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同人小说 > 我在星际开花店 > 670章 我曾有一个姐姐
    花泥满心无奈,不敢让它单独离开太远,连忙操作着本体跟上。

    做为刚成精的小妖精,它表示,它们还十分弱小,随便遇到一只成形多年的妖精,就有可能被吞噬掉。尤其是像它们这种双生花,或许以后长大了会变得非常厉害,但是在最初的时候,其实远比普通的妖精还要弱。

    它就怕姐姐不小心跑到了敌人的地盘上,被别人当成了下盘菜。

    这还真不是什么开玩笑的事情,前不久,姐姐第一次背着它偷溜出去,就差点被一只虫妖给干掉了,幸好它及时赶到,姐妹俩一起联手,才十分狼狈地干掉对方。

    天知道,它们只是植物,即使是吃肉的,也还是植物。人家是虫妖,专吃植物的虫妖,天生克它们的呀。

    花泥简直服了,完全不知道它姐是怎么招惹上对方的。

    【姐……求你了,差点要了老命了,少折腾一点行吗?】

    花蕊也同样狼狈地躺在旁边,喘着重气,笑呵呵地说道:【要不是这样,我们也白捡不到一粒妖丹呀。】动用妖力托起一枚虫妖的妖丹给它看。

    【妖丹重要,还是我们的命重要?】

    【泥泥,你就是太小心了,跟你说了,我们要大胆一点。修炼本来就是一条充满了荆棘的道路,拥有各种危险,如果连这点险也不敢冒,以后还怎么变成大妖精,甚至是羽化成仙?】

    花泥白了它一眼:【连命都没有了,成什么大妖精?】

    花蕊懒懒往花瓣上一躺:【我啊,最大的梦想,就是变成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妖精,这样以后就再也不用担心被别的妖精吃掉了。妹妹,你呢?】

    【我?当然是变得越来越强大了,这样才能够守护自己想要守护住的东西,无所畏惧!】

    【噗嗤……妹妹,你不会是想保护我吗?】花蕊转过头来,眼角微微上扬,眼睛里满是笑意。

    花泥也望了过去,与它一模一样的眼睛里,闪着的却是另一种暖暖地微光:【嗯,不行吗?】守护自己想要守护的一切!

    那段时间,真的是它们最美好的时光。

    虽然才刚刚成精,结出精魂,不懂事的到处“探险”,招惹各种危险,但凭借着本身超强悍的战斗力,度过得有惊无险。

    一开始,幽螟蝶还担心自己被吃掉,时间长了,发现:原来我就一宠物!

    有幸能够成为它们的宠物,其实也是一件很不错的事情,幽蝶螟喜欢食用各种花卉的花蜜,尤其是越珍贵、越稀奇的花越喜欢。

    姐妹俩的花蜜,美好得让它完全忘记自己还是“阶下之囚”,乖乖地给对方当起了宠物。

    心甘情愿。

    姐妹同心,齐力断筋。

    它们的联手,可谓是杀遍整个雾山,称霸整个雾山,成了这一片的“山霸王”。附近所有的妖精都不敢招惹它姐妹俩,把它们奉为老大,乖乖从别的地方抓妖精进贡。

    当然,做为它们保护下的子民,若是你遇到什么麻烦的事情,请它们出手帮一下忙,只要“贡品”足够,偶尔它俩也会出一下手。

    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雾山都流传着一个传说——只要它俩出手,没有解决不了的对手。

    也有人不信邪,听着名头特地跑来找它俩的麻烦,然而这些麻烦全部化成了它们修炼的妖丹,妖骨挂在雾山入口物的树枝上。

    所以要是第一次闯进雾山的人,猛然看到某个深处一片奇形怪物的东西,被吓一跳,也不奇怪。

    时光,就这样匆匆溜走,就这样过了几百年。

    不知道什么时候,它们拥有了实体,化形了。

    虽然共用一个本体,但它们化形的时候又是分开的,一模一样的脸蛋,一模一样的身段,神情的变化,依旧能够让熟悉她们的人能够分辨出来。

    至少对于幽螟蝶来说,这不是什么难事。那个整天满山遍野,到处到跑,惹事生非的,不用说,肯定是姐姐花蕊。而整天寻找一个僻静处,安安静静修炼的,也不用说,肯定是妹妹花泥。

    有的时候,幽螟蝶不住嘀咕了一下:【你那么努力干嘛?你看你姐都不修炼。你修炼得那么辛苦,还要分一半修为给它,太不公平了吧?】

    花泥只是抬眸瞥了它一眼:“她是我姐,分一半给她应该的。”

    幽螟蝶不愤:【明明都是你修炼的,她就仗着你宠着她,老欺负你,姐姐的身份抢,结果连修为也抢。】

    “我是不是太宠你了,所以才让你敢这么跟我说话?”

    幽螟蝶立马闭上了嘴巴。你乐意,关我什么事?

    不过话说回来,其实花蕊对她也不差,什么好吃的好玩的都会带上它,即使自己出去遇到了什么好东西,也会拿回来分给它一份。

    唉……人家当妹妹的都不觉得心疼,它一个只是好处的宠物操什么心?

    那一天,阳光万里,花蕊接到某妖精的邀请,再次去人家做客了:“妹妹,你好好看家,到时候等我回来,给你带好东西。”

    花泥有点无奈:“姐姐,你把本体带上,安全一些。”

    “没事!”花蕊大方一摆手,“我是去做客的,又不是去打架的,有什么呀。”

    “不行,必须带上。”花泥坚持。

    花蕊无奈,只能带上:“好吧好吧,谁让你是妹妹呢,我只能宠着你。你在家里,要乖乖的,不能乱跑,知道吗?”

    “嗯!”花泥点头。

    幽螟蝶望了,十分无奈。到底谁宠着谁呀?

    花蕊离开后,花泥就像往常一样,没事找一个安静的地方修炼。

    当然不能总呆在一个地方,她不想被人打到或者打扰,今天在这里,明天在那里,地方换得也挺勤的。

    风,渐渐吹过树上的花枝,夹带着一缕清风。

    雾山的入口处,来了一只冒险的队伍。

    “听说,雾山有很多大妖精,你们确定要闯吗?”向导是个年轻的小伙子,一脸担忧地跟大家确认。

    关于雾山的传说,是祖祖辈辈留下来的,有进无出,十分危险,要不是他家里老娘卧病再床,等着救命的钱,他绝对不会跑这一趟。

    一个不好,就有可能把自己交待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