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大明第一祸害 > 第100章 风骚的‘顺风耳’3
    电话机还没亮相,京师已经被天师研究院的集体滑板秀亮瞎眼。狂热的目光聚焦皇宫,‘顺风耳’被人反复提及。宫里的人把顺风耳夸成‘仙器’,让见不到实物的人心痒难耐。

    天师研究院风头一时无二。

    天师们在皇宫逗留多日,除了坤宁宫,所有宫殿通上内线和外线。

    宫殿内部使用内线通话。宫殿与宫殿之间的电话只能通过外线联系。外线需要靠转接台接通线路。转接台设在司礼监,由专门受训的内侍负责。

    此外还有专线。专线设有两条。一条是弘治帝的乾清宫通往内阁所在的文渊阁。一条是乾清宫通往太子的文华殿。

    弘治帝在乾清宫和文渊阁的首辅刘健通话,通话效果让两位精神恍惚半天。

    “启禀陛下,宫中的电话线路安装完毕。草民等告退。”凌风子在奉天殿的御书房向弘治帝辞行。

    “为何皇后娘娘的坤宁宫不装电话?”弘治帝问。

    凌风子有饱含深意的话语回答:“娘娘身怀六甲,以防一万,草民等人不宜接近。”

    弘治帝叹了口气:“一家人何至于如此。”

    “罪莫大于不知足,咎莫大于欲得。”皇位是天下人最大的欲望所在。凌风子觉得大明有太子在,是朱家的祖坟选的好。

    弘治帝被家事搞得头疼欲裂,想让凌风子点拨一二。“天师能否为朕解惑?”

    凌风子甩了甩佛尘:“2个月后皇后娘娘会替陛下诞下一位小公主。”凌风子一口断言。

    追来的刘健听到此话一个踉跄摔了个跟头。看来这就是太子迟迟不对皇后动手的原因。

    弘治帝和刘健一致相信凌风子。能捣鼓出‘顺风耳’的凌风子,不可能断错腹中胎儿的性别。

    弘治帝抑制不住激动的心情,抛下众人疾步前往坤宁宫探视皇后。几个月不见皇后,弘治帝想念的紧。

    刘健扶着腰拦住凌风子:“还请天师为六部等衙门安装电话机。”电话机能大大提高办公效率。

    “太子又令,电话机只能出现在皇宫与河套。此乃内行厂非卖品。”凌风子直截了当地拒绝。

    刘健看向一旁的刘瑾。刘瑾屈了屈身,“的确是小爷亲口吩咐。”

    “为何?”

    “小爷说电话机是军备,将来只可安装在驿路沿线的驿站。”

    朱寿还不傻,不会把通讯利器给别人对付他自己。

    刘健眼神灼灼:“殿下同意不深究山海卫一事?”

    刘健也同意李东阳提出的解决办法。太子不追究山海卫遇袭一事,江南放宽对西厂的限制、说服兵部放手驿路的管理权。双方讲和,天下太平。

    “小爷还在考虑。”刘瑾模棱两可地回答。他和杨廷和劝了多日,小爷没有松口。想来是不答应的。

    刘健叹了口气。老人成精,他已经知道太子殿下的答案。他一两年后就会致仕,让李东阳头疼去吧。

    刘健失望地离开。

    凌风子等人再次拉风地回保大坊。

    一进内行厂大门,刘瑾拉住凌风子衣袖急切地询问,“娘娘这胎怀的真是公主?”

    “猜的。”凌风子面无表情拂袖而去。

    “……”刘瑾紧咬牙关,气得说不出话。

    刘瑾手下负责情报的钱宁笑嘻嘻过来请安:“厂公,好消息。”

    “有屁快放!”刘瑾气咻咻地说。

    钱宁凑上前耳语:“正一教的天师一得到京师的消息,马上离开南昌宁王府。研究院的天师溜滑板的姿势确实惊为天人!”

    “滚犊子!”刘瑾此刻听不得别人夸天师研究院。

    钱宁躬身离开。

    “回来,”刘瑾叫回钱宁,“小爷留着宁王有用。但也得给宁王府点颜色瞧瞧,让他们今后不敢起不该有的念头。”

    钱宁拍拍胸脯保证:“厂公放心,一切交给我。”

    刘瑾用书写笔写了张字条递给他:“去账房领赏银。切记,不可留下痕迹。”

    钱宁收好字条屁颠屁颠地离开。

    刘瑾找张永喝茶,把此事告诉了他。

    张永高兴地抚掌大笑,让人取来好酒,“小爷去此心腹大患,咱家当与厂公不醉不归。”

    太祖在世时,宁王朱权就藩大宁,以谋略著称。统帅的朵颜三卫骁勇善战,另有甲士八万,战车六千。成祖继位后,把宁王改封南昌。宁王拜第43代天师张宇初为师,钻研道典,留下多部著作。

    正一派总领天下道教事。张宇初得到太祖赐龙虎山天师正一玄坛印。他博通诸子之学,在道门中地位显赫。有此渊源,宁王一脉同正一派长久保持紧密的关系。

    大明百姓多信奉天师,宁王得到正一派的支持,弘治帝只敢软禁,没有证据之前不敢轻易治其罪。

    天师研究院持有多项百姓亲眼目睹的‘仙术’,正一派终于放弃对宁王的支持。

    朱寿原打算把电话机宣传成‘顺风耳’达到撼动正一派的目的。没成想被小小的滑板做到了。

    未知的才是神秘的。

    朱寿的败笔在于,让游乐场展示热气球如何一步步被制作出来。这次百姓没瞧见长长道袍之下的滑板,自然会往仙术上想。

    “不了,小爷交给咱家一项艰巨的任务。河套缺大量人口,需要鼓动逃户前往河套。”刘瑾揉揉太阳****行厂在外城的作坊几乎把北直隶的逃户招收完。咱家得尽快动身前往外地。逃户是各地豪族嘴里的肉,这事不好操办。”

    张永哈哈一笑:“厂公怎么忘了户部尚书周大人一心致仕前往河套了?有周大人帮忙,此事不难。

    建议厂公去一趟山东。山东遭遇旱灾,当地豪族想让逃户干活又不给吃饱饭,有过几次小规模的骚动。此前辽东都司把小爷遇袭推到白莲教头上,山东是白莲教的大本营。

    魏彬来报,肃宁县1000倾田庄夏收结束。土豆、番薯、玉米产量惊人,足够养活河套一地。厂公可把此次从占城国运来的粮食送到山东。”

    刘瑾不住的点头,放下心事和张永大醉一场。

    弘治帝前脚离开坤宁宫,后脚消息传遍京师。被软禁在家的寿宁侯、建昌伯,以及张家的姻亲故旧终于能安心睡上一觉。

    有人嫌京师的水不够浑,想翻出郑旺‘冒认’皇亲的案子,被东厂和锦衣卫联手按下。

    戴义走了遭寿宁侯府,寿宁侯抱着戴义的大腿哭天抢地。连声诅咒陷害张家的人不得好死。

    张家得到凌风子的断言,明白只有咬死太子是皇后亲子,才可保下张家一大家子性命。

    刘瑾再次找到凌风子。凌风子摊摊手,他真的是猜的。

    “恶念值+1。”

    小爷,您为什么要捧凌风子这个不靠谱的天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