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逆行诸天万界 > 第四百九十九章 你没机会了
    叶子,按照黄泉器灵所说,乃是天生圣人一类,言出法随,一言定天。

    再加上兵字秘,不但能控制兵器,还能炼制兵器,提升兵器的品质。所以,把一些宝器提升一下品质,简直是轻而易举的事情。这一点,就算是万古巨头也做不到。

    这是一条独特的路,一条前所未有的路。

    修仙,依靠灵气,灵气迟早会被用光。但是,这种法则,却不会。

    “姓叶的!你!”

    血舞阳向前踏出一步,脸色涨红,他本来也想给这三个神通五重天人境的女弟子送点礼物,但是叶子出手把她们三人的法宝都提升了一个等级,成了绝品法宝。他再拿任何法宝,都显得小气,寒碜。拿不出手。总不可能也送绝品法宝吧。

    对于神通秘境十重的高手,绝品法宝都十分有用的。而且魔宗不擅长炼器,他身上有一些魔门法宝,一拿出来阴魂滔天,更不适合。

    可以说,血舞阳装逼不成反遭打脸。

    尤其是在众目睽睽之下,他是多要面子的人?怎么可能善罢甘休?

    血舞阳怎么忍受不住了,他修炼的本就是魔道,霸绝天地,掌握乾坤,哪里容纳得别人这么侮辱。

    “既然叶道友有如此实力,可以点化神兵,那就帮我的兵器也提升一下吧!”

    说着,他长啸一声,一道血色的光芒冲天而起,化作一轮血色的月亮力劈而下。

    血舞阳这一出手,同时声音威严,一股血色的音波,直奔方寒,是大摄魂魔音,以他的手段施展出来,神通五重天人境的高手,都要直接一下被震散魂魄,死于非命。

    他的血光弯月,乃是一种极其厉害的血魔弯刀,乃是一门本名法宝的神通,几乎可以排进魔道神通前十。

    大摄魂魔音,血魔弯刀。

    两门神通,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施展出来,朝叶子力劈而下,这不是求人,而是要杀人。

    虽然叶子刚才点化兵器露了一手,但之前,在外面的事情还没有传开,在很多人的眼里,比起血舞阳这种修行数百年,声音赫赫的魔门第一真传,就要踏入长生秘境的存在还是有一些差距的。

    然而,叶子不躲不避,哈哈大笑道:“既然你这么虚心求教,那我就指点指点你!”

    “散!”

    他伸手一点,满天血光直接消散。

    “兵!”

    刹那间,天地仿佛逆转,半空中的血色落下,血光退去,化作了银光。

    血月化作了皓月,如一轮银盘缓缓落在了叶子的掌心。

    “这怎么可能?”

    所有人都惊呼,血舞阳更是满脸不敢置信。

    唯有羽化门的弟子不算吃惊,他们早就见识过这一手了,知道,叶子有一种控制兵器的法门。尤其是灵霄,冷笑连连,当初他的本名法宝就是这样被抢走的,现在,看到血舞阳的法宝被抢走,真是爽快!

    “血气太重,迟早走火入魔,我帮道友炼制了一番,道友试试威力吧!”叶子呵呵一笑,屈指一弹。

    叮!

    银色的弯刀发出银铃般清脆的颤动之声,旋即,化作一抹银光激射而出。

    “不好!”

    血舞阳乃是高手,绝顶高手,血影魔宗第一真传弟子,排名还在应天情之上,一身战斗过不知道多少次,生死之间早就心灵透彻,在这一下,立刻就感觉到强烈危险,他知道,那弯刀已经失去了控制,几乎是意念还没有动,身上就起了自然的反应,自己苦练多年的本命元神,血王神飞了出来,周身密密麻麻都是血光,血色鳞片,一个个的血洞此起彼伏。血色漩涡,可以把绝品飞剑都绞破。

    而且,在他的手上,多出了一尊血色的丹炉,拳头大小,好像一个人头骷髅。双眼,鼻子,嘴巴,七窍都栩栩如生。似乎就是一个骷髅头炼制成的丹炉。

    这尊骷髅头丹炉,居然是一件道器。

    只要是有眼里的人就可以看得出来,这个骷髅头丹炉的材料,竟然一个长生秘境高手的头颅。这是血舞阳,偶尔在一次探险之中,得到了一尊陨落的长生秘境万古巨头的尸体,然后带回去,炼制成法宝,后来又经过了许多年的祭炼,立了一些功劳,被血影大帝奖励,耗费苦功,把这个骷髅头炼制成了丹炉,蜕变成强大的道器,叫做“化血神炉”。

    他这一下飞出本命元神天地法相“血王神”,又取出了“化血神炉”,反应快得不可思议。这是他修炼了魔门的一种魔识,“惊神诀”,是专门锻炼反应的。比起同一境界的高手,反应要快一倍。

    但是,仍旧迟了。

    噗嗤——

    那银色的光,似乎能破开空间。

    在银光之中,甚至,可以看到虚空在扭曲,空间碎片纷飞。

    面对这一刀,血舞阳有一种碎了天地支柱的感觉。天上都暗黑了下来,无穷的元气崩塌,想冲都冲不出去。在这瞬间,他施展出了自己的手段,手中的“化血神炉”,一转之间,抵挡在了身前。

    轰!

    银光力劈在丹炉上,这丹炉顿时咔嚓一下裂开,噼里啪啦,只听得里面的大阵破裂。连带里面的空间都破碎了。

    这丹炉乃是道器,内部自成空间,但是弯刀被叶子炼化之后,可以劈开空间。

    这口丹炉,不过是下品道器,直接被一分为二,连带里面的空间都劈碎了。无数的空间碎片爆射而出,化作一道空间乱流漩涡。

    “好!你不但抢夺我的法宝,还打裂我的道器!我要你死!”化血神炉被一下震破,虽然没有彻底毁灭,但是要修复重新祭炼,必须要耗费几个甲子的苦炼,血舞阳心疼得不得了。

    此时,他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反用自己的血王神本命元神,笼罩向方寒,同时咬破舌尖,喷出一口蕴含了千百符箓的鲜血。

    他居然消耗了自己一个甲子的寿命,施展出精血败亡术,增加本命元神的威力。那鲜血一下喷射在本命血王神之上,立刻威力膨胀了足足一倍。

    巨大的血影,直接衍生到了虚空之中,条条虚空,似乎是裂开,从虚空缝隙之中,流淌出了无数的血液,弥漫开来。天地之间,都弥漫出了血色的衣服。

    “天地血海,毁灭大千!”血舞阳冷酷的声音,响彻起来。

    “不好,快通知师尊!这两大高手,动了真怒,除非是长生秘境的万古巨头,否则谁都制止不下来。”

    玲珑福地的一些女弟子,早就退开了,她们意念一动,须弥金山的大须弥神光就把自己挪移开了。同时强大的须弥神光,压制下来,免得方寒和血舞阳的余波,伤害到别人。

    “不用制止!你喷再多的血,也无济于事。我要这天就是天,我不要这天便不是天。”叶子强大的神念,如闪电一般扫荡过虚空,他伸手一点,那银光横扫而出。

    哧啦!一个划拉,血海就被分开。

    旋即,他轻吐一个字:“散!”

    漫天的血气,天地血海,直接消散,无影无踪!

    “你狂妄自大也不过是靠着这一身魔功,若是没有这身功力,你会如何?”

    叶子伸手一点,道:“无!”

    刹那间,血舞阳的丹田如气球一般破碎,所有的功力全部消失。

    砰!

    血舞阳的身体,直接摔在了须弥金山一个台阶之上,好像一个烂肉口袋,身上的法衣处处破损,全身的皮肤,到处都紫青的颜色,好像一个在世俗中吃霸王餐不给钱后,被人暴打扔到了凑水沟的乞丐。

    这血影魔宗,第一真传弟子,仅仅一个回合就被抢夺了本命法宝,一个回合,被破掉了道器,再一个回合,被打成了凡人。

    血舞阳虽然排名在长生候补榜第六,但是连长生后补榜第一的华天都都不如叶子,在叶子手中吃了大亏,连应天情都变成了肥猪,他算什么?

    看到“血舞阳”这等高手,都被打得生不如死,躺在台阶上如一条死狗,所有玲珑福地的弟子,都震惊得呆了。

    甚至包括三大玲珑福地的风师姐,岳师姐,珊师姐都目瞪口呆,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难道,难道这姓叶是长生秘境的万古巨头?不然的话,怎么可能把血舞阳打成这样?直接废掉?怎么可能?血舞阳是什么人?血影魔宗第一真传弟子,半只脚步踏入了长生秘境的存在。”三个女真人,揉了揉自己的眼睛。

    在她们的了解之中,方寒和血舞阳动手,最多是旗鼓相当,甚至方寒要稍微落入下风。两人争斗一阵后,玲珑福地的长老前来化解。

    但是却没有料到,血舞阳拜得这么快,这么彻底,简直是没有一点还手之力。瞬间被击溃,两人的战斗力不是一个等级。

    叶子一言动天地,一言定乾坤,直接废掉了血舞阳的功力,怎么看都是万古巨头才能做到。

    只有踏入了长生秘境的万古巨头,才能够这么彻底的把血舞阳击败。

    轰隆!

    就在说话之间,在须弥金山之上,一座宫殿中,一道长达千丈的长虹,直接横贯下来,随后方寒的面前多了一个女子,这女子身穿一件简单的道袍,眉毛如剑,给人一种逼人的锋芒,让叶子都为之忌惮。

    而且叶子可以清晰的感觉到,此女的头顶上天门似乎被打开了一个虚空通道,源源不断的把仙界元气,吸纳自身,造成了一个巨大的循环,使得自己突破万岁局限。

    这就是长生秘境的修为。万古巨头。

    这是他第一次正面遇到万古巨头。当然,羽化门掌教也是万古巨头,但是,当初只是一面之缘,而且那时候叶子还没接触修炼。至于青鳞和美杜莎,叶子清楚他们两人实力超凡绝伦,肯定是万古巨头,但是从来感应不到他们的气息,哪怕他如今乃是天生圣人,也一样。似乎,这两人不处于这个时空之中。

    “拜见天罚长老!”玲珑福地在场的所有女弟子,都拜了下去,这个道装女子,居然是玲珑福地掌管刑法的长老,身份和美杜莎在羽化门一样。主管杀伐,战力非凡。不过,叶子能肯定,她肯定不如美杜莎,最起码,叶子能感应到她的实力,而感应不到美杜莎的任何情况。

    “叶子,我是玲珑福地的天罚长老,秋细雨。你和血舞阳,不过意气之争,不要再斗下去了。我把血舞阳带走,替他疗伤,你可有意见?”

    这个女长老直接开口道。

    “前辈做主就行!”叶子当然没有任何意见。血舞阳已经被他废掉了,是真正的废掉了,变成了凡人,就算是万古巨头也救不了他。下半辈子,血舞阳只能做一个凡人。叶子当然不至于再追究而导致和玲珑福地的面子过不去。

    “下不为例!”秋细雨面无表情,但是,语气比刚才松了不少。

    毕竟,面子是相互给的。

    伸手不打笑脸人。

    当然,她身为玲珑福地的刑罚长老常年面无表情,也不可能露出笑容。

    而且她发现叶子的实力她看不透,而且手段极为古怪,自己动手也不一定收拾得下来,纵然能够占到上风,也无法彻底的压服对方。除非是动用强大法宝,或者是这须弥金山的洞天之力,但这也太掉价。毕竟羽化门是来贺寿的。而且,之前在外面发生的事情她都知道了,她可不想万一失手,和应天情一样变成猪头,那就丢大脸了。

    “血舞阳,你跟我去治疗伤势,等会就下山吧!”秋细雨对待血舞阳可没什么好脸色。但是,血舞阳毕竟也是来拜寿,既然是在玲珑福地受伤,自然要帮他治疗。

    “姓叶的,你等着。你以为废了我功力就赢了?青山不改,绿水长流,总有一天,我修炼到长生秘境,会讨回今天的耻辱。”

    此时此刻,血舞阳哪里还有脸面在呆下去,不过他毕竟是魔道,心狠手辣,脸皮极厚。明白生存之道。也不会因此而羞愤自杀,只是放下了一句狠话,便跟随着秋细雨离开。

    可惜,他没看到叶子最后的口型,仿佛在说:“你没机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