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同人小说 > 掌家小农女 > 第652章 球不长眼睛(修改)
慕晚晴就等着沈安安答应呢,见她终于耐不住答应和她们一起踢球了。慕晚晴心里顿时暗自窃喜,因为她早就决定,只要沈安安答应上场,她就有办法让沈安安在球场出糗。

“好啊,太好了。牡丹,你去拿个签筒来咱们抽签。”慕晚晴为了表示公允,竟然命自己身边的丫鬟去拿签筒,看样子她是准备让大家抽签战队了。

见大家的神色有些意外,她忙补充道:“为了表示公平,所以小女子才想了这个法子,你们不会不同意吧?”说完,她用一脸可怜兮兮,甚是无辜的表情看着世子和李晟他们。

世子将两手一摊,用一副看好戏的神情看着慕晚晴说:“慕小姐,真是用心了。”

慕晚晴只当做没有听到世子的话里有话。

“那李公子和沈夫人,可有异议。其实吧我这也是为了公平起见,免得有人说我偏心。”

沈安安看到这对主仆,一副奸计要得逞的得意高兴样,就知道,等会准没有好事。

于是她笑着说:“慕小姐说是没有偏心,但是在称呼上,就已经很不妥了。你称呼我为夫人,但是称呼我夫君为公子,那岂不是平白的让我夫君小我一辈。你还是个未出阁的闺女,理应叫老爷才是。”

李晟在一旁,听了不由笑道:“你让我叫你姐姐,也是可以的。”

噗,沈安安在心里差点要笑翻了。这李晟在外人面前越发没个正行了。

“乖弟弟!”

“哎,好姐姐。”

两人在这边旁若无人的打情骂俏,那边慕晚晴却是气的差点内伤。她心里好恨这个沈安安。心道,这小门小户的女子就是刁钻,就这点差错,她也能将之翻出来。她沈安安这意思就是她是长辈,她慕晚晴就是小辈了。更让她吐血的是,李晟竟然就坡下驴,一味的讨好沈安安。

这个乡下女子有什么好的,竟然让李晟对她百依百顺。

慕晚晴只能暗道自己运气不好,如果她能早一些和李晟相识,那里还有这个乡下女人的事情。

“都说沈夫人口齿伶俐,今日一见,果然是名不虚传。小女子说不过你,甘拜下风,不过等会咱们打球时,万一成为对手,我可是不会让你的哦。”

慕晚晴做出一副很大方的样子。

沈安安偏不领情,“慕小姐多虑了,谁让谁,还不一定呢。”

慕晚晴原本笑嘻嘻的脸,被沈安安这句话堵的,差点憋出内伤来。

随即朝众人行了一个虚礼。“各位抱歉了,小女子要去换下衣服,稍微准备一下。你们若是需要换装的,我那还有一套,不过就是委屈你们了。”说话间,慕晚晴视线朝沈安安穿的那一身裙子看了眼,心道,你就穿这个,等会看不摔死你。

她等着沈安安开口求她呢,偏生沈安安还是坐在那里玩球,丝毫不将慕晚晴的话放眼里。

“慕小姐,我看这里没人需要换,你动作快点吧,时候不早了。”

周元春做事干脆,不喜欢拖拉,加上她看慕晚晴娇弱造作,明明一副娇小姐的模样,却一肚子坏水。看着人家夫妻感情和睦,还硬是想插上一脚,便是十分的不爽,于是说话也十分的不可忍。她本来就是武将家出身,因知道今日是来玩鞠球的,因此穿的是裤装。她当然不喜欢换衣服了,看沈安安根本没有需要换衣服的意思,不如爽快的拒绝了。

果然慕晚晴被周元春一句话堵的说不出来了,悻悻的离开了。

等慕晚晴一离开,在场的人,似乎觉得空气也好了许多。

世子看沈安安在那玩球,便去捉,两人一来二去的,玩的不亦乐乎。

抓了两次球竟然都落空了。世子不由像是看怪物一般的看着沈安安。

“不对,你刚才是装的对不对?”

“没有啊,我现学现卖,不如说你这个师父教的好。”

“是吗?”世子将手放在下巴处,偏生那里并没有几根胡须,因此他用手摸下巴的模样有几分好笑。

不过他没听错的话,沈安安承认了他是师父。这点还是不错的,于是世子看沈安安那里都是好的。

孺子可教也!

“咳咳,谦虚了谦虚了,是你资历高。”

沈安安笑的差点内伤。

一会后,慕晚晴一身淡粉色的骑马装出现在大家面前,秀发高挽,露出欣长纤细的脖颈。走路时莲步微移,只要是男人估计都会有几分侧目。

别说她就这么亭亭玉立的站着,品相还真的不差。只是这人美则美矣,却是美在皮囊,内里却是黑的。

看到两个男人都朝前面的那一抹粉红色看了过去,慕晚晴心里不由一喜,忙将背脊挺直了,胸口也往前伸了伸。

见她这样露骨,这边的两个女人周元春和青樱都有些看不过去了。慕晚晴这个行径,和那些勾栏的女人,使出那下三滥的手段,勾引男人有何区别,就差没招手,嘴里喊人了。

看这两人嘴角都是微微一撇,眼里露出一丝不屑和厌恶神色,沈安安则用眼神安慰了她们一下,暗自她们不要着急。

这下两人看沈安安如此淡定,反倒没有先前的焦急了。

看她这么稳重,估计心里又有什么主意了。

沈安安看着慕晚晴的打扮,眼里不由露出一副赞叹之色,忙道:“哎呦,慕小姐这衣服真是不错啊,我乍眼一看,还以为是那什么楼的姐儿来了呢。”

“噗!”这下世子再也憋不住笑,笑完还朝沈安安做了一个还是你厉害的样子。

慕晚晴身边的丫鬟牡丹,却没将话听明白,还以为沈安安是在夸自己家小姐呢。顿时将头一昂,一脸骄傲的道:“那是,咱家小姐是顶顶漂亮的,她无论穿什么衣服都好看。”

慕晚晴却是将沈安安的话听明白了,一张小脸,却是气的煞白。

扬手给了牡丹一个耳光,“啪”的一声脆响,甚是响亮。

“你个蠢货,好话赖话,都听不出,白养你了。”

“小姐,我。我。”牡丹那一双泪眼,眼泪就在眼珠子里打转,却是极力收着不敢往下落。

“还不快滚。”

最后一句话,慕晚晴几乎是半吼出来的。

吼完后,还朝沈安安狠狠的瞪了眼,沈安安则是十分无辜的朝她甜甜一笑。

偏生沈安安笑的时候,左边脸颊竟然还有一个好看的梨涡。这样一来,只觉得她站在草地上,淡淡微笑的模样真的是美极了。

看那李晟看自己媳妇的模样,慕晚晴的指甲掐到了自己的手指,她真恨不得自己的手可以伸的长一些,将那只梨涡硬生生给摳下来。

深吸一口气慕晚晴暗道自己今日有些浮躁,差点因为沈安安这个小贱人的多次挑衅,失去了分寸。

她略微调整一下后,脸上露出平日里,惯常的笑容。

一朵白莲花,沈安安鉴定完毕。

“诸位,不管怎么说,咱们今日聚在这里,都是缘分。如果我们今日能给沈夫人提前练习下,说不定明日赢的把握更大。现在抽签的箱子就在这里,咱们谁也不偏袒谁,一切靠运气。”

说完,她将那抽签箱直接捧到众人面前,做出一副我十分公平的样子,让大家先抽取。

慕晚晴对自己的球技很有信心,在京都,她们这些贵家小姐们,除了吟诗作画,窝在闺阁中做女红,唯一的娱乐活动就是鞠蹴了。

也许是因为朝廷一直推崇这个运动,因此大宋朝,不论是男女都会这个。

沈安安则因为原来的芯子不大热衷这个,主要是肚子都吃不饱,哪有闲心弄这些。加上她也是属兔子的,喜欢做吃的却是懒得做个热身运动,因此她的球技并不好。

不过她前面和世子训练时,好像有点掌握住诀窍了。所以说她说世子教的好,也算没白说。

也许是老天故意捉弄人,这次沈安安的抽签运气似乎不大好,她并没有和李晟抽到一组,相反的,慕晚晴这个小妖精,竟然和李晟和世子是一队的。

慕晚晴是最后一个抽的,她抽签之前,还故意将自己的袖子打开给大家看,说道:“为了公平起见,我给大家先看下哦,免得等会你们要说有人作弊。不过抽签全靠运气,抽到谁就是谁。”

“假惺惺。”周元春朝天空中无力的翻了个白眼,因为她们已经打开了自己手里的纸条,偏生这边的三个女人是一队的。李晟和世子一队,这不是强强联合吗?

原本一队三人,这样一来,这剩下的最后一张签,不是慕晚晴的又会是谁。

“哈哈,看样子还真巧啊,李公子,世子,看来我们很有缘哦。”

有缘个屁。

“猿粪这个东西,可是很玄妙的哦,并不是挨得越近越有猿。说不定那猿粪在草丛中呢。”

世子说完话,更是不着痕迹的插入李晟和慕晚晴中间,然后叉着腰说道:“李兄我觉得慕小姐身子娇弱,很适合守门啊,冲锋的话,留给我们这两个大男人就可以了。”

李晟点了点头,视线却一直看着沈安安,见某人腮帮子鼓鼓的,不由暗自好笑。

前面说话如此硬气,这会还是生气了啊。

“我觉得这样可以。”

然后径直走到中锋的位置。世子则守在前方,于是后门一下子就空了下来。

看到对面两个男人摆的位置,沈安安眼睛不由一亮,心道,嘿嘿,慕晚晴今天休怪我手下不留情了哦。

“咳咳,对了,在比赛前,小女子有话要说。”沈安安为了后面做铺垫,因此开始给某人下套了。

“说吧,什么话。”世子见沈安安,一副怯弱的样子。不由朝她打了个眼锋,随即做出口型,“我不会给那个女人机会的,放心。”

沈安安则像看白痴样的看了世子一眼,越发觉得这人,有点缺心眼了。一开始认识他的时候,这孩子可机灵了。

不过沈安安在心里刚说完这些话,不由暗自咽了回去。

貌似世子比自己大哎,她竟然称呼他为孩子,估计他知道后,会气的跳脚吧。

“谢谢世子,我想说的是,拳脚无眼,等会如果比赛时,谁被球打到了,或者被谁撞倒了,可不许哭鼻子哦。咱们有言在先,友谊第一,比赛第二。”

“友谊第一,比赛第二,说的好。”李晟下意识的朝沈安安眨巴下眼睛,好像在说,媳妇放心,等会为夫的必定会手下留情的。

沈安安却将脸撇了过去,不知道是没接收到李晟的眼神,还是因为她被别的事情吸引了注意力。李晟略微有些小失望。

“我的话说完了,你们有没有谁要补充的,没有的话,比赛开始了。”

“三娘发球!”

“好嘞,大家看好啦。”三娘也会鞠球,球技还不算差,总之在场的人,都比沈安安这个菜鸟技术好。不过技术好,并不一定代表她们在比赛的时候,也能赢。

这个鞠蹴吧,其实也是需要技巧的。

“开始!”场上的各位都开始慢慢移动起来,一个个眼睛瞪的跟铜铃似的,全身的精神力也都聚集到那只空心球上。

球被发出,随即腾飞的半空中,世子见球踢到,顿时准备上前带球。

却不想,半空中竟然被一双美腿直接将球勾了过去。

“咦!”

“怎么不服气啊!”只见周元春俏目一瞪,脚下像是长了眼睛一般,那被她勾过去的球,像是被栓了绳子一般,只顾着滴溜溜的在她脚背上转动着。

而周元春运球的动作十分娴熟,姿势又好看,真的是说不出的英姿飒爽。

被一个女人小看了去,这对世子来说,这是第二遭了。第一遭当然是沈安安这个刁钻的小丫头。

于是世子心里也来了股子狠劲,只见他眼神直勾勾的看着周元春,脸上的表情似笑非笑,“是啊,有点不服气。”

随即也不知道他脚下怎么动的,竟然很是轻易的便将周元春脚上的球给弄过去了。

“元春,球给我啊。”沈安安在她身后叫着。

原来她们上场前三个人已经商量好了,怎么传球,怎么转球,然后就是射门了。

不想在第一关就出了岔子,周元春是个急脾气,本来她的球接的好好的。没想到,世子竟然不着调的给她来个美人计,她这一分神,球就被弄走了。

“等下,我马上就来。”说完,周元春立刻加快的脚步,去追世子了。却没想到,世子已经将球转给李晟了。

李晟将那球放在脚上颠簸着,就跟玩儿似的。

“青樱,守好了。”

青樱一看是李晟准备进球,顿时觉得压力好大啊。于是眼睛紧紧的盯着李晟的脚下。

然而事出意外,球还是不偏不倚的进了她们家的门。

“再来,我就不信了。”周元春也是个好胜的,这第一局失了一分,她可不服啊。

沈安安一看两边的实力相差的如此悬殊,看来得改变策略了。如果真的进不了球,那就得将门守住啊。

“青樱你去拦着,我来看家。”

青樱一听立刻高兴了。她最擅长盯人,终于如愿以偿。

“周小姐,你在后面,我在前面,我去抢球。”

球再次落在了三娘手里。

“大家看好了。开始!”

这一次球到了青樱手里,只见她动如脱兔,脚下生风,这速度叫一个快。

世子在他后面追的快要断气了。

周元春看得十分过瘾,大叫道:“青樱好样的。”

随即球到了周元春的手里。

眼见她的球就要进到对方的门里了。

“喔!”

就在要进门时,李晟一脚将球给踢飞了。

“好,太好了。”那一抹红色,跳的快要上天了。

“切!还不是靠两个男人,看她嘚瑟的样。”

沈安安看了青樱的技术后,信心加倍。

于是走过去在两人耳边耳语一句。

“商量吧,就算你们再怎么商量,注定会输的。”现在两局打下来,慕晚晴已经闲的脚上快要长草了。

她在那边等的,都要瞌睡了。

关键是她们对面的球打不过来啊。

太好了。

这样一来,明日沈安安肯定会输的。

不想就在慕晚晴心里正兀自得意的时候,新一轮的比赛正式开始。

“说好了啊,这是最后一场,如果你们再次输掉的话,那就是吃零蛋了。”

“嘚瑟什么,胜负还未可知。”周元春说完,看了世子一眼,一副我不报仇,誓不为人的模样。

“好吧,本小姐就等着你们将球踢过来,不过你们不要说话不算数哦。”

这会最空闲的应该是沈安安了,不过,她人闲着,眼睛却没闲着,她在目测双方的间距,已经她的腿力。

“来吧,谁输,谁就是小狗。”周元春发了狠话。

这边两个男人都无语的笑了笑,貌似那边的小妞们输的很不服气啊。

“那应该也是只十分漂亮的小狗。”

“你!”不知道是周元春耳朵尖,还是世子说话的声音太响,顺着风就被吹过来了。

总之某姑娘听到后,很生气,而且还是羞的面红耳赤的那种,显然她听懂了啊。

沈安安无声的笑着,看着世子在那边不停的撩周元春,突然发现,貌似他们也很配哦。

青樱则没有发现这奇怪的现象,还在那边十分认真的研究战术。

“开始吧,拳脚下见真章。”沈安安朝她们做了一个打起的动作,新的战局正式被拉开。

本来沈安安说,就让他们赢吧,可是这边的两个小女人不愿意,并且说,豁出去了,也不能让那个女人得意。

于是。

不得不说,这女人一旦发起狠来,就是十个男人也难挡,因为她们有胸啊。

要是男人来挡,直接胸上前,那么。

沈安安看了青樱和周元春的手段,心里不由暗自瞠目结舌,果然是胸大占便宜啊。低头看看自己那咪咪的一丢丢。沈安安觉得自己以后应该多吃点豆腐之类的,皮肤好,还能补脑。

“看球!”

只见沈安安突然一个猴子捞月,终于将球摸到手了。高速旋转中的球,上面带着一丝热热的温度。好在这球是空心的,拿起来不甚重,就是这样,所以才难踢。

好在沈安安早就看准了风向,突然一个倒挂反踢,就是现在。

“嗖”的一声,谁也没有留意,那球竟然从小不点的沈安安手上脱落了。而且还在半空飞了起来。

“不好!”这边李晟和世子都在防守着青樱和周元春,不想沈安安竟然一招得手。

“啊!”只听到“砰”的一声,然后便看到一道淡粉色往后飞了起来,最后变成了一声惨叫。

“沈安安,你暗算人。”

“哦,球进了,三分球。”

周元春跳的有一丈高,嗓门也忒大了。听到她这样大声喊叫的时候,沈安安很想将脸遮住,心说,我不认识这个疯丫头。

不过,她直爽的性格真的很讨喜。

青樱也是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沈安安,后知后觉道:“夫人,我们进球了,我们赢啦。”

“这怎么可能啊?”

“这样才是最正确的结果。”李晟看了世子一眼,然后看了眼被丫头搀扶起来的慕晚晴道:“慕小姐,没事吧,赶紧叫大夫吧,脸要是毁了,那可就不值当了。”

慕晚晴用手捂着脸,嘴里大声吼道:“李晟,要是我毁容了,我跟你们一家没完。”

“不错啊,竟然给我们来这么大个惊喜,说说该怎么谢我。”

世子输掉了比赛,心情还是很好的样子。靠在沈安安身边,丝毫不介意李晟那刀子一般的眼神。某人已经练就了厚脸皮神功,无论你怎么看,我自岿然不动。

“大家今日辛苦了,我等会做好吃的给你们吃,那就来个冰火两重天吧。”

“冰火两重天,哇哦听上去很厉害的样子。”

一说到吃,周元春早就将节操给扔掉了,也不管世子在这里,直接凑到沈安安的身边,一副讨好的神色。

于是沈安安看着两边被合围的人,十分机智的从中间溜了。

“那个元春啊,我去准备食材,世子初来乍到,你帮我好好的招待招待吧。”

周元春一脸的生无可恋,看着世子,咬牙切齿道:“为何是我啊,青樱比较合适哎,对了,安安,我今日来还有个重要任务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