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诸神世界的死神 > 第一百三五章 神的对弈
    片刻之后,修普诺斯和帕西提娅在三女神的簇拥下走了过来。

    “兄长。”修普诺斯面无表情地道。

    “尊贵的死神。”帕西提娅行了个礼,双颊潮红尚未褪去,美艳不可方物。

    “好了,是死神要找他兄弟,别怪我们坏了你们的好事。”

    “都五六天了,你们也该下床活动活动了。”

    “其实他们一直在活动吧……”

    “哎呀!你说什么!”美惠三女神咯咯调笑着,告辞离开。

    这几句话让强装平静无事的修普诺斯瞬间破功,抓了抓头发超级不好意思地解释道:

    “呃……那个……因为厄洛斯的金箭魔力……太强,我……压制不住……”

    “嗯,能不压制就别压制,对身体不好。”塔纳托斯一脸冷峻地关心着自己的弟弟,“发泄出来,有助于魔力散去。”

    娇艳美丽的帕西提娅在一旁听着威严冷酷的死神说这个,埋下脑袋脸红得要滴出血来。

    塔纳托斯转过头,继续一脸冷峻地看着她,道:“修普诺斯中了金箭,难免情欲爆发,希望他没有伤到你。”

    “没、没有……修普诺斯,他很……好……”帕西提娅简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本来想说“他很温柔”,可是自己想想都觉得这么说一定会让人产生很多歧义的联想……

    帕西提娅再也呆不下去了,赶紧跟死神告辞,逃也似地离开。

    塔纳托斯看着她的背影点点头:虽然是赐婚,但看来修普诺斯的表现让帕西提娅很满意,所以这位风采女神正沉浸在无限美好的爱情中,容光焕发,更有风采了。

    “婚礼过后,你们就不会住在这里了吧?”塔纳托斯问道。

    “嗯。帕西提娅也不喜欢住在奥林匹斯,所以婚礼过后我们就要离开了。”修普诺斯顿了一下,“可是……回刻瑞斯山也不太好……”

    “是的,我也想提醒你。刻瑞斯山,还有摩洛斯六兄妹,暂时还是不要让帕西提娅知道。”

    修普诺斯有些忧郁:“可是我不想有事情瞒着她……”

    “这不是瞒不瞒着的问题。她知道了那些秘密,对她也没有好处。”

    “……”修普诺斯低头无语。

    “修普诺斯,那些秘密不是小事,不要因为对帕西提娅的爱就一时冲动,不顾后果。你可不要被金箭的魔力蒙蔽了理智。实在不行,就多发泄几次……”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兄长你别说了……”修普诺斯服了。这么窘的事你怎么能一脸威严冷酷地说出来啊?!

    “我这次来还有别的事。”塔纳托斯道,“我需要你的梦境代蒙给科林斯公主娜芙普利都托几个梦。”

    “科林斯公主?什么梦?”

    “一些画面,不好用语言描述,我需要通过梦境代蒙,直接传递到娜芙普利都的意识里。”

    “是什么画面?跟什么有关的?”

    “跟人类有关吧,都是人类制造和使用工具的。”

    修普诺斯点点头:“那就找墨菲斯吧,他可以作为兄长跟公主的媒介,将兄长意识里的画面编织成梦境传递给公主。——或者,如果兄长不想亲自去的话,我也可以帮兄长将那些画面先传递给墨菲斯,这样他自己就能解决了。”

    “不必了,不打扰你享受自己的蜜月。你把这事告诉墨菲斯,让他来找我就行了。可能需要好几个晚上。”

    “好吧。”修普诺斯对塔纳托斯的话从来不会违逆和质疑。

    塔纳托斯说完,又跟修普诺斯聊了些别的,就离开了欧律诺墨的宫殿。

    不过他没有离开奥林匹斯。修普诺斯的婚礼马上就要举行了,他也不想到处乱跑,有什么事参加完婚礼再说。

    在奥林匹斯各个宫殿之间游走漫步,通过旁敲侧击的打听,他知道了五天前科林斯辩论大会结束后,战神阿瑞斯就奉神王密令,外出不知道干什么去了。

    心中冷笑:果然如此!

    不达目的誓不罢休,宙斯,你确实可以。

    这件事宙斯也没想刻意瞒着谁,所以塔纳托斯轻松就打听出来了。反正战事一起,想瞒也瞒不住。塔纳托斯总不能因为阿瑞斯挑拨个战争就给人家留念想,人家战神就是干这个的,而且挑拨的是肯定是其他城邦。

    这是光明正大的阳谋。只要诸神不直接插手战争,死神也就同样不能插手,否则赢了也跌份。可是科林斯在战争中败了,城破被毁,那就是神王的胜利。死神力保的城邦变成一片废墟,自然是输了。

    直接的对抗不行,就用间接手段搞定你。以山河为棋盘,众生为棋子,正是属于神的对弈。

    那就放马过来吧!或许你是九段高手,可我有阿尔法狗啊!

    塔纳托斯悠然漫步,来到了智慧女神雅典娜的宫门。

    然后他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正在宫门前,跟雅典娜说着什么。

    头戴翼盔,脚蹬翼靴,年轻英俊,机灵狡猾,正是赫尔墨斯。

    “好姐姐!你就帮帮我吧!那个可恶的死神,在我伤口上附着了他的神力,手指头长不回来,都要疼死了!还不知道要等多长时间才能恢复。这几天我求遍了天上地下的神,没一个有办法解除。只能来求你了!”

    赫尔墨斯拉着雅典娜的袖子,软磨硬泡地说道。雅典娜似乎不是头一回被他缠着了,所以连宫门都没让进,一脸无奈地道:

    “你求我,我也没办法解除死神的神力啊。塔纳托斯是除了地母盖亚之外,最古老的神了。他的力量高深玄奥,我怎么可能破解?”

    “好姐姐,你是智慧女神,是我见过最聪明最漂亮的女神,就算你没法破解,也一定知道找谁可以帮我,你就救救我吧……”

    赫尔墨斯说到这里,眼角瞟到一个黑色的影子缓缓走来,一看正是塔纳托斯,顿时吓得往雅典娜的宫殿里钻了进去。

    雅典娜也看到了塔纳托斯,对他不好意思地笑笑:“尊贵的死神,来找我有什么事?”

    “没有,只是路过。”塔纳托斯看着往宫殿里面逃去的赫尔墨斯。

    “请死神不要生气。断指不能再生,对神来说真的是很大的痛苦。而且赫尔墨斯还不知道这痛苦什么时候能结束,这种煎熬谁都承受不了的。”

    “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塔纳托斯轻描淡写地说道。

    雅典娜尴尬地笑笑:“嗯……那个,尊贵的死神,既然你都碰到了,不知道,可不可以看我的面子,就帮赫尔墨斯解除了痛苦?如果你已经消气了的话。”

    塔纳托斯想了想,道:

    “死神的惩罚不能轻易撤消。不过,我曾经说过,雅典娜女神帮我改制夜之子黑袍,对我帮助很大,我欠你一个人情。如果女神执意请求的话,我会给你这个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