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频道 > 1号小鲜妻:慕少,来亲亲! > 第199章 我等着你求我
    “我不爱你,我会让你活到现在?我不爱你,我会让你成为我的妻子?”慕司年看着安谨言那一抹笑容,恼羞成怒的怒吼道。

    我把我所能给你的全都给了你,你说我不爱你?

    “你那是爱我么?让我活到现在,是因为我的体质特殊,可以成为最完美的药剂试验品,你让我成为你的妻子,倒不如说是可怜我。”安谨言睁开双眼,双眸含泪,望着慕司年那一脸的恼怒,丝毫不畏惧,反而露出了讥讽的笑容,泪水却顺着眼角滑落。

    心好累,也好痛啊!总觉得自己像飘落枝头的树叶,不知道下一刻回去什么地方搁浅。

    “你简直是不可理喻,非要将我对你的爱说成分文不值。”慕司年看着安谨言那梨花落泪的神色,心里面却是愤怒不已,我把最好的都给了你,你还想要我怎么样?给你注射病毒,本身就是我不愿意的。

    “分文不值,但凡你有一丁点爱我,就不会对我这样,你让我替你另外一个女人做试验品,凭什么,就凭我爱你,对你琼对不舍,对你爱不放手,所以,你可以肆无忌惮的践踏我。”安谨言终于爆发了,一把推开了慕司年,拿过一旁的水果刀,当着慕司年的年狠狠地刺进了自己的右肩胛骨,鲜血顿时往外流。

    慕司年脸色一变,看着安谨言对着自己的右肩胛骨狠狠地戳下一刀,一脸的不敢置信。

    “这次不需要你动手了,我帮你动手了,我污蔑了你的潇潇,所以,我自己给自己一刀,下一次如果我打了她,我会给自己这里一刀子,不劳你费心。”安谨言冷笑着,笑着笑着笑哭了,可是笑声中却带着无尽的哀伤和自嘲。

    “呵呵呵,不知道慕少爷,对这个结果可还满意啊!不满意,我再给自己来上一刀。”安谨言笑着笑着,说话间,将水果刀用力的拔了出来,鲜血溅在慕司年的脸上。

    在慕司年还未反应过来的时候,再次对着自己的右肩胛骨狠狠地扎了进去,白色的睡衣瞬间被染红,夺目的刺眼。

    “你个疯子。”慕司年看着安谨言再一次拔出了水果刀,朝着自己扎下去,一把握住了安谨言的手,将水果刀夺走丢在地上,发出哐当一声。

    “是啊!我就是个疯子,被你逼疯的疯子,被你用爱逼疯的疯子。”安谨言笑着说道,看着慕司年,笑的那么的开心,那么的耀眼,可是说出来的话,却又是那么的狠绝。

    慕司年看着笑着的安谨言,突然心生悲哀,看着眼前的人,却感觉不到温暖,只觉得自己被这个笑容,笑的有些惶恐,有些畏惧。

    “boss,这···”

    原本来找慕司年的季钿走进来看到眼前这一幕,傻眼了,这又是怎么回事?怎么好端端的又受伤了?

    “boss,我去交医生来。”季钿回过神来,低声说道,该不会是boss又对着安小姐下手了吧!

    “不需要,既然她喜欢伤害自己,那就让她流血,最好流干了,一了百了。”慕司年站起身来,冷冷的说道,看了一眼安谨言,转过身离去。

    我好心好意的见到你醒来,想要给你一个拥抱,告诉你,我不是故意的,可是你呢!

    既然你不领情,那就自己承受这后果。

    “可是boss,这对···”

    “到底是你是上司还是我是,如果觉得我的做法不对,你大可离开。”慕司年阴冷的眸子盯着季钿,眼底闪过一抹暗芒,掺杂着一丝的杀意。

    “是。”季钿后背发冷,可是心更冷,只能咬牙低着头应了一声。

    “我等着你来求我。”慕司年回头看了一眼坐在床榻上的安谨言,冷哼一声,大步得离开。

    在慕司年离开之后,终于,安谨言忍不住咳嗽了起来,伤口的痛加上还未痊愈的伤,让安谨言脸色很不好,加上本身就不该在受伤流血,此时此刻的安谨言,宛如一张轻薄的白纸,随时都会被撕碎。

    “少夫人,不要再这样了,这样下去对你没有一点好处。”季钿看着安谨言低声说道,你本该是在天空中自由翱翔的凤凰,却比囚禁在这个地方,折断双翅,无法再飞起。

    “死了,总比被囚禁在这个鬼地方好,至少,不会有那么多的痛苦了。”安谨言扬唇低笑,求他,不可能,就算是死,我也不会求他。

    “外面还有人在等着你,等着你重获自由。”季钿捏紧拳头说道,或许我该做点什么了,这本身就跟你没有丝毫的关系。

    “等我,我是走不出去了,等我也只是竹篮打水一场空罢了,我的身子骨,已经被掏空了,就看我什么时候,被阎王爷带走了。”安谨言往后一靠,微微闭眼,我的世界里面,有的只有慕司年,爱着他,甘愿为他做不想做的事情,将自己的高傲踩在脚下面。

    可是得到的却是什么,无尽的伤害,自己怎么就相信了他的那些甜言蜜语呢!

    回想起那十四天的暖和爱,安谨言只是笑了笑,那十四天,算是自己跟他在一起,最开心的一段时间了吧!

    也许以后回想起来,只是觉得可笑一场梦罢了。

    季钿看着闭着双眼沉默不语的安谨言,转过身准备去叫人来看看,哪怕是违背命令。

    可是转过身,便看到了一身寒意,一脸阴沉的慕司年站在不远处看着自己,季钿迈着步伐走了过去。

    “boss。”季钿走到慕司年的面前,低声叫道。

    可是迎接他的却是一拳砸在了脸上,季钿吃痛的将头扭到了一边,没有还手。

    “我有没有警告过你,不要去管你不该管的事情?”慕司年泛冷的眸子盯着季钿,你的手伸的可真是够长的,我的女人,你也敢窥视。

    “我从来就没有想过越轨,我所做的一切,只是不想boss你以后会后悔,仅此而已。”季钿捏紧拳头低声说道,我不想你一错再错下去,因为,最后,后悔的人是你,而不是我,更不会是其他人。

    “后悔?我慕司年就从来没有后悔过,即便是对所谓的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