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频道 > 福谋 > 第二百二十五章 你追我逃
    管娘子抬眸。

    柳福儿挑眉,道:“别忘了,姨姨还有样东西没用呢。”

    她顽皮的挤了挤眼。

    管娘子这才带出点欢喜。

    柳福儿拍她道:“你去把钱给王婶,请她帮忙买东西。”

    管娘子听话的出门。

    待到门帘落下,柳福儿才轻轻的吐了口气。

    梁二所来,绝不是无的放矢。

    想来定是翁大他们发现自己的身份,再或者是包娘子从中窥探到自己的行踪,进而被谁识破。

    不管怎样,她都可以确定,梁二是肯定自己就在这里的。

    坐在微软的床上,柳福儿摸着肚子,想着梁二这会儿的模样。

    他定是一边气恼的想打自己屁股,一边又着急寻担心得不得了吧。

    想想他拧着浓浓眉毛,不耐烦又忍耐的样子,柳福儿微微勾起嘴角。

    在她没有能力完全的保护腹中孩子时,她是绝不会再踏进梁家一步。

    她不想与他争执,也就只能暂时躲着他。

    管娘子很快进来,柳福儿回过神,笑问:“王婶答应了?”

    管娘子点头。

    柳福儿见她绷着小脸,便道:“笑笑,有姨姨在,什么解决不了?”

    管娘子这才小小的咧了下嘴,算是笑过。

    时近傍晚,柳福儿和管娘子帮着王婶打下手。

    很快便置办出一桌酒菜。

    叶娘子带着小郎过来,见菜已经摆上了桌,便道:“别等他们了。”

    她道:“今天集上来了贵人,府衙里忙翻了天,他们今晚都得上值。”

    柳福儿心里有数,招呼王叔王婶落座,而后举杯道:“我来这里半月,多得叶娘子照顾,我这里以浆代酒,谢过了。”

    叶娘子一笑,跟着柳福儿,把面前的水酒干了。

    柳福儿又倒了杯浆,道:“另外再谢谢王叔王婶。”

    她道:“二老是心善之人,只是我没福气,只怕这就要走了。”

    这话一出,在座几人皆惊。

    叶娘子道:“杨娘子,你这是……”

    柳福儿道:“下晌出门,静娘遇见家兄一友人,得知家兄人在别处。家兄是跟着掌柜出来,自己身不由己,我怕耽搁,他又走了,便想这就过去。”

    “那他是在哪儿?”

    叶娘子问。

    “在泗州。”

    叶娘子想了下,路途也不远。

    王叔和王婶也都点头,表示理解。

    他们虽然好,可到底不如亲人。

    杨娘子生产在即,还是有亲人在跟前更稳当。

    王叔道:“我明儿一早就帮你找船,你若寻到人,便让船家递个信,若是寻不到,你便坐着船回来,你看这样如何?”

    柳福儿含笑点头,心里却明了,在未来的一段时间里,她应该是不会回来了。

    吃过饭,叶娘子带着儿子回去。

    王婶则去了厨下开始做撒子捻头,以及胡饼一类的吃食。

    柳福儿和管娘子只收拾了衣裳,其他物什尽皆留下。

    柳福儿从金饰里挑出一对甜瓜模样的耳裆和两对小金花簪,摆在案几上。

    翌日清晨,王叔早早与相熟的船家打好招呼。

    等柳福儿和管娘子吃早饭时,便道:“你出了门往左,走不到百丈便有个阜头,万家二郎的船就在那儿。”

    柳福儿记下,忙道谢,带着王婶准备的干粮赶去阜头。

    才走没多久,叶娘子便急匆匆赶来,道:“杨娘子呢?”

    王婶道:“去阜头了。”

    叶娘子气也没顾得上喘匀,便往阜头去。

    只是等她走到,就只看到离了河道走远的篷船。

    她拢着手在嘴边高声呼喊,试图想让船回来。

    万二郎撑着船杆问柳福儿:“要回吗?”

    柳福儿摇头,道:“我留了一些心意,想来叶娘子是要归还呢。”

    万二郎一笑,用力一撑,将船远远荡开。

    叶娘子眼见着船越行越远,急得跺脚,却也没有办法。

    船悠悠划过水面,来到关卡。

    柳福儿和管娘子并肩躺在甲板底下的夹层。

    外面声音有些吵杂,忽然一缕熟悉又焦灼的声音在其中脱离开来。

    柳福儿忍不住微微抖了下,心底蓦地升起一股过去的冲动。

    管娘子悄悄把手挪过来,握住她的。

    小小的手软软的,却又带着汗湿和颤抖。

    柳福儿背脊微紧,理智回归。

    她低而缓的深吸了口气,将眼睛闭紧,努力平静下心绪。

    船很快驶出了卡口。

    万二郎的娘子等彻底远离了城门,才把两人扶出来。

    坐在乌篷里,柳福儿半挑帘子,遥望城墙,似乎是想透过那里望到那个人。

    管娘子坐在对面,抿着小嘴,担忧的望着她。

    柳福儿感觉到,转过脸笑了笑。

    而在王家小院。

    王婶过去柳福儿住了一晚的屋子拾掇,发现摆在案几上的金饰,顿时一惊。

    她急忙喊来王叔,道:“杨娘子落下了这个。”

    “这是,”王叔一惊。

    虽说早前就瞧出这两位不是寻常人家的,但王叔没想到两人一出手便是金子。

    毕竟叶娘子早说,两人是落难来此,每日就靠打结子过日子的。

    叶娘子从门里进来,将两人正凑在一起,便走了过去。

    王婶忙将金饰拿给她看。

    叶娘子长叹了口气,道:“王叔,还记得我昨晚说的那位贵人吗?”

    她道:“我猜,他来便是来寻杨娘子姑侄的。”

    王叔王婶一愣。

    叶娘子道:“那位贵人便是她郎君。”

    王叔和王婶对视一眼,道:“那她……”

    既然是贵人之妻,又为何沦落到此?

    叶娘子摇头,道:“大户人家总有自己的难处,”她拿过金饰道:“这东西不能留。”

    她道:“早前我带她来时有好些人都看到,未免惹祸,还是把东西交上去吧。”

    王叔和王婶赶忙点头。

    叶娘子带着金饰赶忙去寻自家男人。

    城门口,闻讯赶来的司空八郎正好与监督过卡的梁二碰个正着。

    他拉着梁二去一旁道:“你这是作甚?”

    梁二冷着脸道:“你没看到?”

    司空八郎叹气,道:“便是看到了才要拉你。”

    他道:“这里是武宁地界,即便封节度使与你家交好,你这么做也有些过分了。”

    梁二木木的瞪着他道:“只要能寻到娘子,便是再过分我也干得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