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引鲤尊 > 719.缘来动心是珏色(二)
    青珏色活了这么久,有些事也不是没听说过,男人与男人,倒是也有耳闻。

    不过,他的取向很正常。

    再说,鲲鹏一看就是正常人,现在这有些尴尬的气氛就是因为他不会说话所致,也没什么大不了。

    只要两个人都冷静下,将话题重新带到原来的正题,那便没什么大问题了。

    使劲的吸了口气,让情绪冷静下来:“行了,你已经知道我是谁了,这下总该相信我说的了吧?如果要接受我的帮助的话,那现在……”

    “那是最好不过!”

    不等青珏色说完,鲲鹏生怕他会反悔一样,急忙道:“如果你愿意出手,那南落火必然会免于一场劫难!我先代我家主上,代南落火的万千国民,跟您道谢了!”

    “……”

    之前那么阵锋相对,现在又这么客气,搞的青珏色都不知道如何反应了。

    想了想,虽说觉得鲲鹏的反应很可爱,但他的目的终究是达成了,也该正八经的布置计划,好解决现在的困境了。

    也不墨迹,直接道:“嗯,你知道就好。那也不要浪费我的时间,这样吧,你告诉我落火城命脉在哪,我这就布下结界。结界制成后,但凡被我标记的人便无法出入落火城……”

    “落火城的命脉……”

    提到命脉,鲲鹏顿时犹豫起来。

    青珏色当然知道他为什么犹豫,话说,要是鲲鹏眼都不眨一下的说出来,他反而会被吓到。

    所谓命脉,就像人的生死穴一样,是一座城池,甚至一个国家最重要的‘穴道’。

    城池能否活络,国家是否兴亡,与这命脉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几乎所有的国主,都会将自己国家的王城建立在命脉出现之处,当然也有不信这一套的。

    南落火的第一任国主也算是一代英豪,顺应天意,将王城建立在了命脉之上,并设立四大阵法催动命脉的灵性延续。

    一旦四大法阵被破,命脉异动,王城灵气倾泄,必然会造成灾劫。

    因此,说到命脉,即使是青珏色,鲲鹏也不敢轻易告知,他承担不起这个后果。

    “你需要跟你的同伴商量下的话,我倒是可以等。但我耐心可是有限的,最好在我耐心耗尽之前给我答复……”

    “我带他来见你!”

    鲲鹏急冲冲的,刚要走,回头却发现御子柴不知道何时已经在身后,正火辣辣的来回打量着他跟青珏色。

    鲲鹏愣住:“啊,御子柴,你怎么……”

    “鲲鹏,他是谁?你们在说什么?我怎么好像听到了要商议什么……”

    御子柴对青珏色的第一印象不怎么样,可能是他的对容貌这事无所谓,因此,看青珏色的眼神,除了寥寥,倒是敌意很多。

    说着,已经到了鲲鹏身侧,直接漫过他,往青珏色走来:“我还纳闷阿炳他们说的可疑之人是怎么回事,现在一看……”

    不耐烦的回头看向鲲鹏,“喂,你难道被她的美貌吸引昏头了吗?她怎么看也是一只妖吧!你不直接将她拿下,还有心情在这跟她谈情说爱,是谁刚跟我说完要以大事为重来着?”

    “什么谈情说爱?”鲲鹏一脸黑线,醒悟过来,顿时无语:“喂,虽然的确很容易让人误会,但他可不是……”

    “你什么都不用解释,我知道你想说什么。”

    御子柴压根就不听鲲鹏解释,阻止他说话不说,又回头看向青珏色,甚是不客气的道:“我不管你是哪里来的妖孽,但我警告你,不要迷惑鲲鹏,他这人早就心有所属了。你如果是冲着他这个人来的,我劝你可以死心了。”

    “??”

    青珏色真心一脸懵逼。

    鲲鹏心有所属关他什么事?

    这个御子柴是不是把他当成了……

    “御子柴,你不要多嘴!”鲲鹏生怕会从御子柴嘴里说出什么来,急忙拉他。

    不料却被他甩开。

    “鲲鹏,你喜欢的可是那个名扬天下的幻都都主,这可是连我们主上都知道的事儿!若不是因为那幻都实在难得一见,不然我早就跟你一块去见见那传言中的幻都都主到底是何等绝色的美人了!”

    噗---

    这话一说出来,鲲鹏气的都要内伤了。

    哪里顾得上阻止御子柴,便赶紧对已经一脸懵逼到不知道怎么反应的青珏色连连摆手,脸红的跟什么一样:“不,你别听他的,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对你没有……”

    “鲲鹏,你这么着急干什么?你怕她误会啊?”御子柴还不嫌事大的继续搅合,“喂,你可不能这么禁不住诱惑,虽说这女人……”

    再看青珏色,不得不承认,这人长得也未免太好看了,如果不是他对人的长相没有什么太大的兴趣,可能也会被迷惑。

    叹口气,“这女人的确长的还行,但你的心是属于幻都都主的,你可不要动摇了啊!”

    “你能不能闭上嘴?”鲲鹏气的嘴都抽搐了,恨不得一巴掌呼死御子柴,“求你了,别说了……”

    他好不容易在青珏色面前找到了自己,结果被御子柴这么一搅合,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御子柴说的没错,他的确很喜欢幻都都主青珏色。

    一来是因为幻都都主几乎知晓八荒所有消息,修为高深,二来传言她如其名‘珏色’,的确是一位绝色美人,一颦一笑都引人发狂。

    只因为传说便深陷进去的情痴,估计也就他了。

    令鲲鹏没想到的是,幻都都主青珏色竟然是个男人,还是一只妖。因此开始才表现的那么惊慌失措。

    这下倒好,御子柴直接将他的老底扒开了,在青珏色本人面前……

    一下子,鲲鹏都不敢去看青珏色的脸,害羞的捂住了脸,“你再说下去,我就没脸见人了……”

    就算青珏色是男的,但那张脸,那张倾国倾城的脸……真的超级对他的胃口啊!

    “鲲鹏,她又不是青珏色,你干什么害羞成这样?这一点都不像你好吧?喂,你别看到美女就这样囧行不行?你这样以后还怎么去见青珏色……”

    御子柴完全没听进鲲鹏的话,这一句一句,就跟凉水似的,泼的鲲鹏浑身湿透。

    青珏色安静的听了这么久,不是因为冷静,而是已经被震惊到不知道该怎么反应了,以至于完全呆住。

    他活了几万年,被一个男人喜欢什么的,还是第一次,而且还是这种尴尬的情况……

    啊,虽说也是因为对方傻,以为他是女人,才会变成这样。

    “你还站在这做什么?我方才说的你没听懂?需要我再说一遍才会死心?嗯?我们正忙着呢,像你这种小妖怪就不要出来捣乱了,赶紧走……”

    “啪---”

    鲲鹏实在听不下去了,直接用手捂住了御子柴那巴巴个没完的嘴。

    声音几乎都憋在嗓子眼,“要走的是你,你知道他是谁么?说这么多没用的,把我害惨了……”

    “嗯嗯?”

    被捂住嘴,御柴子支支吾吾的叫唤。

    “这里没你什么事,快走吧!”

    鲲鹏松开他,使劲往城门那边推他,却不敢抬头。

    然而御子柴却看到了他几乎红到耳根的样子,霎时吃惊到不行。

    “鲲鹏,你知道么?你耳根都红了……”

    “才没有!你赶紧走吧!”别再搅局了,他已经抬不起头来了。

    鲲鹏都快要哭出来了。

    像看到奇迹一样,御子柴怎么可能走。

    当即指着鲲鹏,冲后边的青珏色就喊:“看到了没有?仅仅提到青珏色的名字,这家伙的耳根就害羞的红了!这里已经没你什么事了,还不赶紧走?”

    青珏色虽然吓了一跳,但好在表情管理的还算到位。

    面对根本抬不起头来的鲲鹏,本该很厌恶才对,但看到那红透的脖子,莫名觉得想要调、戏一番。

    上前,直接站在御子柴面前,毫不退缩的笑出声来:“呵,我如果走了,你旁边那位连脖子都红了的男人,估计要哭了……”

    “你以为自己是谁啊?……”

    “我是青珏色。”

    “对呀,就算你是青珏色,鲲鹏怎么会为了你这种……嗯?”

    突然,御子柴觉得哪里不对,急促的停下。

    眨巴着眼睛,看了看青珏色,然后侧耳“你再说一遍,你是……谁?”

    “青珏色。幻都都主……青珏色。”

    青珏色笑成一朵花,像是看笑话似的,看到骄傲跋扈的御子柴像看到鬼样的瞪圆了眼睛,指着他的鼻子就连连往后退了好几步。

    “你、你你……!!”

    这反应,真是搞笑了,足够他笑一年的。

    “哈哈……!”青珏色还是笑,大概是第一次笑的那么酣畅淋漓,脸上的肉都要笑抽了:“还有……我可是个货真价实的男人。”

    “!!”

    再一次,像接连遭受暴击一样,御子柴抽搐着眼角,表情从愣到蒙再惨白一片……

    还是不敢相信的指着青珏色,一手拉着鲲鹏,“鲲鹏,他说、他说是青珏色,你喜欢的那个青珏色……”

    “……”

    这个人怎么……!

    “而且他、他、他是个男的啊!你怎么跟她在一起?!”

    鬼哭狼嚎一样,御子柴的惨叫响彻天际,足以透漏他的‘绝望’。

    够了,鲲鹏真的觉得自己丢脸丢到家了。

    不管三七二十一,便冲青珏色道:“等我一会儿,我马上回来!”

    说着,一把抓住御子柴的衣领,直接制成跟一个传送法阵,消失在青珏色面前。

    青珏色:“……”

    这仓皇逃窜的既视感……

    “扑哧---”

    想到这一切,竟然没忍住,笑出声来。

    “哈哈,这些人原来这么逗么?亏我以为洛世奇身边没个好人,原来也会有像鲤笙那样傻乎乎的人……??”

    等会,方才他好像很是自然的提到了某个名字。

    青珏色愣住,但无论怎么回想,那一瞬间的灵感就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令人惶恐。

    “我要说什么来着……”反复着想,直到想破。脑袋也没能想到那一瞬的感觉到底是什么。

    “奇怪,哪里奇怪……”

    “咚---”

    突然,在青珏色思索时,空无一人的身边竟然出现一个身影,并直接撞了他一下。

    “!!”

    青珏色回神,看向那个撞了自己的人,而在看到对方背影的瞬间,只觉得脑子‘嗡’的一下,视线便突然模糊了。

    “你方才说什么……”

    就在接触的一瞬,对方说了一句话。

    然而,因为太过震惊,青珏色并没有反应过来那话的意思。

    可是,对方的身形顿住,却并没有回答的意思。

    当僵硬蔓延,青珏色打算追过去的时候,对方回头。

    那双碧绿的双眸在阳光下折射出如同宝玉一样的色彩,在看到那张冰冷傲慢的面容时,青珏色只觉得心口抽紧,仿佛无法呼吸一样,眼睛也瞪圆。

    “你……”

    那人,当然是第五瞳。

    在暗处将一切看在眼中的第五瞳,看到将鲤笙彻底忘记的几人,虽然知道这是引鲤樽所致,虽然知道,虽然知道……但……

    “小鲤鱼……肯定想不到会这么轻易的被你们忘记。”第五瞳好像在对青珏色说,可那决然的眼神,更像一团怒火,灼烧着青珏色的心。

    “你还真的一切都忘了---这是什么意思?”

    青珏色可不能让对方左右自己的情绪,急忙问道,急切的语气听来很是急躁。

    第五瞳只是冷冷看他一眼,确认他真的什么都忘了以后,无谓的叹口气:“既然已经忘了,就更没有知道一切的必要。”

    “……”

    “怎么说呢?如果真的重要,是肯定不会忘记的吧?”

    “你是第五瞳吧?!你来这里有什么目的?”青珏色听不懂他说的意思,再三确认后,认出对方便是第五瞳。

    第五瞳很少现身人前,像这样突然出现并说一堆奇怪的话,怎么看也很可疑。

    “那道你在打南落火的主意……”

    “呵呵,看来我在浪费时间。”第五瞳彻底死心了。

    冷冷笑着,视线像刀子一样扎在青珏色心口,那种遭受背叛的眼神,让青珏色印象深刻。

    明明是第一次见,到底为什么要那样看着他?又为什么说一些奇怪的话?

    忘了?

    忘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