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频道 > 仙债难偿 > 070 未知前路
    南枫白硬是闯入诡异客栈的彼端,引起了好一场大乱。

    若非他多有历练,对敌经验丰富,也有着非凡的天资和护身的宝贝,差点便回不来了。

    在另一端,也有间与挽花一样的客栈。

    他从什么地方消失的,便又从同样的地方出现。

    只不过消失的是间空荡荡的客栈,再出现时客栈‘人’来‘人’往,十分热闹。

    南枫白才一出现便引起了骚乱,遭到了各种围追堵截。

    彼端客栈之中个个凶悍,男女老少齐齐上阵,南枫白不得不逃出客栈。

    而后不管他避到哪里,但凡是有‘人’的地方,个个都对他穷追不舍,十分凶悍。

    南枫白在城中兜了半圈,在城外又绕了半圈,身后尾巴越来越多,不得不打消仔细探查的念头,重回客栈原路返回。

    既已引了骚乱,回程自是不会顺利,与众鬼打了一场勉强脱身,虽没受伤,但也身疲力竭,脸色自然要差些。

    而且他觉得在鬼境待了不过个把时辰,回来时天都已经日上三杆了。

    吃了午饭,四人继续赶路。

    南灵歌拉着单灵嘀咕了两句,快走几步追上南枫白。

    原本游多多是走在南枫白身后的,一见南灵歌上来了,自然便落后几步,不去掺和那两人之间的‘私密’事。

    “怎么了?”

    南枫白以为她有事要说。

    南灵歌看了看南枫白的脸色,低声道:“师兄你没事吧?”

    “没事,昨夜去了挽花客栈……”

    南枫白也不瞒她,将彼端所见告诉了南灵歌。

    幸亏去的人是他,若是她,定是回不来的。

    “只有一城,城为不夜,极其热闹,周边有村镇……应该是鬼境。”

    结合赤夸所说,南灵歌觉得没跑了。

    南枫白道:“那你暂时更不能回去了。”

    她于鬼境消失的诡异,回去未必是福,或者说绝大的可能性是祸。

    南灵歌笑叹:“便是我想回,也要等师兄解了我的印才行呐。”

    缚魂印解了,想起从前事可能会容易些。

    “四方盛会后再说罢。”

    南枫白还是那句。

    “好。”

    南灵歌知道南枫白的打算是对的。

    若是由得她一身鬼气乱跑,肯定小命不长。

    “我要单灵帮着去问游多多了,她若是不想留在山里,师兄有什么打算?”

    既是单灵与她走的近,南灵歌自然懒得亲自去问了。

    南枫白闲庭信步般在林中穿行,淡淡然道:“看她想要什么。”

    南灵歌躲闪着身边的枝叶,好笑道:“她要什么你给什么?”

    南枫白道:“尽力而为。”

    “师兄你可真是……”

    真是什么她也说不出来,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道:“那单灵呢,也交给师兄照顾吧。”

    “你若需要,也可。”

    “……”

    南灵歌不知说什么好了。

    她这个师兄啊,真不知是打哪来的,这性子……真是没谁能比了。

    她很好奇南枫白的出身,不过她那么离奇的身世人家都不多问,她便也不好意思去问。

    其实问不问都是一样。

    不管他是什么出身,在她心里,他就是南枫白,乍看无甚出众之处,却又分外与众不同的一个人。

    到了傍晚休息时,单灵拉着南灵歌嘀咕了几句,南灵歌便咬着块绿豆糕跑到南枫白身边嘀咕起来。

    “她还是不甘心呐,说要再想想。”

    南灵歌也不知该说游多多什么好了。

    一个心比天高,命比纸薄的平凡女子,不甘心被玩弄,又知道没有了指望,也仍是高不成低不就,不知该走什么路好。

    游多多在修仙途上是走不远的,以她的资质,再修上十年二十年,也只是弟子之中的平庸之辈。

    成仙是不可能的了,就是熬到成师也是不能的。

    而一般女子最普遍的出路是嫁人。

    如游多多一般,不管是否失身,都嫁不到太好的人家,勉强嫁了,也只有伏低做小的份。

    像游多多那个不安分的性子,当大的,肯定要欺负小的,当小的肯定不服大的,反正不管大小都没个好。

    加上学了几年‘仙术’,一般人肯定不是她的对手,游多多要是嫁了人,南灵歌都替娶了她那家人发愁。

    离了南谣,不嫁人,凭自身本事的话可以去做神婆。

    神婆的名声其实不太好,而且多是些装神弄鬼的老太婆。

    其中有些真本事的,或者是会唬弄的,会被百姓称为半仙。

    呃,南谣仙尊就是个半仙。

    不过人家那是实打实的半仙之境,与那些个神婆不可同日而语。

    不过民间的半仙,也是颇受百姓尊敬的。

    还是叫回神婆吧。

    神婆的作用主要是占卜、赶鬼和治病。

    像游多多一类的弟子,唬弄小地方的百姓足够了……

    “这个不甜不腻。”

    南灵歌塞了块糕点在南枫白手里,问道:“师兄,你说她想要什么?”

    “可能她自己也不知罢。”

    南枫白将绿豆糕凑到唇边,一点点的吃了,吃的干干净净,不像南灵歌,唇边,手上,身前,到处都是糕屑。

    “一个人能清楚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为达目的愿意付出什么,需要坚守什么,并不是件容易的事。”

    说话间,南枫白将帕子递给了南灵歌。

    她从来就没想过要买两个帕子带在身上。

    “我也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南灵歌将帕子收了,等吃完了一并再擦。

    南枫白道:“你若想找回从前,我便帮你去找,你若不想,我便帮你遮掩。”

    “师兄……”

    南灵歌感动的连糕都吃不下去了。

    南枫白淡淡看她一眼,“快些吃,吃完练术。”

    “哦。”

    南灵歌飞快的朝嘴里塞绿豆糕,吃的糕屑乱飞。

    “你慢些,小心噎着。”

    南枫白不忍直视的扭过头,将水囊递了过去。

    正说着呢,南灵歌已经被噎着了,南枫白只得又转过来替她拍背顺气,在心下无奈叹息,真不知她这野孩子一般的吃相什么时候才能改改。

    等南灵歌顺过气来,稍坐了片刻,在游多多和单灵身边设下护阵,两人便一同走入了林深之处。

    两人身影消失,游多多羡慕的叹息道:“灵歌的命可真好,有个掌门师父,还有大师兄亲自指点术法。”

    单灵干笑一声没有接话。

    其实南灵歌已经算不上南谣弟子了,师兄也算不上师兄了,不过这些事,她觉得还是不要说出去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