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圣骨传 > 第1429章 欧阳烈的梦魇
    事情的进度必须加快,林牧已经没有那么多时间可以浪费。身在这无相混沌境之中的人都算是当局者迷,唯有他知道,这里的一切不过是小世界之中的景象。

    也就是说,四荒天门之中,这算是最后一关。虽然比之前的所有存在都复杂许多,但是只要林牧有足够的能力,便可以将之破开。之前是这样信心满满的状态。

    世事难料,林牧怎么也不会想到,他已经如此的小心翼翼,却还是将徐沐晴牵扯进去。虽然他知道暂时不会出现危险,但是心中依旧会不舒服,会特别难受。

    说好了会保护她,但是林牧却没有做到。在之前的关卡之中,不小心将徐沐晴弄丢了。现在好不容易有重要的线索出现,却难以抓住,中间各种波折为难他。

    不管再好的耐心,林牧感觉都快要被磨平了。如果继续下去,他很可能就不顾一切,管他什么时代的平静,管他什么世界的安危。只要救出她,什么都不在乎。

    逍遥客已经自食恶果,所以这天道的强大,不是一般人可以抵御的。林牧将北域之处恢复平静,圣光的力量对他们很有效果。但是他却偏偏没有进入北域内。

    与欧阳靖保持一定的距离,这样才不会产生某些纠缠。林牧已经不想纠结与这其中,因为实在是难以平静,难以化解。他只想要这段危机可以早些过去更好。

    身边再没有其他人,林牧习惯了孤军奋战。但是当他躲在北域之外的一处安静山谷之中时,一直都没有动静的万灵玉简,终于产生一些微妙的波动,转瞬即逝。

    心念一动,林牧掌心一转,万灵玉简出现在手中。只见得其上微微的灵力波动,一层层的破开来。那位冒牌的徐沐晴出现,看上去很是虚弱,没有半点力气。

    “林牧,如果你相信我,现在就给我一点精气。让我可以继续支撑下去。如果我在这万灵玉简之中的气息完全消失,那么存留在我身上的关键,你就永远解不开。

    屈指一点,林牧眉头一皱,光芒翻涌之下,冒牌徐沐晴的气息终于明显了一些,她也暂时缓过来,可以说出几句话了:“你还算是有点良心,我就告诉你吧。”

    “你现在最主要的目的就是弄清楚那丫头身上的命魄冰莲,究竟与她有什么联系。如果她破开其上的封印当真要牺牲性命,你又是不是愿意这样做?不能迟疑。

    对于林牧而言,所有的问题都不在于外界有多难。很多时候他是过不了自己这一关。欧阳靖并没有什么错误,只是拿到了命魄冰莲而已,而且还不懂得动用。

    这是林牧唯一庆幸的地方,一旦命魄冰莲的力量已经被动用,那么他不管怎样都无法剥离出来。欧阳靖势必会完全牺牲。这不是他想看到的,也不是他的初衷。

    “难道就没有两全其美的办法?我不想伤害一个无辜之人,但是也不想就这样放弃最后的希望。”林牧以精神之力催动万灵玉简,进入其中的世界,很玄妙。

    虚影飘飞,那冒牌徐沐晴神秘的说道:“所谓解铃还须系铃人,这一点你应该清楚吧?其实北域族长欧阳烈为何会对你有敌意,就是因为这命魄冰莲的存在。”

    北域之所以变得强大,很大一部分程度是因为出现欧阳靖这样的天才。但也是因为她身上的命魄冰莲。早就与自己的气脉相连,谁拿回来的谁才能解开封锁。

    “你的意思是,欧阳烈还没有完全的陨落?要从他身上下手?”林牧站起身,突然就有些深邃。这种局面变得越来越复杂。要怎样才能让对方心甘情愿交出来?

    “怎么,你还是犹豫了?林牧,我早就说过,以你的性子,根本不可能冲动的去伤害任何人。这样所导致的结果就是,总会为难自己,让自己陷入纠结之中。”

    “你给我住口!别以为你拥有一点晴儿的记忆,就可以这般放肆。如果不是你还有一点利用价值,你以为我会将你留下?当真是越来越放肆,不懂分寸了。”

    此刻是什么状态?林牧可以确定徐沐晴的气息是安然无恙的。因为他的精神世界之中还可以感应到这股力量。冒牌徐沐晴身上依旧有气息的牵扯,有痕迹残留。

    不仅如此,徐沐晴的气息似乎分成三部分。林牧身上的流动,冒牌货身上的流动,以及命魄冰莲之中的余波。这三股力量才可以聚集完整的徐沐晴的精气。

    任何一方的气息都不可或缺,而最关键的引子就在欧阳靖与欧阳烈身上。如今只能企盼欧阳靖可以让族长醒过来,并且可以说出当时的真实情况,不隐瞒。

    林牧可以看出,也从回忆之中了解到,欧阳烈对自己的敌意是真的,但是他似乎陷入某种梦魇之中,到现在都还难以自拔。这种状态,唯有一股势力可以做到。

    因此林牧现在什么都不能做,只能耐心的等待。他将所有北域族人都复苏,而且暂时将南域的势力控制。以圣主的境界,想要做到这一点也不是不可能的。

    此刻的欧阳烈静静地躺在密室之中,欧阳靖试图以秘法将之唤醒。但是解开衣袍之后,她的脸色沉底变化。因为在欧阳烈的胸口之处,缠绕着一股浓郁黑气。

    这黑气是怎么来的?应该是某种功法反噬造成。那么也就是说,族长一直有所隐瞒。现在林牧出现,他来不及动手,便落入现在这样的下场,梦魇会持续。

    屈指一点,欧阳靖以自己的神识强行的侵入族长的神识内。但是当她闯入进去的瞬间,便被一股强横的黑气所笼罩。但是这时候,一股金光涌出,将之抵御。

    金光气罩形成,这应该是林牧的保护。于是欧阳靖也冷静下来,一步步的朝着前方走去。这里除了黑暗就是黑暗,还可以看见一道道画面,都是前所未见。

    “族长…族长…你在哪儿?快回答我!”话音刚落,只见得前方出现一道漩涡。漩涡之中有一道黑影。黑影束缚在欧阳烈的身上,怎样都都不愿意放手。

    “这是怎么回事?族长的执念如此深沉吗?”欧阳靖心念转动,想要以强横的心境之力,破开知道屏障。外界,两人的气息相连,黑气不断在中间流转开来。

    梦魇的力量,完全占据了欧阳烈心中的主导。他对林牧的恨意是受到影响,这其中一定有猫腻,只是一时半会儿还不能明白过来。堂堂族长为何会变成这样。

    就在欧阳靖有些吃力,并且束手无策之时,胸口之处一道白光射出。咻!直接将之牢牢地包围。然后强行的拉回现实,紧接着,黑气迅速被这道光芒吸收而进。

    “族长,你醒醒啊。究竟是怎么回事?”欧阳靖有些虚脱,但是勉强可以承受。好半晌,欧阳烈终于从黑暗的封锁之中醒来。睁开眼第一句话就是:“找林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