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修真零食专家 > 四百零四 是被我情商拉低了智商吗
    五人一狗刚出门放出能量车,打算飞过去,街巷里突然窜出几十个村民,嗯,全村十八户六十四个村民都来了。

    “大家这是……”留香走上前问话,稀里哗啦地,村民们跪了一地。

    王大爷:“多谢仙师不杀之恩!”

    王奶奶:“你说的不对,多谢仙师救命之恩!”

    “你说的才不对,是多谢仙师赏赐仙药!”

    “对,仙药,我的腰不疼了,腿不抽筋儿、走路也有劲儿了。”

    “我家孩子夜啼的毛病都好了!”

    ……

    所以说,这是被二哈的狗腥气影响的后遗症终于消退,明白过来了。

    薛城:“呃,大家好才是真的好,那个……这么多修士来倒马村,打扰到大家平静的生活,很抱歉啊。我们还有事,就不跟乡亲们多客套了。”情商不足,加上从没有什么当众讲话的经历,薛城噎了半天才挤出一句话来。

    王大爷赶忙带头磕头:“恭送仙师。”

    薛城:可是我还会回来的,大家是不想我住在这里吗?

    能量车载着几人一狗飞向东方诞龙山深处。

    十几分钟后,能量车稳稳落在那座最尖的山峰西边的一座圆顶的山峰。

    山顶远近散落着许多修士,各自在打坐修炼,因为戴晨筑基的缘故,方圆百里灵气异常浓郁活跃,就连闫大小姐都知道机遇难得,选了一处地方闭目打坐修炼。

    越靠近戴晨所在的尖顶山峰,灵气越浓郁活跃,非常适宜修炼,这座圆顶的山峰是附近距离尖顶山峰最近的山峰,直线距离五公里,就算戴晨筑基完毕,降下天劫,这里个距离也不在筑基修士的天劫范围。

    感觉到附近灵气浓郁的留尘四人,眼睛亮晶晶的。薛城也不扫他们的兴,立刻打发他们自己找地方去修炼了。那条狗一停车,早迫不及待地跳下车找地方提升去了。

    薛城先观察了一下戴晨的情况,确认他出于最佳状况,又绕着尖顶的山峰飞了一圈,将附近的变化摸清楚。

    她离开的这一夜,周围又多了十几个筑基修士,可能都是在诞龙上寻找精灵机缘的修士,见到这里有人筑基,便过来蹭机缘,各自找了僻静的地方借机修炼。

    确认一切正常安全,薛城便也找了一处方便观察戴晨情况的山头落下,开始修炼。

    陆续有筑基修士从远处赶来,直到七天之后,戴晨筑基的山峰附近已经汇聚了三十多位筑基修士,最高筑基后期修为,没有结丹修士到来。

    虽然精灵很吸引高阶修士,但结丹修士过来,精神力一扫,发现不了精灵,也就离开了,毕竟距离精灵事件已经过去二十天了,精灵也不会傻乎乎在诞龙邑藏着等大家来找,又不是玩儿躲猫猫。

    加之诞龙山修炼资源贫瘠,灵气稀薄,对结丹修士实在没有任何吸引力。

    戴晨:七天了,我得先将定时发送的邮件重新设置时间。

    他捞出手机,迎着日出东方的旭日,将邮件发送时间推迟了七天。

    刚完成操作,他的手一顿,紧接着,身体停止吸收灵气,全身气息开始收敛,天空中的灵气漩涡缓缓停止运转,开始逐渐消散。

    筑基终于结束了!这七天来,戴晨经历了经脉丹田扩张的痛不欲生,识海开辟的灵魂痛楚,肤发经脉的锻造之痛,总之,破而后立的筑基之痛处处是痛。

    现在终于结束了,但紧接着,是更加严酷的天劫,戴晨摸摸自己的缩小袋,里面一件攻击型的法器都没有。当然,警察制式的灵力枪对于天劫根本没什么鸟用。

    防御型的法器倒是有几件,戴晨摸了摸,最终咬牙没有取出来。因为,那几件都是防御法衣,有的需要贴身穿,有的可以穿在外面。

    之前他是因为骄傲,认为在小小诞龙邑,根本没有能够威胁到自己的人,一直没有穿,现在,他实在拉不下脸来,当着师父的面往身上穿衣服,有的甚至需要脱光外衣贴身穿。

    这就是死要面子活受罪!

    戴晨扭头对不远处草丛中安静的对了七天手指的小灰道:“小灰,我要渡天劫了,你去找我师父吧。”虽然小灰没有手,也没有手指可对,但他就是感觉那么安静小灰像个小姑娘一般蹲在角落里对手指。

    小灰听到他的话,直接起飞,嗖的消失了。

    薛城的传音出现在戴晨脑海里:“徒弟,天劫就要开始,不用害怕,天劫没有那么可怕,有为师在呢。”

    不会任何法术的戴晨只能大声说道:“是师父,弟子谨记您的教诲!”

    没办法,一天之内,从炼气六层直接筑基,实在是没时间掌握几个实用的小法术。

    叮——

    戴晨刚刚想完,就发现自己识海中多了一个法术,显然是师父直接传入他识海中的。

    他不敢怠慢,立刻领悟这法术,开始修习。师父在这个时候给的法术,定然是应付天劫的法术。

    法术名为金御术,单看名字,戴晨实在不理解这法术有什么功能威力。但戴晨对师父充满信心,毫不迟疑开始——咚——又一声响,这次不是在识海里,是在身边。

    戴晨睁开眼,看到自己面前的地上放着一只玉瓶。他伸手抄起,打开盖子,瓶子里散出淡淡的蜜甜味道。是师父那种瞬间补充能量的糖丸,戴晨大喜,赶紧将玉瓶揣进兜里,这可是无价之宝,瞬间满血的宝贝,比补气丹好不知多少倍!

    糖丸有了,法术有了,戴晨底气足了不少,开始专心修习金御术的法术。

    这法术是一个攻击型的法术,会凝聚出一把金色的利剑,劈向敌人。

    看到自己凝聚出来的一尺长的金色利剑,戴晨心道:师父一定是让我一往无前,用巨剑与天劫对抗!

    戴晨孜孜不倦修习法术的时候,天空也在变脸。

    刚刚还晴空万里日出,转瞬间乌云密布,阴沉沉的劫云在快速凝聚。黑沉沉的云层,时而有金光的边闪过,给人一种威严雄壮之感。人类的力量在这天威之下实在太过渺小。

    薛城魔眼开启,时刻扫描着天空中劫云的蕴含的力量,与戴晨的身体强度对比,估计他能撑多久。

    一个时辰后,天劫酝酿完毕,狂风呼啸,云层翻滚,第一道劫雷携着万钧之势从天空直直落下。

    劫雷有成年人胳膊粗细,薛城微笑,这样的劫雷,徒弟一定可以安全承受。

    就在她刚刚有点安心的时候,笔直的峰顶上,少年挺身而立,向着劈下来的劫雷一指,一道一尺长的金色利剑迎面刺向落下来的天雷。

    轰——巨大的火花在山顶爆开,金石相交的巨大轰鸣炸响,十里之外的圆顶山上蹭机缘的众修士都感觉自己的耳朵暂时失聪了。

    迎面撞击的利剑显然激怒了劫雷,原本成人胳膊粗细落下的劫雷瞬间抽取劫云的力量,涨大至成人大腿粗落下。

    轰隆隆——

    山顶被炸出一个巨坑,坑中的戴晨外焦里嫩,除了眼白,别处都是黑乎乎的。

    薛城扶额,这徒弟看起来不傻,怎么关键问题上格外傻缺呢!难道他修真二十五年,家族的长辈就没有给他普及过一个常识,渡劫的时候迎击天雷,会激怒天劫的,天雷的威力会直接加成的。

    这傻缺徒弟,明明能单靠肉身强度就能抗下这第一道雷劫,闲着蛋疼向劫雷出招,激怒天雷,无端让第一道劫雷的威力增加了两倍不止。

    但是徒弟正在渡劫,她既不能想徒弟喊话也不能传音,否则都会将自己卷进徒弟的天劫中,让天劫的威力翻倍!

    好吧,只能祈祷徒弟被劈这一次后清醒一些,不在傻缺的激怒天雷。

    戴警官挣扎着从巨坑中爬出来,身上的普通衣服早就化成灰烬,浑身光溜溜的手里攥着一个缩小袋。这个时候他心里庆幸自己被天雷劈得浑身焦黑,如同刷了一层黑漆,要不然光着屁股给师父看到真心不要见人了。

    圆顶山峰上,闫旭娇激动地嚷嚷:“我老公威武,敢向天雷攻击,这是亘古第一人啊,我老公真是盖世英雄!”

    薛城只能默默道:你也是个傻缺!

    天空中的劫云凝聚的速度加快了好几倍,其威势更增长了很多,显然是被戴晨那一击激怒了,正在酝酿更加威势巨大的劫雷。

    巨坑边,戴晨从缩小袋中掏出玉瓶,倒出一粒糖丸塞入口中,为抵御第一道雷劫几乎耗尽的灵力迅速补充满。这糖丸比昨天师父让他张嘴的糖丸品阶显然又提高了许多,能够瞬间补充筑基修士的灵力。

    师父果然没骗我,所以,我还要继续向天劫挑战!

    薛城若是知道戴晨如此想,会抓狂的,她宁愿徒弟不要这么信任自己。

    第二道天雷堪比啤酒肚的直径轰隆隆落下来,战意满满的戴警官,一跃而起,向着落下来的天雷打出一道法术,金色利剑与天雷撞在一起,轰鸣声和巨大的火花在山顶爆开。戴晨毫不畏惧,连续打出多道法术,最后一道还打出了他昨天才领悟的战之剑意。

    当第二道天雷结束的时候,尖顶的山峰已经矮了一大截,整个山峰一片焦黑。

    薛城:完了完了,还没捂热的徒弟被劈死了!渡劫不可怕,可怕的是傻缺渡劫!

    众人一片惋惜、远远望着那黑乎乎的山峰,心里想着一定要前车之鉴,渡劫的时候绝对不能向天雷出击!

    就在大家以为尘埃落定、渡劫者身死道消时,被小觑一截的山顶黑乎乎的一片中,一小块慢慢凸出来,最终站起一个黑乎乎的人影来。

    闫旭娇高呼:“老……”

    啪——她的嘴巴被旁边的高个子修士一把捂住。

    矮个子:“闫大小姐,你想把我们都卷进天劫里吗?”

    黑乎乎的山顶,那黑影从玉瓶中倒出一把糖丸塞进嘴巴里,一口吞下,仰头向着天空咆哮一声。

    天雷彻底怒了,劫雷已经不是用直径来衡量的雷柱往下落了,而是如同倾斜的江河一般,奔腾的劫雷向着山顶倾斜而下……

    黑影纵使凛冽战意,在这灭世般的雷海之下,也会身死道消的。

    薛城实在是不明白,原本好好一个人,当了自己的徒弟,就变得如此傻缺!难道是被她的低情商拉低了智商?

    不插手徒弟就死定了,插手或许还能拼一把,反正这劫雷的威力已经翻了不知多少倍了。

    “麻蛋,不要再向天劫出招了,以自己的金为芯,凝聚金御术,吸收消耗劫雷的力量,斩向下方的山谷!”薛城一边给戴晨传音,一边飞向他所在的山峰,运转《灵珑图》,吸收磅礴倾泻而下的雷海力量。

    戴晨呆了一下:“师父,您不是让我用无上战意向着雷劫而战吗?”

    “我活得不耐烦了吗?”薛城落在戴晨身边扶额。难怪这傻缺徒弟向天劫出手,原来是代沟问题,他根本没有理解自己传给他的金御术的奥妙所在。

    但是说什么都晚了,面对这倾泻而下的万钧雷海,能多吸收点,落在徒弟身上的就会轻点。

    围观的中修士完全被这对师徒惊呆了,徒弟敢向天劫出招,激怒天劫,师父则直接参与进徒弟的天劫中,这是嫌活着不好吗?

    很久不敢修炼灵珑图,此刻运转起来,体内灵力如同奔腾的江河大海,周围的灵力刮起飓风,向着薛城汇聚而来。

    轰轰轰——

    倾泻的雷劫落下一层,被薛城炼化一层,以光的速度吸收,让雷海压在头顶,却无法落在戴晨的身上。

    周围的筑基修士:“天啊,还有这种操作!那人是在吸收炼化天劫吗?这样真的可以吗?天劫会不会更加愤怒?”

    答案是可以,被吸收掉的天劫别说发怒,连脾气都没有了!

    傍晚,霞光落下,天空的天劫消失一空,大部分被炼化,所剩无几的匆忙逃走了。对,就是逃走,那个吸收天劫的家伙又来了!

    祥和的灵气落下,滋养着共同遭遇天劫的师徒,遍体鳞伤的戴晨,伤口飞速愈合,白净的徒弟又回来了。

    薛城默默从储物空间里摸出一套自己的宽松睡衣,没错,戴晨结实的身体高高的个子,只有她宽松的睡衣能勉强穿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