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频道 > 农门有甜:病娇夫君小悍妻 > 第014章:秘方就不教


    “一大早就折腾,又是采叶子又是去药铺,又是洗又是淘……”刘氏心里憋着气,看到于三婶子来问,就忍不住想抱怨抱怨。

    于成仓听着大着嗓子咳嗽一声,“年轻人有想法,也是想为家里多挣点钱,让家里日子好过点,这是好事儿!”真要能卖,他估摸着还真能卖到钱!往外说,不是坏自家事儿?

    刘氏一时只想着抱怨,看他提醒也一下明白过来,就住了话儿头不说了。

    于三婶子哪没听出来,不满道,“于老二你咳嗽个啥!又不是啥主贵的,就是个凉粉,还能干啥咋地?也就是家里的娃儿喜欢,我来问问,你们这还跟捂啥一样,也太没点亲情气儿了啊!”

    又让刘氏别理他,笑着道,“快跟我说说咋做的?”

    刘氏也不知道,“玉姑跟她妹妹在厨屋捣鼓的大半天,谁都没让进去,我也不知道呢!”

    于三婶子生气了,“你这当婆婆的,咋可能会不知道?你这是不愿意跟我说啊?”

    看她还气起来,刘氏也心里来气了,“那做了卖钱了,她们也说是秘方,你要学去问她们去吧!”

    于三婶子看她生气,“哎……二嫂子!?你这人咋这样啊!?”

    “我就这样了!你学自己问去!”刘氏还一肚子气,拉着脸转身去侍弄菜苗去了。

    于文泽没敢抬头,就埋着头忙活自己的。

    于三婶子又看向于文杰,“文杰啊!你是知道的吧?”

    “我不知道!我没看!”于文杰可不傻,嫂子卖了钱肯定会贴补她妹妹那个死肥丑,但也会拿回他们自己家了!三婶子家东西可主贵了!让他们学了,能狼虎的全抢完!菜园子的生意就是,看他们挣钱也跟着学,却把他们家送菜的路子抢走,要不是他们家菜园子小,侍弄的不精细,能把他家生意抢完。

    “婶子才不信你!你就是不告诉婶子!看婶子回头还跟你说亲不说亲了!”于三婶子拉着脸威胁。

    于文杰面皮儿有些搁不住,“魏音姑都喊了,秘方是她的,你去问她啊!”

    于三婶子撇撇嘴,过来厢房,“玉姑啊!”

    魏华玉叹气,“三婶子!不是我不教,是真不能教!这是秘方,你这样来要,也让我们家都不好做!这样,我明儿个做了再给你家送一块!”

    赵槐花也接着说,“是啊!三婶子!这谁家的秘方可都不外传的!你要不信出去问问说说!”她是真有那个脸说的,但谁听她的!?

    杨莲也点头,“三婶子家要是有这秘方,也不会白教人的吧!玉姑不容易,这好不容易有个小营生,还没开始有进项呢!”她这妹妹的事儿以后就是玉姑的事儿,在婆家娘家都是难做!

    魏华音目光冷厉,“秘方是我的,谁家要做,先拿钱来学!”

    “呸!还拿钱来学呢!不就是个凉粉,真当是个多主贵的东西了!我看你这挨打咋还是一点没长好,你那未婚夫家可说了退亲了吧!你这退亲了,亲事……”于三婶子气恼张嘴就呸了一口。

    看她说话刻薄,魏华玉脸色也难看下来,“三婶子!就为个秘方没教你,你就这么骂音姑!?”

    “三婶子少说几句吧!这要让人知道,也是你脸上不光彩啊!回头二郎哥知道了,肯定又不安生呢!”赵槐花笑呵呵的出来。

    说起儿子的牛脾气,于三婶子住了话,撇撇嘴气哼哼走了,“不就是一个凉粉,我看你们能卖到钱不能!”

    魏华玉和杨莲,赵槐花面面相觑。这话没开始,就先弄了这一出。

    “大姐明儿个把东西都置办齐了,就开始去镇上摆摊儿!”魏华音说着,把刚才画的图纸拿出来给她,“这个折叠的桌子,用的时候撑开,不用的时候直接收起来,来回拉着也方便!先打个两三张,卖到了钱再做别的!”

    “还能折起来的桌子!?这要是拉着也太方便了!”赵槐花惊喜道。

    杨莲也忍不住夸赞,“音姑真是脑子活,人聪明!瞧这桌子画的多好,连我看了都知道咋做的!也怪不得秀才老爷的闺女呢!”就算性子不好,也是真会这些舞文弄墨的呢!

    魏华玉笑的与有荣焉,“音宝儿偷偷学的,还会写字呢!”

    几个人把魏华音又夸了一遍,魏华玉就赶紧的拿着钱找于文泽,让人帮着打折叠桌子和凳子。

    “这还没赚钱呢!就开始铺设,得往里面搭多少钱!?”刘氏不满的喊话。

    “行了!年轻人要试,就让他们试吧!”于成仓让她别拦别说了。真要不成了,也算是个教训,以后不会再乱来!

    于文泽看她一鼓干劲儿,非要干出个样子来,也很是支持,就是怕她太累太辛苦,把能接手的都接手过来帮着干了。

    跑了一下午,把事情都安排好。

    晚饭刘氏做的,糙米粥和杂面馍馍,酱豆子和拌咸菜,“哎呀!忘了给音姑煮鸡蛋了!”

    “不碍事!我给她炒俩!”魏华玉说着就去那鸡蛋,伸手一摸,却一个都没有了,明明还有二十多个,“婆婆!鸡蛋咋没了?”

    刘氏像是刚想起来一样,“啊!都换给你陈家嫂子了!她儿媳妇生了,要用鸡蛋!我给忘了,这真是的!上了年纪了,记性就不好了!”

    魏华玉皱了皱眉,看天都擦黑了,转身拿了几文钱到赵槐花去换俩鸭蛋来。

    赵槐花听说也摇头,“但愿这个石凉粉能卖钱!多卖点钱!”

    晚饭魏华音还是半碗炒鸡蛋,吃个饱,又喝了药,睡下。

    没使刘氏的钱,刘氏依旧是生气,半夜都没睡好。

    魏华音也没太睡好,伤口慢慢开始结痂,开始痒了。

    次一天早饭后,魏华玉拾掇好家里的活计,算了下钱,把剩下的做成石凉粉,准备再去县城药铺多买点石花籽,别没有了,以后卖不成。

    这边刚做成,那边就听敲门的,“玉姑!玉姑你家亲戚来了!”

    魏华玉一听,就忍不住拧起眉毛,不愿意出去接。肯定是那个贱人装样子,要来接音姑回去,再坏一次音姑的名声!好给她自己卖好!

    不过她却是猜错了,柳氏心虚,这个时候不敢到于家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