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杨小落的便宜奶爸 > 第1164章 怎么会有两个脑袋?
    如果说第一声啼哭还不能说明什么,没过多久的第二声啼哭就让杨言坚定了自己的猜测!

    “妈妈在里面,应该很快出来了!”杨言抱过来落落,欣喜地亲了亲她的小脸蛋,跟她说道。

    “唔?麻麻在里面,做沈么?”小姑娘显然还没完全睡醒,她的声音都含含糊糊的,有点犯迷糊。

    “妈妈在里面生宝宝啊,等下,落落你就可以看到弟弟跟妈妈一起出来了!”杨言笑着说道,他的笑容有些神秘,毕竟,这个小伏笔可是等着落落大半年了!

    小家伙会有什么样的反应呢?杨言有些期待。

    “迪滴?”现在落落还在犯迷糊,她过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脑袋变得清楚之后,落落也变得活泼起来,小姑娘在一动不动的爸爸怀里待不下去,哼哼地扭得很使劲,想要爸爸将她放下来。

    杨言拗不过她,只好让她下来。

    下来后,落落也不想跟爸爸他们那样安安分分地站在那等,她转来转去,最终狐狸的小尾巴还是露了出来,她悄然靠近那两扇蓝色的大门,就想要靠近一点,这样可以扒拉着把手,探头从狭长的玻璃窗口,偷看一下门里面的情况!

    可是,她刚摸到了自己的目标,另一边蓝色大门就被人从里面拉开了一点缝儿!

    这可把落落吓了一跳,尤其是看到穿着绿大褂的护士走出来,她更是紧张兮兮地跑回到爸爸身边,一边用小手抓着爸爸的小臂,一边回头,用惊恐的眼神看着那个居然穿着绿色衣服的人——她还以为对方是出来抓她的,谁叫自己刚才不听话呢?

    不过,显然是落落多虑了,人家护士姐姐并不是出来惩罚她的,但她也没有如同杨言他们盼望的那样,将夏瑜跟宝宝们推出来。

    “哪个是夏瑜的家属?”护士问道。

    “我是,我是。”杨言跟吴湘琴都紧张地走上前去,还以为是出了什么事。

    还好,对方只是出来通报一下消息的,她们也知道产妇在里面生得艰难,家人在外面等得也着急,她简单地瞄了一眼手中的记录板,说道:“夏瑜的家属是吧?宝宝出生了,母子平安。还要再等一下,宝宝跟妈妈才会被推出来啊!”

    说完,她也没给杨言他们问问题的机会,很忙的她又匆匆关上门,回去产房里面了!

    “母子平安,是儿子!”吴湘琴喜出望外地跟杨言说道。

    杨言也听到了,他笑着伸手捏了捏旁边落落的小脸蛋,说道:“落落最高兴啦,真的是弟弟,你正式升级成为姐姐啦!”

    落落稍微反应了一下,才确认爸爸不是在逗自己,小姑娘似信非信地扭了扭小脑袋,回头看了一眼又关上了的蓝色大门,好奇地问道:“可是,可是麻麻呢?”

    “别急,刚才那个姐姐说了,她们等一下才出来。”杨言还以为落落是在关心妈妈,他心里一暖,大手轻轻地搭在女儿的肩膀上,柔声说道。

    这一等,还等得挺久的,差不多过去了二十多分钟,落落依靠在爸爸的腿上,等得都快要不耐烦,都在那扭来扭去,小屁股一会儿向左,一会儿向右,好像马上就要转身就跑一样!

    “来了来了!”终于,她听到了爸爸欣喜的呼声。

    小姑娘抬头一看,爸爸正压低着脑袋,探头眺望,脸上的喜色都爬到了嘴角,她再看向大门的时候,只是稍微慢了两秒,刚才那位护士就出来,将两扇大门分别推开,然后推着一张病床跟一张玻璃外壳、稍大的手推式婴儿床出来!

    杨言绕过落落,他此刻的眼里只剩下了躺在病床上的夏瑜,夏瑜被被褥包得严严实实的,只剩下了肤色显得有些苍白的脸蛋,她显然已经筋疲力尽得这么久都恢复不回来,只能勉强地跟杨言对视着微微一笑。

    “怎么样?宝贝,还疼吗?”杨言也不管丈母娘是不是在身后看着,他自顾自地抓起了夏瑜修长的手掌,两只手轻轻地包裹起来,满是心疼又尽是温柔地问道。

    “不疼了。”夏瑜轻轻地摇了摇头,她有些自豪地笑着,跟杨言说道,“宝宝呢?你跟落落看到宝宝了吗?”

    杨言还没顾得上看,但落落已经看到了!

    小姑娘看见爸爸上去,也挡住她看妈妈的录像,她便转头看向旁边的那个小车车!

    一开始,落落还只是低着头,透过玻璃四围看进去的,但很快,她抬起头来,有些惊讶地看了看雷伯伯,好像想要跟他确认一样。

    怎么自己看见了两只红红的小脸蛋?

    是看错了吗?

    落落没有问雷伯伯,而是想要自己再确认一下,她这回改为扒拉着玻璃边缘,努力地踮了踮脚尖——这个婴儿手推车有点高的,落落得踮起脚尖,才能看得到弟弟(们)。

    们?

    是的,这回落落看清楚了,里面真的是两个红红,不应该说是因为皮肤太细嫩显得有些粉红色的小脸蛋!

    那两个小宝宝都被包被和扎带裹得紧紧的,只能看得到他们可以用“吹弹可破”来形容的小脸蛋,以及被被子包裹着的茂盛的黑色头发!

    问题是,两个?

    而且还是长得一模一样的!

    落落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等她再次回过神来,惊讶地看向爸爸妈妈的时候,她才看到爸爸妈妈都在看着她。

    “哈哈!”杨言很不厚道地大笑了起来。

    夏瑜也在笑,只是她没有力气笑出声,只是看着落落发懵的样子莞尔一笑。

    “意不意外?惊不惊喜?”杨言笑眯眯地跟落落笑道,“这回你不仅成为姐姐了,而且还成为两个弟弟的姐姐!”

    没有龙凤胎这么好的事,夏瑜生的是双胞胎,两个大胖儿子。

    “嘻嘻……”落落好不容易才回过神来,她又是高兴,但又觉得脑袋有些转不过来,小姑娘在妈妈的床边蹦了蹦,才忍不住追问起来,“两个迪滴?怎么是两个呀?嘻嘻,麻麻,落落有两个迪滴?”

    夏瑜需要休息,杨言便替她耐心地回答落落的问题:“对啊,因为妈妈生的是双胞胎,就跟你浩浩哥哥、瀚瀚哥哥那样,一下子就生了两个弟弟给你,你开心吗?”

    “嘻嘻,开心!”小姑娘拉着爸爸的衣服,小嘴巴都笑得合不拢了,“迪滴,就是介边介个迪滴,还看我了!”

    左边那个好像在睡觉,右边那个还比较精神,他黑黑的眼睛半睁着,没哭没闹,不知道是不是在思考人生。

    “他只是睁着眼睛,没有在看你,他现在的视力还很弱,要等一两个月才看得清楚。”

    “唔,那,那迪滴什么时候叫姐姐呢?”落落歪了歪小脑袋,继续追问爸爸。

    看到新的小生命,落落也是十分好奇,各种好玩的问题跟连珠炮一样向爸爸抛了过来。

    “那还早着呢!你看小山竹也是好久才学会叫姐姐的!”杨言哈哈大笑。

    “八个月,八个月才叫姐姐。”雷震天记得很清楚,他在一边笑道,“落落,你现在有了两个弟弟,但也不要忘记你的小山竹弟弟哦!”

    “唔,山猪,山猪迪滴,嘻嘻,没有忘记啦……”落落开心地绕到了妈妈的床头,小屁股跟跳舞一样扭了起来,一边扭着,一边跟大人们咯咯直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