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体育 > 游戏开发指南 > 第299章 我鼓掌发自真心
    按照中国玩家们的记忆,好像大部分仙侠和武侠题材的游戏,主人公通常都是十来岁的年轻少年少女,搞不好多半故事还会从他们小时候讲起,来个家道中落,突逢灾变什么的。

    但这部宣传片中却明显是二三十岁的壮年男子。

    和那些传统游戏看起来并不是一个路数……

    玩家们对那些技术上的东西没那么敏感,只是单纯地觉得这个画面很美,简直不像是国产游戏公司呈现出来……好吧,不跟国内的比,即使放到世界上去也完全不会输给那些名头响亮系列的最新作品。

    哪怕同样是放在宣传片的角度。

    台下还有央视的记者韩冬,带着他的摄影师将镜头对准了大屏幕。

    他也不太懂,毕竟不是专业的游戏记者,只是从现场那些专业人士的反应上来看,他知道这段动画的分量了。

    从刚才叶沉溪等待开始,观众们报以热烈持久的掌声就出乎了他的预料,因为听得出来是发自真心,他没见过外国人对于中国的游戏从业者有这样真诚的尊敬。

    连同为国人的他也会身在此间,也与有荣焉。

    之前诸多国外媒体也对叶沉溪进行过专访,从韩国到美国,还有欧洲的也远道而来,《时代周刊》亦刊登了专访,不吝溢美之词。但那还停留在书面文字的范畴,现场的感受却是实打实的。

    可以想象再渲染一下,经由《新闻联播》这样有影响力的中国第一电视节目品牌传播,国内的玩家大众,乃至不玩游戏的普通群众们会对中国游戏行业的崛起报以怎样的信心和骄傲。

    让人看到我们的这个领域,也将要走向繁荣。

    就像姚明让很多国人开始看nba,丁骏辉后也有更多的人关注斯诺克一样。

    这次e3的收获超过他来到美国之前的想象。

    ……

    大屏幕上画面一转,远处走来一个同样寻常农妇装扮的女子,看起来约莫也是二十几许,不施粉黛,素衣木钗,却不掩国色天香。

    其实就女性漂亮上来说,东西方审美确实有差别,但真没想象的那么大,很多东西都是媒体误导而已。

    那些名模很多大家get不到美点的,那不是东西方的差异,只是单纯的时尚圈和大众审美的区别。

    即使有些我们觉得不好看,但美国人很喜欢的,那也是人家身上有其他出挑的地方,比如爱笑,爽朗,以及前凸后翘。

    而很多电影明星更是大家都会觉得很漂亮。

    像后来玻璃渣的《守望先锋》里的女性角色,全世界都会觉得很漂亮,很喜欢,然后画本子。

    只不过是需要找到一个平衡点。

    大屏幕上走来的那个女子便是如此,云鬓高绾,青丝可鉴,更有一种来自东方的古典温婉。

    女子大概是叫男子回家,两人并肩而行,走在小镇的街道中。

    此时日落时分,夕阳的光晕洒下,营造出一种并不真实的氛围,大家也有些觉得不太对劲……因为小镇白墙黑瓦的石板路间,一个其他行人都没有。

    对了,好像从最开始就一直没有看到过别人,一个农夫怎么可能耕种那么大一片田地呢。

    整个小镇安静得异样,只是并不确定是宣传片没来得及做还是故意为之。

    回到家中,两人分坐在方木桌两端吃饭,烛光摇曳,至少屋里还是一片温馨。

    爱人间的小情趣和温情。

    生活本该如此。

    夜里,两人河边散步。

    果然是有昼夜变化效果的。

    镜头给了水面一个特写,映出空中一轮明月,和借着月光才看得清楚轮廓的湖边树木。

    晚风吹来,皱了一池春水,而水面倒影也随着摇晃,荡起层层波纹。

    此时正好是那段电子合成音效,神秘空灵,让整个场景变得更加不真切。

    黑幕降临,画面再次变亮的时候,却多了两个孩童,都是三四岁的年纪,还有一只白狗。

    但也就多了这三条生命。

    “怎么刚刚还是二人世界啊?”

    “这一晃就过去好几年了?”

    观众们心生疑惑。

    此时却是一个大雪纷飞的冬天,男子穿上了皮裘,拿起挂在墙上的弓箭,看起来是准备金山打猎。

    女子蹲在他脚边,为他系紧足衣。

    男子也蹲下,摸了摸趴在一旁的白狗,好像是嘱咐它照顾好家人,白狗满足地打了一个哈欠,摇晃着尾巴。

    “连这条狗也是用的动作捕捉吗?”

    “看动作的自然程度应该是的,这也太……厉害了吧。”

    观众们只能这样说。

    男子最后抱着两个小孩摩挲了一番,转身走出屋门,离开的时候,眼神从温暖变得有些迷离,不那么坚毅。

    他走在风雪之中,这惊人的大雪简直出人意料地真实,仿佛雪花打在人物身上还有碰撞的检测,当然这并不是真的,那样太占用资源,只是过了一会儿人物的身上确实是堆积起了一层白雪,应该是也做了一个专门的着色器,改变了贴图的局部颜色。

    这能让强迫症患者都一本满足的细节!

    在山林里,男子看到了远方的山巅,顺着他的目光看去,那是一片连绵的群山,这个山谷四周都被这片群山围绕了,根本看不到山的后头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世界。

    男子的眼中有一些好奇,还有蠢蠢欲动,他的表情好像在告诉着观众们,他想要走到那边去看看。

    加上前面一些暗示,就连同观众们也产生了这样的感受,他们同样想知道山后头的答案。

    “出发啊,去啊。”大家在心里对视频中的角色说。

    男子又回头看了一眼走来的方向,家所在的小木屋已经看不到了,在风雪之红只留下了一个方向。

    大学,山林,空无一人,就只有这个男人在犹豫。

    “去啊,哥们儿。”

    好像听到了另一个次元的喊声,男子终于下定了决心,毅然迈开了脚步。

    他走了好长时间,至少看起来是这样的,雪停了,甚至雪化了,脚下雪面下一些绿色的草露出了头。

    然而那片群山的距离好像一点也没有变近,还是在遥远的彼端,仿佛亘古不变,神圣的雪山也从不曾与人亲近。

    天色又黯淡了下来,男子在树下烤起了一团篝火,背靠着树干迷迷糊糊地入睡。

    “他看起来好孤独。”不知道为什么,有妻子,一对儿女,有宠物,但他好像却一直都是一个人。

    镜头转向天空,天空中星光异彩,好像是极光,却扭曲成了一团旋涡的形状。

    可是当他醒来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又回到了小木屋之中。

    妻子容颜未改,白狗依然躺在门边打盹,只是……

    一对子女已经变成了少年少女的模样!

    厨房炊烟升起,妻子做好了早饭,叫他起床。

    男子眼中尽是迷离,和难以置信。

    他开始有了越来越多的怀疑,而观众们同样也是。

    “怎么又过了好几年?”

    “这几年都发生了什么?”

    观众们心中的疑惑也越来越重……

    男子又走到湖边,他躺在一块居大岩石上,白天的湖面和夜里截然不同,水面效果不是环境贴图,而是清澈见底,又泛着莹莹白光。

    一条青鱼从湖面跃起,腾空,然后又坠落,击打水面,溅起水花。这种拟真水面效果确实不是夜晚能够表现出来的。

    他闭着眼,但是镜头拉近后却能看到眼皮底下眼珠的剧烈运动。

    画面突然出现了一个困在水底的人,一动不动,仿佛已经失去的意识,不知道是死是活,也看不到他的脸。

    这个画面一闪而过,男子猛然地睁开眼睛。

    天上隐隐有一个特殊的特殊的符号泛着金光,好像隐藏在云层之中,但是“导演”却故意让你看到它。

    中国的玩家们才看得懂,那是八卦中的一个符号。

    又是那个水中的人一闪,这次镜头近了些,能看到他的长发披散着,像水草一样……油油的在水底招摇。

    在闪过的那个瞬间,大家似乎看到了他的轮廓,好像……就是男主角。

    他从岩石上站起身来,镜头仰视着环绕他转动,也映出了整个三百六十度的天空。

    原来那符号不止一个,其他的方位还有另外七个,这八个看似一样却又各自不同的符号覆盖了整个天空!

    这时候音乐也变得气势磅礴了起来,他们听得出来的是弦乐和铜管的音色,只是鼓声却不知道是哪种,应该是来自中国。

    “是八卦?不太清楚。”韩冬对摄影师道。

    “是八卦。”摄影师回答。

    “这里有点厉害。”

    “确实。”

    天空并没有那种突然的变化,乌云密布,雷鸣电闪之类的,只是云层好像加快了一些运动,有风起了。

    越是这样这样似是而非的表现却更让人觉得其中的蹊跷。

    再加上迅速旋转的透过广角镜头展现出来的周天,这种镜头的暗示似乎是在告诉着观众们,主角也在懂了些什么。

    “这不是真实的世界!”在现场,在网络上有人在心中喊了出来。

    从最开始就是了,好像越来越多的细节在揭示着这个世界的真相。

    这不是真的。

    旋转的镜头停止了,音乐节奏也缓了下来。

    男子身后出现的是妻子,儿女还有那只大白狗。

    他们脸上都是那种温情的,洋溢着的笑意,就连白狗也不再是平时的慵懒,热情地摇着尾巴。

    男人眼神又迷惑了起来,陷入了挣扎。

    女人和一对孩子走上前去,握住他的手,牵住他的衣袖,白狗也凑了上来……他们仿佛是在挽留,也让他回忆起这种闲适生活的温馨。

    韩冬小声道:“他的妻子和孩子们是不是原本就知道这个世界的真相?”

    摄影师说:“或者他们本来就是这个世界的一部分。”

    “他们也不是真的?”

    “但他们从来也没有怀疑过,至少导演从来没有表露他们和男主角是同一阵营的。”

    “你知道我想到了什么吗?《楚门的世界》。”

    “啊?我想到的是《黑客帝国》……”

    “差不多。”

    男子闭眼和家人们相拥。

    当他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眼神中的犹豫,彷徨,怀疑都已经消失无踪,转变为了坚毅和决然……但如果你注意的话,或许还能看到还有一丝留念和不舍。

    然后他摇了摇头。

    妻子流下泪来。

    到了诀别的时刻。

    音乐再次高昂了起来,与前一段高潮的快节奏敲打着观众们的心,让人感觉到紧张不同,这一段则完全舒展,映衬了这个诀别的时刻。它的基调并不是悲壮,在这首古风的曲子最后,慕容是用小调钢琴和提琴收尾,只是有点淡淡的哀愁。

    男子最后摸了一下妻子的脸。

    顷刻间天地反复,乾坤裂变。

    远处的群山裂出了风,那从出现在观众们眼中就带着神圣意味的雪山,从裂缝中涌出了洪水。

    洪水汇聚到了一起,变成了滔天巨浪。

    就像电影《后天》里那要吞噬自由女神像的海啸,席卷着一切,往这片原本宁静的山中腹地咆哮而来。

    没有人的脸上有惊恐。

    妻子没有,孩子们没有,白狗没有,男子也没有。

    他只是抚着妻子的脸,摸着孩子们的头。

    天空这时候终于变了,那八个金色的符号穿破了云层变得清晰了起来,但依然很静,没有风卷残云,也没有山崩地裂,只是金光透过云层,直射大地,照在谷中人身上。

    这一切都很安静。仿佛身后的巨浪和这里的一切都没有关系,那是两个分开的世界,身后的洪水在吞噬着一切,而这里依然是最后温馨的容身处。

    哪怕它即将不复存在。

    这是最后的道别,时间没有停格。

    洪水最终淹没了一切。

    画面再次归于黑寂。

    音乐也悄然停止。

    但大家相信还没有结束,果然,两秒钟之后,画面又切回到水中的男人。

    他还是没有动,只是已经睁开了眼睛。

    水里看得到流泪吗?

    谁知道呢。

    ……

    ……

    当剧场的灯光再次亮起来,大家才相信这次是真正结束了。

    因为这个项目还没有正式确定名字,所以片尾也没有显示,总不能显示个projectb吧。

    现场的观众们还沉浸在刚才那种诀别的感伤氛围之中,还在回味这个故事,还有那些精彩的细节。

    稍稍平复了一会儿之后,现场才爆发出热烈的掌声。

    夏青鱼同样也在鼓掌,不是托,也不需要,她也是发自真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