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我在大唐当秀男 > 第三百三十九章 等人劫法场
    “来大人,宣读犯人的罪行!”

    张麟向来俊臣抬了抬手。

    “好。”

    来俊臣点头哈腰地答应,然后拿出早已拟定好的罪状,起身离开椅子,往前走了两步,面向台下,把腰板挺的倍儿直,清了清嗓子,用抑扬顿挫的声音念道:

    “李昭德杀将举谋,天子震怒,神都震惊。灵狼帮悍贼,与逆贼魁李昭德狼狈为奸,于查抄李昭德及其党羽之际,企图刺杀钦差,劫走钦犯,藏匿钦犯,此乃大恶不赦之罪也。然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四名灵狼悍匪落网,按律当斩。特于今日午时三刻,于法场行刑。”

    在来俊臣宣读罪状时,张麟仔细观察台下,却是一点异常都没有发现。他心里有些担心,他所抓获的都是灵狼的弃子,没有人响应他的暗示和号召来法场营救这些被遗弃的人。

    看来得加点码,直到灵狼劫法场为止。

    他辛辛苦苦摆了一座龙门阵,自然不喜欢竹篮子打水一场空,而是希望有人心甘情愿不计后果地钻进来,成为他的网中之鱼。但是鱼太小心不敢入网,他只能加大诱饵。

    张麟心里是这样想的,也是这样做的。他抬手一挥,沉声吩咐来俊臣:

    “将一号犯人的头套取下。”

    “是。”来俊臣答应了,并且立即同样向刽子手吩咐了下去。

    跪在最左边的打着“灵狼一号”标签的犯人头上的黑色蒙布被扯下,露出了一副满是横肉的凶残的脸。正是张麟所抓获的唯一一个活着的灵狼杀手。

    由于被蒙的时间有点久,在骤然见到强烈的阳光的时候,灵狼一号的眼睛一下子变得失明了,他连忙用力闭上眼睛,过了一会儿再微眯着睁开一条缝,在刺眼的阳光的照射下,有些惊奇地看向台子的下面。

    在台下,他看到了几张熟悉的脸孔,心里很高兴很激动,知道有人来救他了,却是一句话也没有说,生怕被人察觉有异,而影响伙伴们营救他的计划。

    在高兴之余,灵狼一号又扭头向左右瞅了瞅,看到和他一样被绑着跪在台上的另外三人,不过蒙着头,看不出是谁。他心里很纳闷,眼中流露出狐疑之神的。

    当灵狼一号的真容露出在众目睽睽之下时,张麟更加提高了警惕,目光锐利地扫视台下,尤其是背负弓箭的人,以及位列前排之人。他留意他们的表情变化,注意他们手上的举动。

    通过敏锐的观察,张麟发现,有两个人的脸上有明显的情绪波动,这两人没有站在一起,而是分别站在台子的左右前侧,离台子的距离不过数丈之远。

    在灵狼一号露脸的时候,台下这两人的眼中都露出惊诧和仇恨的神色。

    灵狼来了多少人,张麟没有数,但是有一点,他可以凭那两人眼中的情绪变化判断出,他们应该就是准备劫法场的灵狼成员之二。

    “注意左边穿青衣带斗笠之人,以及右边穿黑衣戴黑色头巾之人。”张麟向站立在他身后的卢俊义和单庭高低声交待。

    “是。”两人点头答应,并且加强了戒备,免得再发生任何意外。

    但是那两人除了在表情上有些变化外,却是一点行动都没有。

    这让张麟很失望,心里产生了一种这次他摆出的天罗地网会不会落空的忧虑。

    “取下灵狼二号的头罩。”

    张麟决定再加一些筹码,命刽子手将第二名犯人的头罩取下。

    第二个灵狼犯人头上的头罩被先后扯了下来,露出了真容,披头散发,垂着头,他的面容从台下只能看个大概,看不真切。

    近在咫尺的灵狼一号看的比较清楚,这的确是他的同伴,不免有些诧异,他记得他的两名同伴被张麟当场射杀,怎么会又活着出现在这里呢?这实在太意外了。

    实际上,此人真身已死,台上的是用替身假扮的,以蒙蔽劫法场者的眼睛。另外两人也是如此。

    张麟手头上已经有一名灵狼犯人,却还要弄三名假的,不是为了凑热闹,而是因为他担心那名唯一活着的犯人,在灵狼帮的地位不够高,引不起灵狼帮的重视,和冒险营救。而有四名灵狼成员当众行刑,特别是有那名武功极高的拿斧头的杀手的存在,让张麟觉得,灵狼冒险进行营救的可能性大增。

    当第二名犯人的头罩被取下来时,隐藏在台下左侧的青衣人似乎忍不住了,眼中射出焦急雀跃的火焰。

    张麟据此判断,此人必是灵狼杀手无疑,但后者并没有立即动手,让他很着急,不知道灵狼会不会动手,会在什么时候动手。

    抬眼看看天,时间离午时三刻尚有一刻钟。

    张麟又命刽子手将剩下两名灵狼犯人的头罩全部取下。

    最后一名犯人的脸露了出来,他就是前几天突入格府救人或者说意图杀人的拿斧头的杀手,武功极其高强,足足耗费了张麟十支弩箭才制服。

    此人已在东厂牢房咬舌自尽,出现在法场的自然是假的。

    当这位替身犯人露出真容时,张麟提高了警惕,视线始终锁定台下的那位青衣人。

    台上,唯一一个真的灵狼犯人,也就是灵狼一号,当看到三名同伴先后露出脸时,他心中的诧异和狐疑越来越强烈,当最后一名假犯人的脸露出在他面前时,他心中的怀疑攀升到了极点,特别是与这三人对过眼神后,他收到的都是陌生感,面容可以假扮,而眼神是不可假冒的。

    怀疑变成了肯定,这几人铁定是假的。

    一种不详的感觉攫住了灵狼一号的心,他已经强烈的感觉到法场上的一切,都是刻意布置的,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陷阱。

    “唔唔~”他想大喊一声,提醒台下的伙伴不要鲁莽行动,但是他只是发出了一阵含糊不清的叫声,因为他的嘴里塞着一团湿布。

    于是,心急如焚的他用眼神看向台下熟悉的伙伴,极力想给出明确的暗示,这些人是假的,千万不要行动。

    但是,灵狼一号所做的一切都是徒然的,甚至是起了反作用,他所发出的声音和暗送的眼神,传递出错误的信号,让台下的伙伴以为他在求救,在怪他们犹豫不决,见死不救,没有行动。

    突然,从人群后面传来一阵焦雷一般的大叫:

    “不好了,走水了!”

    听到这阵叫声,围观的人群的脸上露出恐慌的神色,纷纷扭头四下张望。

    张麟觉得,这定然是灵狼有意捣乱,意图趁乱动手,他很是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