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氪命玩家 > 第五十六章 生死之间(三更求收藏)
    “嗯?”

    吴应麒忽然察觉到好像哪里不对,猛生出一种生死危机感,浑身汗毛倒竖,暗道不好,连忙后撤。

    可惜迟了。

    陈景乐示敌以弱在先,紧接着强行变招,使出井中八法的兵诈一式,让对方以为他出现了破绽,殊不知是暗藏杀招。

    兵以诈立,虚则实之,实则虚之。

    刀光闪亮,吴应麒猝不及防,“啊”一声惨叫着飞身退后。

    等他退后数丈站定,大半张脸已被陈景乐一刀划中,脸上血肉翻滚开来,鲜血淋漓,仿佛地狱恶鬼,哪里还有半点刚才翩翩公子哥的模样。

    吴应麒疼得双手颤抖,满手淋漓鲜血,眼神怨毒,恨不能咬碎牙齿:“贱民!我要你死!”

    自己何曾受过这样的伤,每一丝痛楚仿佛渗入灵魂,让得他痛不欲生。如果是其他部位还好,偏偏是他最在意的颜面。

    他又恨又怒。

    陈景乐好不容易取得优势,岂会放过?

    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

    刀光闪起,气势无双,飞身直扑吴应麒。狂风刮起,石室内两盏油灯猛然熄灭一盏,光线变得昏暗,映照着陈景乐冷漠的表情,冰冷至极。

    触碰到那双眼睛,吴应麒恍惚间,仿佛看到昔日那些因为实力不济,死在自己手上的高手。

    不好!

    吴应麒猛然醒悟,发现横刀已到眼前,刀气甚至刺痛皮肤。强行一扭脖子,堪堪躲开这一刀,同时手中扇子迎向刀身,“呲”一声扇面割裂。

    可他丝毫不在乎,怒吼一声,用力一握,扇子猛地合起,扇骨夹住刀刃,止住横刀去势,而后狞笑着用另一只手化作鹰爪,抓向陈景乐面门双眼。

    一旦被他抓中,这双眼恐怕得废掉。

    陈景乐冷静抽刀后退,凌空一脚扫向对方腰腹。

    如果他敢不躲,这腰子是别想要了。

    吴应麒咬牙,愤恨后退半步,避开这凌厉的一脚。

    祝清瑶在后面看着,一颗心都揪了起来。那家伙好像很厉害,秦大哥会不会打不过他?

    但是她又没办法,只能默默心里祈祷,祈祷秦大哥战胜大坏蛋,平安无事。

    看到那个坏人被砍伤,差点忍不住拍手欢呼。

    吴应麒被陈景乐一刀毁容,整个人已经怒火攻心气疯了。

    这可不是现代,可以整容,让他一个翩翩佳公子变成一个脸上有疤的丑八怪,如何接受得了?

    于是出招已不复刚才的悠然淡定,转变为疯狂杂乱无章,各种阴招狠招顺手拈来,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杀死陈景乐!

    陈景乐面色如常,练过八九玄功的他,肉身强悍,防御能力出色,不说刀枪不入,但至少不惧以命搏命的打法。

    而且……

    他感觉越是凶悍搏斗,受战斗刺激,自己的肉身强度越能得到一丝丝提升。

    虽然微弱,但是提升是确实存在的。

    这让他更加兴奋,于是疯狂还击,甚至更加凶悍更加不要命。

    吴应麒用残破的流云扇勉强招架,一口牙都快咬碎了,这家伙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原以为顶多是郑一动王河那个层次,没想到居然跟自己不相伯仲,而且对方修炼功法诡异,似乎不会感到疲惫,越打越悍勇。再这样下去,胜负真的很难预料。

    脸上的伤无时无刻不再刺激着他,让他难以高度集中精神,只能勉强抵挡。

    全吴应麒第一次产生退却的情绪。

    因为他修炼的功法,更注重爆发,而不是持久战。

    “不!这家伙必须死!”

    但是一想到对方给自己造成的伤害跟伤痛,他内心的怒火就几何倍暴涨,说什么也要将这家伙砍成十八段,才能解自己心头之恨。

    当扇子再次夹住横刀,吴应麒猛地蓄起内力灌注于掌上,狠狠拍向横刀刀身。

    “铛——”

    手掌和横刀的碰撞,竟发出类似金属碰撞的声音。

    陈景乐目光一凝,莫非这厮练过铁砂掌?

    不过他也没闲着,横刀被卡,直接抡起拳头砸向吴应麒脑袋。

    吴应麒不闪不避,硬扛一拳,哪怕被打得鼻梁骨断裂,一阵眩晕,也要强行再次拍出一掌。

    “铿”一声,这把伴随陈景乐已经度过一个副本的横刀,竟被他拍得断裂。

    陈景乐瞳孔一缩,握住剩下小半截横刀迅速后退。

    “哈哈,没了刀,我看你还能怎么办?”吴应麒疯狂大笑,仿佛看到对手没了武器,被自己打得落花流水的模样。

    陈景乐不说话,丢掉手中半截横刀,然后默默拔出身后那把两万三千块的备用品。

    吴应麒瞪大眼睛,仿佛被人掐住脖子,再也笑不出来。看刀身,更加寒光闪闪,让他不由得打个寒颤。

    下一秒,陈景乐已经欺身上前,刀法一如既往凌厉狂暴。

    反观吴应麒,刚才拼着受伤也要折断对方兵器,结果消耗过大,此刻已是渐渐支持不在,只能苦苦抵挡,终于开始考虑退路。

    “想跑?不觉得已经太迟了么?”

    陈景乐一眼看穿对方意图,疯狂的攻击将吴应麒压得喘不过气来,只能一味防御,无暇分心其他。

    “不能这样下去!”

    吴应麒咬紧牙关,忽然眼睛一亮,是破绽!

    果断一招“龙穿云”刺向陈景乐腰腹。

    然而陈景乐依旧眼神淡漠。

    兵诈并非只有示敌以弱,佯作强攻、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同样是兵诈。

    下一秒,看似破绽的招式再变,同样直刺吴应麒。这一次,他毫无保留,全力以赴,使出十二分力量。

    刚才兵诈这一招已经用过,如果这次不拿出最强实力,一举将对方重创或者杀死,可能就没有下次机会了。

    双方实力差距不大,一直缠斗下去,对陈景乐来说,同样不利,别忘了外面还有数千兵马,自己还得留着点力气带着祝清瑶突围。

    所以,是生是死,全看这一刀!

    陈景乐目光死死盯住吴应麒,气势一往无前,仿佛要同归于尽。

    等吴应麒反应过来,已经迟了。

    恐惧瞬间遍布他全身,第一次感受到死亡离自己如此之近,而自己却没办法逃离,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慢慢跳进地狱深渊。

    “不——”

    他惊恐怒吼,声音凄厉,自己堂堂平西王小王爷,怎么可能轻易死在这里,好不甘心呐!

    于是怒吼着猛然伸手抓向横刀,想要阻拦。

    然而横刀直接刺穿吴应麒的肉掌,再扎入他的咽喉,从脖子后斜方透出。

    鲜血狂涌不止。

    吴应麒死死瞪大眼睛,微微张嘴,可是横刀卡还在喉咙里,气管被割破,已经说不出话来,最后只能张着嘴,双手无力垂下。

    这个隐藏自己实力多年的平西王府小王爷,终于死了。

    心神大松的陈景乐,身形一晃,差点摔倒。

    “秦大哥!”

    祝清瑶喜极而泣,连忙从台阶上跳下来,跑过来扶他。

    “没事,只是有些脱力而已。”

    陈景乐摆摆手,勉强一笑,然后看向吴应麒的尸体,心头不免有些激动。

    这可是隐藏BOSS啊,奖励应该不差吧?

    (三更求收藏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