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体育 > 黄庭道主 > 第四百八十八章 第九日!
    大乘真仙亦有寿元限制。

    值此古殇动乱之际,大劫之中,真仙修为也不稳妥。

    索性——

    “地仙!”

    “历三生相,转九世轮回,地仙可成!”

    血海之上,陆青峰、敖乐相对盘坐。

    ‘佛门小转轮三乘妙相化生妙法’玄妙无双,陆青峰将其强化至大神通层次,更是堪至绝妙,比之六尘寺原先法门强了不止多少。

    六尘寺真慧大师凭借超阶法,元神修为,都能使丙乙道人连破元神二境,从元神养神境堪至元神出窍境。

    陆青峰修为更强。

    法门更强。

    要施展此法,便一步到位,直接就将敖乐推上地仙之位,从此长生不死,再无寿尽之虞。仙秦界中,更无威胁存在。

    这才是真正逍遥自在。

    只要陆青峰今后成就地仙,二人便可永生永世厮守,再无须这般,在生离死别边缘徘徊挣扎。

    唯独行法凶险至极,又因天道有衡,今后定有相应乃至更强劫数降临。

    须万分小心。

    “恪守本心,灵光不寐。”

    陆青峰睁开眼,冲敖乐最后叮嘱。

    “夫君放心。”

    “再相见时,乐儿定是地仙,可要反超夫君了。”

    敖乐心中忐忑,但她向来平和坚忍,想着九日之后就能成就地仙,与夫君永远在一起,脸上就不禁露出欢喜笑意。

    在此期盼下。

    一切艰难她都能忍受,一切凶险她都能克服。

    “定能成就地仙!”

    陆青峰冲敖乐微微点头。

    两人同时闭上双眼。

    须臾后。

    陆青峰身周气机荡漾,一座转轮法坛轰然落成。

    将手一指,坛上一盏玻璃灯亮起,陆青峰大袖一挥,万千天银落入灯盏之中。他执掌勘劾神司,为一品神君,更享受整个东陷洲亿万万生灵祭拜。

    足足五万余载,积攒香火不知凡几。

    随意炼化,便是无可计数的精纯香火、愿力天银。

    此刻正派上用场。

    只见无数天银落下,如同银河落九天,直坠琉璃盏中。当时便飞起一朵金花,化为一团光霞,将敖乐全身围绕。此灯玄妙,又得天银为灯油,足可助长元神凝固,以至陆青峰行法转轮。

    潜心运法。

    子时将近,陆青峰趺坐法坛之上,张口念动咒诀。

    反复三行。

    “咄!”

    将手一指,血海之上金霞照耀处,陆青峰座前血浪当中涌起一朵斗大青莲,上面彩光万道,虚托着一个同样大小的金轮,由急而缓,旋转不休。

    呼呼呼!

    敖乐屏息,早把陆青峰几番叮咛牢牢紧记,知是自身成败关头,等金轮转势略缓,把气沉稳。随着心念动处,元神自然而然跳出,在绕身愿力佛火神光簇拥之下,往轮上飞去。

    那金轮看去大只尺许,上有五角,各长尺许,间隔甚窄。

    却是陆青峰神通炼就,极为不凡。

    诸般玄妙,尽在当中。

    金轮一现,便须附身其上,念动自能飞到,无须纵跃。

    及至飞近,敖乐才看出每一间隔以内,各有一个金字,共分生、苦、老、病、死五格。敖乐顿时省悟,应该附生格以内。

    耳畔传来阵阵呢喃之声。

    敖乐努力去听,只能听得是陆青峰声音。再仔细听,却听不清话语详情。转头去看,只见自身肉身端坐,对面法坛上,陆青峰亦是端坐。

    神情端正严肃,宝相庄严。

    敖乐见着夫君,心中自生欢喜。

    正凝望间,身子似忽被甚东西吸引,刚刚察觉出来,元神已到了轮上。

    在外瞧着间隔颇小,入内一瞧又觉地方甚大。张目四望,不见轮转动。

    “咦?”

    张望间,敖乐猛然心里一迷糊,便把本来忘去。只觉命门空虚,身子奇冷,四肢无力,身子被人抱住,正在擦洗,疼痛异常。

    大法已然轮转。

    “三生相。”

    “九世转轮!”

    外间法坛之上,陆青峰一面护持敖乐,一面见着敖乐历经诸般困难——

    贫苦出身,幼时饥寒交迫。

    小时丧父,少时丧母。

    平日受尽恶亲友白眼作践,身世孤寒,处境艰难,非人所得而堪。及至十六岁,正直婚姻嫁娶,又逢瘟疫突袭,以至阖村上下尽数死绝。

    幸得活命,流落邻县。

    初为乞丐,又被贩卖为奴,遭欺压打骂。幸而性子坚忍,心间时常念起一道青年身影,脑海中时时泛起零碎片段,甜蜜萦绕心间。

    虽记不起青年模样、身份,忆不得前世种种,但冥冥中,只觉最亲近之人在等候在注视在护佑着。

    便不觉得苦,不觉得寒。

    如此性子,倒是得一前辈女侠垂怜,传授技艺。及至二十七岁,亦是身手不凡。随师父行走四方,行侠仗义。心中虽不记得前尘往事,却念着行善积德。

    不以善小,日行一善。

    又因在先前主家偷学了些经营之事,在诸县之中开设店铺,赚取所得,半数扩张,半数救济穷苦。

    名声渐大。

    被称为‘君子剑’,颇受江湖中人敬重。

    然好景不长,国事动荡,乱战分起致使产业破碎,恩师横死。此后数十年,于战火中颠沛流离,只是心中始终秉持恩师教诲,躬行善事,誓修‘十万善功’以期战局平复,百姓有所。

    转轮大法,造化弄人,特为增加敖乐日后的苦痛而设。

    敖乐偏偏真灵不昧,始终持以至性毅力,坚忍不拔,从无一句怨尤,也没做过一件错事。如非本身天性纯厚,善根坚固,稍一失堕,立堕前功,看去容易,实则艰难。

    陆青峰在外见着敖乐生受这般苦难,生离病死别一一经历,更甚现实重重,心下疼惜。又见她本身天性纯厚,善根坚固,又稍稍放下心来。

    轮回流转。

    敖乐在当中不断遭受苦难,虽是凡俗之中,元神却不断成长。

    及至一世,业已破碎元神瓶颈,达至真仙之境。

    陆青峰大袖一挥。

    自法坛之上落下一池,将盘坐在外的敖乐身躯放置其间。

    正是陆青峰仿制殇河龙宫不完整的‘化龙池’而炼制的赝品,倒也有八阶威能。此刻敖乐元神在轮回中长成,肉身却也要紧跟上。

    于是。

    陆青峰以八阶‘化龙池’汇聚诸天灵气,九天之上更有仙灵之气降下,使敖乐肉身亦不断成长。

    一日三变。

    灵气、仙灵之气尚且不足。

    陆青峰又将这些年的积攒——

    数以亿计的灵石。

    成千上万的仙晶。

    一粒粒灵丹。

    一株株妙药。

    种种瑰奇至宝。

    ……

    此刻全都抛出,落入化龙池中,化为敖乐肉身晋升之资粮。此间消耗甚巨,所幸陆青峰执掌勘劾神司,吃拿卡要、搜刮妖魔,又四处积攒,获利甚丰,才能支撑。

    换作寻常真仙过来,哪怕是三宫龙王、天庭帝君,都不见得能比得上陆青峰身家丰厚。

    如此堆积。

    很快。

    天上风云汇聚,就有混沌异象显现,当中一阵金黄,看似无物,又有一丝雷霆闪烁。却是敖乐肉身、元神具成真仙,天地有感异象浮现。

    然敖乐毕竟是以‘佛门小转轮三乘妙相化生妙法’成就,道行感悟还在之后,更好似是功德成仙,一应神通大法,还须日后慢慢修持。

    此倒也无碍。

    只消成了地仙,便是长生。随意施展神通,也有无量威能。所有大道,事后慢慢感悟便是。

    有的是时间。

    “这是——”

    天上异象现,有一道道身影飞遁过来,见着异象源头竟在血海当中,一个个元神、真仙全都惊疑不定——

    “一年前广元神君在此力战诸天地仙,只为相助妻子成仙。”

    “可惜功败垂成。”

    “夫妻二人黯然离去,不见踪迹。”

    “今日这是谁人在血海当中成仙?!”

    众人有心探查,却见血海遮掩,朦朦胧胧中似乎能感受到那位广元神君的气机。这等至情至性的凶人,此刻又不知正在助谁突破底线,哪怕是大乘真仙,也不敢贸然上前打扰。

    只在旁观望。

    却见——

    第一日天显异象,真仙出世。

    第二日小雷劫起,血海之上晴空轰鸣。

    第三日风火大劫自天地四方而来,席卷血海内外。

    第四日一连八次天劫降下,风火雷霆、外魔邪祟齐齐降临。

    第五日劫数消退,血海之中隐隐却有龙吟之声传来。

    第六日龙吟之声更盛。

    第七日血海中有金光涌起,真妙气机外露。

    第八日血浪翻滚,龙吟之声震怖诸天,大乘参道气机引得天地动荡,诸天真仙全都有感——

    “有人冲击地仙!”

    及至第九日。

    青天之上。

    斗战天王、一元祖师、金光祖师三人比肩而立,齐齐看向下方,脸色或惊或疑,具都不大好看。

    金光祖师瞧着血海之中陆青峰开坛行法,敖乐气机一时强过一时。前一刻还在大乘参道初期,下一刻就到了大乘参道中期,眼中显露惊疑之色,略微皱眉道,“这是何等大法,竟能将一困顿元神的修士,生生在九日之间,擢升到大乘参道之境?!”

    这一惊可是非同小可。

    元神合体。

    大乘参道。

    这之间何止差了四境,更是横跨仙凡之天埑,又有渡劫之境九重天劫。寻常修士少说也要四五万年苦修,岂可九日之间一蹴而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