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盛宠医妃:极品驸马是木兰 > 第1382章 心里不爽
楚宸煊看了唐小七一眼,继续说道:“你先下去吧,朕让皇后给朕揉揉腰就好了。”

    

    还不等香儿说话,唐小七立即说道:“香儿,别听皇上了,他就是不懂关心自己的身体。”

    

    “本宫让你去搬,你就去搬。”

    

    “记得给皇上那一床棉被,褥子就不用了,腰疼必须睡硬闯。”

    

    “是。”香儿点头。

    

    楚宸煊开口说道:“你下去吧,朕的腰不疼了。”

    

    香儿低着头,那叫一个为难啊,这是不是就是传说中的阎王打架,小鬼遭殃?

    

    唐小七看着香儿站在原地不动,便开口说道:“快去。”

    

    香儿想了想,她还是决定听唐小七的。

    

    “是,奴婢这就去。”

    

    很快,香儿便带着几个人搬来了一张竹床,楚宸煊的脸顿时都是黑了。

    

    唐小七伸手随便宿便指了一个角落,开口说道:“把床放那里,你们出去吧。”

    

    “是。”

    

    香儿让人把床在了角落里,然后放下一床棉被和枕头。

    

    香儿弄好这一切,依然不敢抬头看他们两人,唐小七开口说道;“你们都下去吧。”

    

    寝宫里又剩下了唐小七和楚宸煊两人,只听她开口说道:“我们今天还是分床睡吧。”

    

    “为何要分床睡?”

    

    “我心里不爽。”

    

    “我知道不是你的错,也不是她的错,但我心里就是不舒服。”

    

    “皇上若是不愿睡竹床,那我去睡竹床,总之今晚我们不适合睡在一起。”

    

    “或者……你去冷宫找她睡也行。”

    

    楚宸煊听她越说越不对,便开口说道:“你别越说越不像话,朕怎么会去找她睡,你这分明是在说气话。”

    

    “分开睡也好,只要你能消气,别说让真能睡硬床,就是睡地上都行。”

    

    楚宸煊说着便走到寝宫一角,躺在了竹床上。

    

    唐小七看着他高大的身形缩在一个小小的竹床上,心里有些不忍,但她还是觉得今晚分开睡比较合适。

    

    就这样两人分开睡了一夜,一夜无话,也一夜未睡。

    

    楚宸煊睁眼到天亮,然后直接去上了早朝,唐小七则是在他起来后,自己也起来了。

    

    没事干就在对着镜子发呆,说不上来自己到底为什么难受,但就是难受。

    

    遇到这种事情还真是让人烦不胜烦。

    

    她脑子里乱乱的,之前遇到那么多的家国大事也没见她如此忧愁,如今竟被这种事情给难住了。

    

    看来她果真不太擅长处理感情上的事情,觉得麻烦又繁琐。

    

    唐小七在镜前一坐就是一个时辰,直到香儿来敲门她才回过神来。

    

    “进来。”

    

    “皇后,您该起床洗漱了。”

    

    “恩,把水端进来吧。”

    

    “香儿,今日你帮本宫梳头,本宫有些乏累,不想自己动手。”

    

    “是。”

    

    香儿看她一脸疲惫的样子,有些心疼的问答:“皇后娘娘想梳个什么样的发式?”

    

    “要简单一点,什么都行。”

    

    “是。”

    

    香儿站在唐小七身后,一边帮她梳头一边八卦的问答:“皇后,您和皇上是不是吵架了?”

    

    “奴婢觉得您不应该和皇上吵架,否则更容易让有些人趁虚而入。”

    

    唐小七开口说道:“不要乱说,她不是故意的。”

    

    “不是故意的谁信,孩子也不是故意的?”

    

    “孩子可是她专门躲出去生的,生完孩子后,留在外面别回来也行,可偏偏又回来了。”

    

    “她就是存心的,心思已经那么明确了。”

    

    “皇后,奴婢就算拼死也要提醒您一句,您可不能再轻信她了,免得到最后被她卖了,还给她数钱呢。”

    

    唐小七声音平淡的说道:“本宫知道了,你就不要一直在本宫耳边唠叨了。”

    

    “真该找个人把你给嫁出去。”

    

    “奴婢才不嫁,奴婢要跟着皇后一辈子……吃香的喝辣的。”

    

    唐小七勉强挤出一个笑容,她知道香儿在故意逗她开心。

    

    突然,一个小宫女进来禀报:“启禀皇后娘娘,苏姑娘在外求见。”

    

    “让她进来吧。”

    

    苏紫瑶走了进来,唐小七开口说道:“这里没外人,不用行礼,有事就说。”

    

    “是不是那件事查清了?”

    

    苏紫瑶对屋子其他宫女说道:“你们都下去吧。”

    

    “是。”

    

    屋里只剩下三人,苏紫瑶才开口说道:“事情都查清了。”

    

    “我分别审问了小蝶、春花和顺德几人,他们口供一致,基本和顺喜说的一模一样。”

    

    “所以顺喜应该没有说话。”

    

    香儿开口说道:“我一直就觉得他没有说谎,谁为了说一个谎言的机会,连命都不要了?”

    

    “而且我觉得秦仙儿不是一个好人,这一切都是她处心积虑设计的,最后推到了小兰身上。”

    

    “虽然我对小兰了解,但是却了解其他宫女,在宫中当差的宫女,怎么有这么大的胆子?”

    

    “竟敢不听主子的话,如此胡作非为?”

    

    “当着主人的面乱发脾气,乱打骂人,乱给主子拉仇恨,这是在打主子的脸吗?”

    

    “若秦姑娘真的落魄到没人人喊打的地步,她奴大欺主还可以理解。”

    

    “可她明知秦姑娘是皇上的救命恩人,又和皇后娘娘情同姐妹,让她们住冷宫也只是为了保护秦姑娘。”

    

    “七姑娘看似没了公主的身份,但在宫中依然有最有权的两个人护着,依然可以横着走,她一个小小的宫女敢给秦姑娘脸色看?”

    

    “除非她不想活了,否则是个人都不敢这么干,只会盼着把主子伺候好,等哪天主子咸鱼翻身,她作为主子的心腹丫鬟,便可以跟着一起鸡犬升天。”

    

    “而且秦姑娘说小兰乱发脾气的理由也很牵强,她说小兰发脾气是因为母亲生病,担心家人。”

    

    “奴婢前些天经常去冷宫,关心他们的生活,小兰若真的关心家人,完全可以拜托我帮她照顾一下家人,而不是在冷宫里乱发脾气。”

    

    “如果说她不敢直接告诉我,那秦姑娘如果真的善良,真的关心手下人,难道她看着小兰不能回家照顾母亲都快急疯了,她不应该替小兰告诉我一声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