上疯狂的逃命。

    可是由于她的双手被反铐在背后,跑的非常的别扭,就像一只笨拙的企鹅一样。但是他出来还没跑两步,就看见一个男子从停在路边的汽车里下来,脸上的皮肤下还有红色的耀斑闪过。

    敌人!托尼迅速就作出了判断,因为同样的现象,他在酒吧里那个女人的身上也见过。托尼二话不说,直接转身向反方向跑去。而那个男人则是从怀中掏出手枪,瞄准的托尼。

    一声沉闷的枪响传来,托尼被吓得一缩脖子,然后飞身躲到了一辆汽车的后面。这是神情慌张的他才来得及感觉一下自己的周身,发现自己并没有中枪。难道是那家伙枪法太差打偏了?他贴在汽车尾部,伸出半个头去悄悄观察一下,却惊讶的发现那个刚才举枪瞄准自己的男子,此时已经趴在了地上。背后有一块巨大的黑色漩涡伤痕,还在不停的向上散发着黑色的微粒。

    那个趴在地上的男子似乎并没有死,身上不停的有红色的能量闪过,可是除了身体不停的抽搐以外,他做不出其他任何的动作。

    谁也别想逃过我的眼睛!趴在不远处天台上的多蒂,把架在身前的狙击枪往身后一背,脸上的复眼式战术目镜随即打开。原来在刚才那千钧一发的时刻,早已等候多时的多蒂果决得开枪狙击,那由暗影之力压缩而成的子弹,不仅给了那个男子沉重的打击,而且还侵入了他的体内。所以那个男人不管再怎么催动体内终极生物的力量,都会被这些暗影之力消磨掉。

    多蒂俯视着自己的杰作,嘴角勾起一个残酷的笑容。随即手腕处的爪钩一扬,击中了下方的路灯,她抓紧绳索荡了下去,信步走到了那个男子身前,抓住他的头发把他的头抬了起来,把左手的手腕伸到他的口鼻之前,一阵黑色的烟雾就从中喷了出来。

    那个男子随即又是一阵颤抖,那些黑色的烟雾被他吸入之后,以肉眼可见的状态在他的血管之中向全身扩散。很快他就眼神空洞浑身僵直,如果不是他还有微弱的呼吸和心跳的话,几乎和死人无异。

    谁让这次的目标太特殊,动不动就会自爆的。所以多蒂在给了他一枪之后还不放心,直接又给暗影了一瓶暗影毒气,这样她才觉得算是万无一失了。

    “她怎么在这?”在汽车后面暗中观察的托尼,一眼就认出了多蒂。不光是因为纽约大战的时候,他们在一起并肩作战了,还是因为在他的理解当中,这个女人可能是自己的小姑…母。

    “你现在的样子还真是狼狈啊,托尼。”正一头雾水的托尼,突然听到这么一句话,吓得他猛然一回头,却发现埃文森正怀抱双手背靠在汽车上面,笑眯眯的看着他。

    “你怎么会在这里?”托尼安抚了一下自己狂跳的小心脏,疑惑的问道。

    “我来救我的工资啊,顺便找你谈一下奖金的事情。”埃文森耸了耸肩膀无所谓的说道,然后往他的手铐上面一点,那手铐瞬间就立刻化成了一地铁锈。

    “我才不用你救。”谁知道托尼站起身来拍拍身上的土,毫不领情的对埃文森说道“我自己能搞定的,相信我,我已经控制住局势了。”

    埃文森翻了个白眼,然后下巴朝街对面一点“那是你的新女伴?”

    托尼疑惑的朝那边看去,却发现在酒吧里面要杀自己的那个疤面火辣女,正朝自己走过来,而且看着自己的眼神那叫一个炽热啊。

    “不,她是敌人。”托尼刚咽了一口口水说道。

    “嗯哼。”埃文森点了下头,却不见有其他动作。

    “你在干什么?”眼瞧着那个女人走的越来越近,这边埃文森却老神在在的一动不动,托尼实在是有些吃不准了“她是敌人,快干掉她啊!”

    “我在等你自己解决啊?”埃文森好笑的看着托尼说道。

    这人的心眼怎么比自己的还小?!托尼忍不住大喊道“像这种小角色我才不屑于亲自动手。”

    “好吧。”埃文森见逗的差不多了,于是吊儿郎当的朝那个女人走了过去“女士,给你个机会,跪在地上双手抱头,这样能避免你受到伤害。”

    “哼哼…”那女人冷笑一声,双手立刻变得像是烧红的钢筋一样,弯着腰作势欲扑。

    “哇偶,真是火热的双手。”埃文森轻笑一下,然后伸出右手向上微抬。

    随着埃文森动作,那个女人很快就察觉到了不对劲,自己体内的能量居然瞬间完全失去了控制,并且产生的反应越来越激烈“啊…”

    那个女人浑身上下都变得火红明亮,口中在发出惨叫的同时,还发出耀眼的白光,显然她已经在爆炸的边缘了。

    可就在她即将爆炸的那一刻,埃文森的右手一翻,慢慢的朝下压去,那女人体内的能量也逐渐稳定了下来,最终又恢复了常态。

    “你…你是谁?!”那个女人跪在地上,不住的喘着粗气,满眼都是惊恐的望着这个仅一个手势就能要了自己命的人。

    “我…”埃文森刚想回答,就听见天边一阵哨响,一颗微型导弹就在那个女人旁边炸裂了。不过,爆炸产生的却不是火光和高温,而是纯粹的震荡冲击,埃文森觉得眼前的空气都扭曲模糊的一瞬间。

    等尘埃落定,那个女人已经笔挺的躺在地上,口中不停的吐着沫子,看样子经过刚才那一下震荡,她一时半会儿是醒不过来了。

    这个时候法瑞尔才慢慢的从空中下降,漂浮在那个女人的周围。

    就不能等我把话说完再来嘛?埃文森无奈的挠了挠头,他觉得这个下属一点眼力见都没有。

    而托尼在看到背后张开着巨大的钢铁之翼,上面还有两个散发着幽蓝色光芒的涡轮发动机,全身包裹着盔甲的法瑞尔之后,在小声的嘀咕道“她应该付我版权费才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