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体育 > 民国奇人 > 第六十六章 天下谁人不识君
    昨天的时候,小木匠心忧顾白果,并未有注意到这位马道人后来去了哪儿,而此刻瞧见他,只见此人眉梢上挑,喜气洋洋,显然是受了奖励。

    看来他将天乳灵源从滇南带到此处,即便阴差阳错,没有救下张天师的性命,但还是获得了不错的对待。

    而这家伙,此刻却拦住了小木匠,得意地说道:“昨天晚上,我师父已经将王涛的那几个手下押送到了龙虎山地牢之中,并且审过了,从他们口中得出的消息,对你可不是很有利啊。小子,当初我就警告过你,让你别掺和此事,没想到你居然追到了我龙虎山脚下来。过不了两天,我就会让你知晓,得罪了我龙虎山,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下场……”

    这话儿如果是在昨天,只怕小木匠的心中多少还会有一些波动,但经过与张信灵的协议之后,小木匠已然再无惧怕。

    他现如今都准备豁出去,摸了武丁真人的虎须了,哪里还会畏惧这个?

    当然,他也知晓,贸然参与进龙虎山天师道的权利斗争,自己的下场,只怕会很惨。

    但那又如何?

    他本就是走投无路,而如果博赢了,顾白果便会恢复人身。

    一想到这个结果,小木匠的心中,就充满了强烈的干劲儿。

    他平静地面对着马道人的挑衅,随后对这位外五门的道士笑着说道:“哦,如此啊,那我们就走着瞧吧——反正我身正不怕影子斜,也相信龙虎山这沿袭千年的顶尖道门,还是讲究公理、公义,维护这世间道义的。”

    他学着武丁真人的架势,将态度摆得很高,一副道义代表的模样,气得马道人牙痒痒。

    但他显然是得到了某些吩咐, 并不敢上来,与小木匠做肢体纠葛。

    小木匠路过广场,然后回到了张信灵的院子里来。

    他第一时间找到了顾白果,瞧见小白狐安然无恙,心头重压方才放下来。

    接下来的两天时间里,张信灵基本上就没有回来过,而小木匠与顾白果的衣食起居,都有那黑脸健妇来负责,倒也没有什么烦恼之事。

    趁着这空闲时间,小木匠却是将身体给调养妥当,全身行气,却又隐隐感觉到,自己的修为,仿佛又要上了一个台阶。

    至少,他已经触摸到了那境界的边缘处。

    看起来,高压之下,还是挺能够让人成长的。

    到了第三天的时候,院子里迎来了一个客人,却是一个模样俊俏的道童,他不敢进院子,而是站在门口,然后与小木匠招呼了一声,说武丁真人想要见他,让他跟着自己过去。

    武丁真人?

    小木匠这几天时间里,无数次地揣摩着龙虎山内部之间错综复杂的派系,试图看清楚这里面的关系,但终究还是雾里看花,隔了一层。

    那武丁真人与张信灵看上去仿佛和睦的师徒,但张信灵背地里,却又在算计着自己师父。

    她还拥有一个可堪与武丁真人相提并论的奴仆。

    这里面到底隐藏着怎样的秘密呢?

    他满心好奇,却也并不知晓,而此刻武丁真人要见他一面,到底是为了什么。

    难道是马道人所说的,滇南那几人,已经审问清楚了?

    小木匠并不想离开,但此刻张信灵并不在,他不敢触怒武丁真人,于是只有硬着头皮,跟着那小道童出了院子,往着北边的院子一路走去。

    路上的时候,他数次与那道童套近乎,但对方却显得很是高傲,并不怎么愿意理睬他。

    小木匠套了半天话,除了知晓此人叫做善扬之外,再无任何的消息。

    他也不知道,武丁真人这回找自己,到底是所为何事。

    终于,他在一个小院子里,见到了武丁真人,而让他有些意外的,是这位龙虎山第一高手,并非是一个人。

    在他的旁边,还有两个老道。

    小木匠硬着头皮上前恭声请安,而那武丁真人朝着他微笑点头之后,扭过头来,对着旁边一个鹤发童颜、满面红光的老道说道:“南风师兄,这人便是我昨日跟你提过的那个甘墨甘十三,你看如何?”

    那被称之为“南风师兄”的老道朝着小木匠看来,他人有些高傲,眼角低耸,看上去有些刻薄,似乎并不是一个好说话的角色。

    小木匠感觉被那老道望了一眼,却有如一盆凉水从头顶浇落一般,浑身发冷。

    那人仅仅只是看了他一眼,便仿佛将他看得通透了。

    好可怕的洞察力。

    小木匠心中发冷,然而这位南风老道的嘴角,却挂上了一抹笑容来,点头说道:“如此佳才,还算不错。”

    他点头肯定了小木匠,而这时小木匠也突然间想到了,这位南风老道,极有可能,便是被誉为“天下第一符王”之称的龙虎山大长老南风真人。

    当初他与小九逃离金府和华青帮追踪时的那一张追风符,便是此人所绘制。

    这老道别看着气息平顺,寻常无奇,但他那一双宛如鸟爪般满是沟壑的手,却着实是真真切切的金手指,有着点石成金的可怕力量。

    这位南风真人绘制的符箓,在江湖上千金难求,而且还是有价无市。

    这样的人,找自己干嘛?

    小木匠心中震撼,而那武丁真人瞧见旁边的南风真人很是满意的样子,便笑了,转过头来,与小木匠说道:“小兄弟,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龙虎山天师道的大长老南风真人,这位是龙虎山青云堂的博望长老……”

    小木匠恭恭敬敬地拱手说道:“晚辈见过两位真人。”

    他有些不明所以,行过礼后,看着对面几位龙虎山高层,而武丁真人则问了他起来:“前两天着实是太忙了,也没有来得及过问你的事儿——你这两日,在小灵那里住着,可还好?”

    小木匠点头,说挺好的,有吃有喝的,没什么烦心事。

    武丁真人又问:“身体调养好点没有?”

    小木匠被人家都看透了,也不敢装病,当下也是老老实实地说道:“差不多恢复了。”

    武丁真人赞叹道:“当日的你,看着已经几近崩溃之局,没想到几天不见,却又生龙活虎了——这样强悍的身体,恐怕并不只有那满清的三分之一龙脉之气的支撑吧?”

    小木匠没有隐瞒,点头说道:“对,我体内还有一份麒麟真火,能够不断地淬炼身体,提高强度。”

    武丁真人大感兴趣,问:“哦,这是怎么一回事儿?”

    小木匠当下也不避讳与西北甘家堡的关系,简单地聊了一下自己的出身与际遇,随后说道:“事情大抵如此……“

    “哦?”

    这意外的消息让武丁真人有些错愕,好一会儿,他方才缓声说道:“没想到,你居然是纳兰小山的外孙子。”

    小木匠抬起头来,问:“真人认识我外公?”

    武丁真人的脸上浮现出了几分古怪的笑容来,随后那笑容又化作了淡淡的惆怅。

    好一会儿,他叹了一口气,说道:“从我们那个年代走过来的老江湖,又有几人,没有听说过纳兰小山的大名呢?只可惜,我有多年,没有与他见过面了,今日却是听到了他的死讯,可悲、可叹……”

    对方有些伤感,而小木匠则很是骄傲地说道:“我外公死得轰轰烈烈,那正是他想要的。”

    武丁真人点头,说对,如此说来,他也算是求仁得仁。

    感慨过后,武丁真人却是不再绕弯,而是直接与小木匠说道:“你在天师府这儿也待了几日,咱们也算是熟人了,我就不跟你兜圈子了,是这样的,我身边这位南风师兄,他准备收一个关门弟子,倾囊相授——南风师兄擅长符箓之道,乃这一行之中最杰出之人,而符箓之道,讲究的是一个资质悟性 ,并非人人都行,但我觉得你各个方面的条件都挺不错的,怎么样,有没有兴趣投我龙虎山门下学艺?”

    啊?

    对方既然是在招揽自己?

    小木匠有些懵了,随后反应过来,知晓自己特殊的境遇,在许多宗门眼中,的确是一个香饽饽的存在。

    先前的时候,茅山也对自己抛来过橄榄枝。

    只是……

    小木匠没有说话,而旁边的南风真人则说道:“我听武丁聊了你一些,现如今又瞧见了本人,我现在就可以跟你保证,只要你跟随我返回龙虎秘境之中,潜心修行十年光景,必将是这天下符箓之道中,数一数二的人物。”

    小木匠原本就在犹豫,此刻听到,忍不住问道:“需要十年时间?”

    南风真人一听,看了他一眼,有些不太高兴地说道:“十年时间还长?年轻人,修行之事步履维艰,须得漫漫求索,一步一个脚印,稳扎稳打才行,好高骛远,妄图一蹴而就,那是旁门左道,甚至是魔道的想法,那是要不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