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侠武大宋 > 第四四八章 强敌
    两天裸身男子当然知道自己遭到了两个女人的暗算,却不知这暗算是来自哪个女人,又或者是两个女人同时发出的暗算。

    所以他们的攻击是针对白胜和萧凤的。

    能够在白胜这一记隔物传功之下不死甚至不倒,这份武功委实惊人,不仅招式精妙凶狠,就是拳掌指爪上的力道也很强劲,速度更是快得出奇。

    白胜大惊,这若是搁在平时,他早就使用凌波微步躲了,不论是从武学原理来说还是从临敌应变来说避实击虚总是没错。

    但是眼下不行,眼下他若是躲了,只怕萧凤就要遭殃,且不说萧凤在敌人的攻势下是否伤亡,只说被这俩男人的咸猪手抓在身上就无法接受。

    他很想用一招两面三刀来防御周围,但是一来这两面三刀会误伤萧凤,二来这戒刀若是发作起来便即状若疯魔,巧取立时变为豪夺,直接打乱计划。

    所以他百忙之中先是收刀入鞘,同时使了一招师从慕容乾的斗转星移,意欲将两人的攻势搅在一起,令其自相残杀。

    然而惊人的一幕再次发生,这招斗转星移竟然毫无效果,那两人的招式宛如浑然一体,就好像一个人生了四条手臂一般,根本无法挑拨离间,四道攻势只稍稍一滞,就继续攻向白胜夫妇二人,力道丝毫不减。

    萧凤更是骇然莫名,因为她不知道敌人之一为何会突然吐血,见过看见美女嘴角流涎的,也见过看见美女鼻孔窜血的,却没见过口吐鲜血的。

    若是敌人吐血倒下,她还能够判断是白胜奇袭所致,但问题是这人在吐血的同时发动了攻击,这就令她茫然不解了。

    茫然归茫然,架总是要打的,不可能任由敌人攻击而不防御还击。

    她的临敌经验不比白胜稍差,当然能够看出敌人的攻势凶恶,本想第一时间使招五行拳防住周身,不求有功但求无过。

    但又唯恐白胜招架不住,所以不顾自己,先护老公,改成了蛇鹤八打之中的一式,左臂幻成蛇身去缠攻向白胜那人的手臂,右手化为鹤喙叼啄另一名男子的胸前大穴。

    但是这样一来他们夫妇就有点自乱阵脚的味道了,攻不是攻,防不是防,两人身上的空当完全暴露出来,眼见就要受制于敌。

    白胜见状大惊,在险之又险的顷刻使出了凌波微步,却不是为了躲避敌人,而是防止萧凤中招,他一个横移挡在了萧凤的身前。同时使出了了一招红拳御光,将萧凤的身前全部遮蔽。

    只是这样一来他又反过来干扰了萧凤的蛇形缠击,非但敌人的四只手尽数打在了他的小臂肩膊之上,就是萧凤的左手也在他的上臂一扫而过。

    萧凤这一记意在缠绕也还罢了,敌人的攻击却并非只有擒拿点穴之效,更有轰击经脉、震伤脏腑之功。

    点穴和轰击经脉都无所谓,白胜不怕点穴更没有经脉,但是敌人的内力也是要在他体内发生作用的!

    他终究是血肉之躯,虽然被打之处是上肢,却被敌人的内力攻入了胸腹,只震得气血翻涌,肌体剧痛。

    他不是想不到利用四处被击打的所在隔物传功反击回去,一如当日以大腿传功至梁红玉的手掌,只是在这手忙脚乱之中却是难以施为。

    一来敌人速度过快,他来不及做此反应;二来以他的内力同时分散至四处进行反击也不会有什么效果。

    从地面攻入两股内力已然够狠了,都没能取得太大的效果,更何况将内力分成四份去反击?

    “你先退!”直到此时,他才来得及说出三个字来指挥萧凤,不是他的反应迟钝,而是敌人的攻击太快,太过凌厉。

    萧凤不得不退,就算不退也无法攻击敌人了,因为白胜在挡住她的同时,已经将她的所有攻击路线全部封死。

    她顾不上责怪白胜,虽然心里已经把白胜骂成了猪头,哪有这样保护老婆的?你死了我怎么活?但是既然事已至此,最佳的临敌应变就是向后斜腿,闪开角度再用袖弩远程配合白胜的攻击。

    只求老天保佑白胜在这一瞬间不被敌人打死。

    而白胜的应对却更让萧凤绝望,他在喊出这三个字的同时,索性破罐子破摔,也不使红拳御光了,反而放弃了所有防御动作,将身体上更多的空门卖给了对方,以一招红拳砲锤直捣那名攻击萧凤的男子。

    两名男子没想到这个相貌平平的女子竟然有如此武功,挨了他们四下竟然浑若无事,也被吓得心惊胆战,这女子是金刚不坏体么?为何能在我们联手合击之下不死不伤?

    这似乎是只有公主李若兰才能做到的事情。

    但是既然此女空门大露,当即决定先拿下这个强手再说,于是老实不客气,各出一记大招。

    没有吐血的那个守中带攻,后撤了一步任由“女人”的直拳强攻使尽使老,同时双手左爪右刀,意为拿住“女人”的手臂再做切削。

    而吐血那个则是有功无守,一拳一掌先后强攻敌人的胸腹要害,这一拳一掌轨迹飘忽不定,似是先发后至、又似后发先至,真伪奇幻莫测。

    白胜却不管他哪个手先打到自己,总之自己这一拳必须打到敌人,伤敌一千自损八百也值了!

    那后退的男子似是胜算在胸,对自己的步法极为自信,所以只退开三尺有余便不再退,只待“女子”这拳使老了即可猱身反攻。

    就在他脚下重心调整为停步,继而改为向前的一瞬间,令他骇异的事情出现了。

    白胜这一招红拳砲锤突然就转换成了通臂拳,手臂暴涨一尺!

    这一刻,即便是神仙也躲不过白胜这暴涨的一拳,何况这裸身男子只是个凡人?

    只听一阵“喀啦喀啦”之声响过,男子非但心脉被白胜震碎,就是心肺都在这股强悍霸道的内力轰击之下变成了碎肉,甚至连胸腔腹腔内的骨骼也都碎成了千截万段!

    该男子连一声绝命的喊声都没能发出来,便已暴毙倒地。

    就在同时,另一名男子的拳掌已经打在了白胜的身上,打中是打中了,但是他却被同伴这种毙命的惨状吓破了胆,以致于瞬间内力走岔了道,当即走火入魔。

    如同看见了鬼魅一样,这男子双目突出,口歪鼻斜,僵直在白胜身前再不动弹,双手就停在白胜胸腹的两处要害之前。

    白胜怎会放弃这大好时机,想都没想,左手在男子的右臂上轻轻一按,一股内力传至了男子的心脏,男子的眼球瞬间就没了色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