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苍天仙帝 > 第630章 人族至尊道天才
    “嗡!”

    虚空嗡鸣,一道白光贯穿虚无,射向了叶灵五人,高野神色一凝,匕首切割星空,迎了上去。

    “嗤拉!”

    匕首断裂,白光贯穿了高野的身体,再贯穿星船,射向了幽远星空。

    “杀!”

    白玉鳞甲白血族看着叶灵,眼中满是杀机,眼中再有白光酝酿,周围四个白血族一拥而上,撕裂星空,齐齐的杀向叶灵。

    “葬剑式!”

    叶灵持剑,一里地狱出现,眼中一抹幽紫掠过,一剑斩出。

    “轰啦——”

    星空崩灭,星船泯灭其中,五个白血族看着一片空荡荡的星空,神色凝重。

    “传送阵,是空间之道,那一个人族竟然领悟了空间之道。”

    一个白血族看着一片星空,说道,脸上一片凝重,另外几个白血族亦是如此。

    “战场星空竟然出现了一个领悟空间之道的人族,看来他是一个还未被人族发现的至尊道天才,不然人族不可能让他来战场星空。”

    “一个谷河便是让我白血族数十万年都处于被动局势,若是再有一个至尊道天才,我白血族的处境将更为艰难,一定不能让他活着回到人族堡垒。”

    “他的身边只有一个皇武境九重的人,现在就是杀他最好的时机。”

    ……

    几个白血族说道,看着渐渐恢复平静的星空,神色间满是凝重。

    若是一个至尊道天才成长起来,就算是对于整个边界战场的局势都有影响,谷河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命运之道推演天机,是白血族最大的威胁之一。

    “他有空间之道干扰星图,藏匿行踪,凭我们很难追寻到他的踪迹,若是想要将他阻杀在回人族堡垒之前,必须要其他族人的协助。”

    四个白血族说道,看向了白玉鳞甲白血族,白玉鳞甲白血族看着一片沉寂的星空,感受到了四个白血族的目光,神色微凝,点头。

    “嗡!”

    他眉心处的白玉鳞甲泛起一阵朦胧白光,一个人影在白光中缓缓出现。

    “白城,出了什么事?”人影看向白城,再看向另外几个人白血族,几个白血族皆恭敬一拜。

    “二哥,我遇到了一个人族至尊道天才。”白城说道,人影目光陡然一凝。

    “人族竟是又出现了一个至尊道天才,当真是受上天眷顾的种族,数十万年,整个边界战场都才只有两个至尊道天才,竟都是人族。”

    人影说道,提到了至尊道天才,仿佛是想起了什么,脸上有一抹忌惮。

    “二哥,人族应该还不知道他的存在,他的身边只有一个人族小队,里面只有一个皇武境九重的人,除此之外并没有其他人的保护。”

    白城再说道,一句话,让得人影身体一震,看向了白城。

    “你确定?”

    “大概能确定。”

    “没有被发现的人族至尊道天才,哈哈,天助我白血族,要让我们将这一个人族至尊道天才扼杀于摇篮中,白城,你在哪里?”

    人影说道,眼中有一抹杀机溢露,虽然只是一个虚影,依旧让几人感到心颤。

    白城神色一凝,用星图定位,再将叶灵的影像以及高野、乔兵、白水、李信的影像都传给了人影,甚至于附上了一把琴。

    “战场星空出现人族至尊道天才,没有人族强者保护,凡我白血族遇见,不惜一切代价杀之!”

    战场星空所有白血族的星图中都出现了一句话,还有几段影像,尤其是最中间的那一段影像,直接标注了“人族至尊道天才”几个字。

    “人族至尊道天才!”

    无数人的白血族盯着星图上的话和影像,神色一凝,眼中溢出杀机。

    从这一日开始,无数的白血族仿佛疯了一般,攻击人族源星,再不隐匿踪迹,几个队伍聚在一起,屠戮所见到的所有人族小队。

    七九八一号堡垒!

    几个身披重甲,神色凝重的人走了堡垒天殿,不久又匆匆离去。

    “悬赏任务,战场星空出现我人族至尊道天才,将他带回堡垒,赏九品帝尊器一件,猎人阁帝丹任选十粒,积分三百万。”

    一个最高等级的任务挂在了猎人阁中,让整个堡垒沸腾。

    “没有名字,没有影像,没有位置,没有一丝特征,战场星空这么大,无益于大海捞针,怎么找?”

    无数人看着这一个悬赏任务,摇头,这是一个无头的任务,根本无迹可寻。

    “不管如何,总该是要去试一试,我人族的至尊道天才不能死在战场星空中,只要有一丝机会,我等就算牺牲性命也要将他带回来。”

    “好久没有松过筋骨了,该是动一下了,便让我去看一看我人族至尊道天才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值不值得我们如此大动干戈。”

    “难怪这些时日白血族的人行事作风不对,一遇见就是几个小队,像疯狗一样,逮着人就咬,原来他们是在找我人族的至尊道天才。”

    ……

    一个个的人走出堡垒,走上了战场星空,其中不乏帝尊存在,一个至尊道天才,隐隐间竟是掀起了一场两个堡垒间的战斗。

    堡垒天殿!

    两个人执棋对弈,看着面前的一个棋盘,似是许久都没有人动了。

    “文青城,你在担心他?”谷河的目光从棋盘上移开,看向文青城,说道。

    “嗒!”

    文青城一子落下,目光依旧落在棋盘中,似乎是陷入了沉思。

    “谷河,你觉得真的是他吗?”许久,文青城抬头,看向了谷河。

    “或许是,也或许不是,毕竟这战场星空这么多的人,也不只有你那弟子一个天才,这些人里面出现一个至尊道天才也不奇怪。”

    谷河说道,一子落下,一脸的淡然,文青城抬头,看向他。

    “你不知道?”

    “我怎么会知道,我虽领悟了命运之道,但也不可能预知天下事。”

    谷河摇头,将手中的棋放下,看向了堡垒之外的星空,眼中一片深邃。

    “有人为他遮蔽天机,陨落无尽岁月的古圣相护,一入战场星空便是掀起了这么大的波涛,你的这个弟子我越来越看不清了。”

    “你不是说你不知道吗?”

    “猜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