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一号秘书:陆一伟传奇 > 1400 鬼迷心窍
    陆一伟见他是认真的,四周看看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这样吧,明天晚上一起吃个饭,到时候再详聊。”


    “好,那我等你。”


    送走严杰,范春芳试探着道:“白书记走得时候就没安顿他吗?”


    陆一伟心乱如麻,叹了口气道:“没听他说吗,已经来不及了。”


    “这我不太相信,以白书记的能力安顿个人还不是轻而易举?还是他做得不够好,要不也不会把你安置了。”


    
范春芳说得是实话,白宗峰看似在用严杰,却对他并不感冒。大部分材料都是陆一伟写的,他只写一些不重要的材料。这些都是次要的,关键看人品。严杰是报社记者出身,基本功扎实,但人品差了一些。他时常打着白书记的旗号办私事,给亲戚安排工作,买房的时候给城建局局长打了招呼,居然以一半的价格买下来,还参与官场其他事务,甚至胆子特大,敢公然收受贿赂。这些事,白宗峰表面上不说,心知肚明。


    
这样的人,白宗峰不给他办事是情理之中的。陆一伟跟了三年多,从来没暗地里手脚不干净。既然真有事,直接和他说,对方毫不犹豫就办了。就拿孙根生儿子的事,一个电话打过去,不需要过多粉饰,更不需要说感恩戴德的话,一切尽在不言中。


    以白宗峰的实力妥善安置严杰不费吹灰之力,这就应了那句话,自作孽,不可活。


    这种人将来不管走得什么岗位上,最终结局不会太好。但好歹相处几年,该出手就得出手,就算替白宗峰完成他的心愿。


    
从商场出来,俩人驱车来到幼儿园,等了半个多小时,看到儿子穿着校服肉跑出来,陆一伟心里甭提多开心。冲上前一下子抱起来,在肉嘟嘟的脸蛋上左亲右亲,以此来弥补不称职的父亲。


    
接上朗朗,回到了范春芳父母家。听到朗朗的声音,向来面无表情的孙春云脸上绽放出笑容,搂在怀中自言自语道:“可想死姥姥咯,在学校调皮没,中午吃了什么,有没有其他小朋友欺负你……”


    范春芳将东西放到茶几上道:“妈,这是一伟给你买的礼物。”


    孙春云瞟了一眼,淡淡地道:“回来就回来吧,还买什么东西,浪费钱。”


    依旧是以往的态度,范春芳生怕陆一伟承受不了,赶忙小声道:“你别见怪,妈就那样,刀子嘴豆腐心。”


    陆一伟早已习以为常,淡淡一笑,没有回应。


    “妈,我爸呢。”


    “谁知道呢,人家调回来可成了大忙人,一天到晚不着家,估计又和那狐狸精约会去了吧。”


    
孙春云现在变成这样,很大程度上和范荣奎有关系。他在外面养着女人,陆一伟一开始不相信,直到后来亲眼所见才信以为真。那女的并不漂亮,要相貌没相貌,要身材没身材,关键年纪又大,谁知道她父亲鬼迷心窍,偏偏迷上了那个女人。一好就是十几年。


    
这事几乎成了公开透明的,范荣奎丝毫不避讳,明目张胆带着出入各种场合。范春芳不知说了多少次,他丝毫听不进去,依然我行我素。陆一伟是后来才知道的,可他作为外人不好评判,总不能抓着暴打一通吧。


    
范春芳作为女儿,替她父亲脸红。同时可怜母亲,可又能怎么样,谁让生在这样的家庭。她甚至威胁过父亲,再要见那个女的,就去纪检委举报。说归说,她做不出来。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假装看不见。


    
范春芳脸色骤变,愣怔了片刻,拿起手机进了卧室。不一会儿黑着脸走了出来道:“妈,你先带着朗朗,我和一伟出去办点事。”说完,气汹汹地拉着他出了门外。


    “干什么去。”


    “去狐狸精那里。”


    陆一伟停止脚步甩开手臂道:“要去你去吧,我去不合适。”


    范春芳回头恶狠狠瞪着他道:“你到底去不去?要是一会儿我和那狐狸精打起来,你能袖手旁观吗。”


    “哎呀,能不能别那么粗鲁,除了动粗难道就没其他解决办法了吗?”


    “你给我说什么办法,你不是有本事吗,要是能让我爸回心转意,我就相信。”


    陆一伟无奈地挠挠头,难为情地道:“这事……确实很难办。不过总有解决办法的,给我点时间,好吗?”


    “不行!今晚就是今晚,我非弄死她不可。”


    范春芳看似柔弱,脾气上来了和她妈一模一样。陆一伟拦着道:“好了好了,让我想想办法。”


    “你不去我去!”


    说完,气呼呼地上了车。陆一伟见状,赶紧追了上去。


    
俩人驱车来到一个高档小区,与保安争执了一番硬闯进去,上了楼直接拍打着门。不一会儿,那女的穿着红色的睡衣打开了门,还不等说话,一个巴掌甩上去,打得她直冒金星。问询赶来的父亲愣在那里,不知所措。


    那女的哇地哭了起来,哭泣着回头道:“老范,你可得给我做主啊,你女儿已经不是第一次这样了。”


    范春芳越看越气,拿起手中的包砸过去,破口大骂道:“你个狐狸精,要不要脸,破坏别人的家庭,活得还不如畜生。”


    范荣奎居然护着那女人,大声一喝道:“够了,有完没完。”


    范春芳眼泪瞬间流了下来,指着道:“爸,你居然为了这个女人这样对我,考虑我和我妈的感受吗,你简直不是人。”


    范荣奎红着脸半天不说话,抬头看着陆一伟,递了个眼神,进了屋穿上衣服,一声不吭离开。


    临走时,范春芳拿起门口的花瓶重重地摔到地上,指着道:“再要是不要脸,我非杀了你不可。”


    范荣奎背着手下了楼独自前行,范春芳追上去拦着道:“爸,你去哪。”


    范荣奎没好气地道:“你让我去哪,难道回家吗?”


    “不回家干什么,那才是你的家。”


    
范荣奎冷笑一声,望着天空叹了口气道:“女儿,我知道这样做不好,这些年怎样过来的,你比谁都清楚。不是爸不想回家,而是实在回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