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我在江湖兴风作浪 > 第二百二十九章 先杀了彭木
    摧心婆婆正在打坐,睁眼怒喝道:“叫什么?”

    胡莱不住翻滚,为了活命,这厮真是将演技发挥到了极致,龇牙咧嘴道:“前辈,救救我,我肚子好痛……”

    摧心婆婆冷笑道:“你再敢叫一个字,老身保证你不会痛,永远都不会痛。”

    胡莱骇得发抖,脸色苍白,这次不是演的。

    亏他还记得不能被看出破绽,竟不忘咬着牙,做出吞咽的动作,好像要将出口的喊声都给咽回去,脸色涨得发紫,浑身都崩得跟弹簧似的。

    这非人的痛苦,真是让其余几人看得心惊胆颤。

    不久后,卓沐风去而复返。

    巫媛媛立即一眨不眨地盯着他这张白皙但陌生的脸,眸中的惊色依旧没有褪去。

    直到卓沐风露出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这似曾相识的神态,才真正让巫媛媛确定了他的身份,心中震惊的同时,竟莫名涌起了几分恼怒,心酸和亲切。

    就算再讨厌这个家伙,但比起摧心婆婆这些人,卓沐风总归算是自己人。

    卓沐风暗叫糟糕。

    因为巫媛媛一直盯着他看显然不合理,他后背绷紧,莫名觉得身后有一道疑惑的视线已经扫了过来,蕴含着杀气。

    “你站住!”

    彭木忽然断喝一声。

    卓沐风又往前几步,彭木怒道:“说的就是你,耳朵聋了吗?”

    卓沐风立刻愕然转身,望着脸色冰冷,正如野狼般逼近的彭木,奇怪道:“大侠,怎么了?”

    砰的一声!

    卓沐风腹部一痛,哇地喷出一大口血,人已被彭木重重地踹飞出去,撞在树上又摔倒,双手捂着腹部说不出话来。

    彭木走近,抬脚按在卓沐风的胸口,居高临下道:“巫大小姐和你认识?”

    卓沐风愕然摇头。

    远处的摧心婆婆突然道:“此人不太老实,徒儿,想办法撬开他的嘴,看看他刚才与巫大小姐说了什么,老身很感兴趣。”

    胡莱虽然吸引了绝大部分注意力,但摧心婆婆是什么人,天星榜层次的高手,她的第一关注点永远是巫媛媛。

    所以方才卓沐风动嘴的样子,根本没有瞒过摧心婆婆,之所以等到现在发难,不过就是存了猫戏老鼠的心态,随手为之罢了。

    卓沐风不得不承认,对方比他想象得难对付。

    彭木露出了狰狞恶毒的笑容,好像一肚子火都找到了发泄的渠道,正想好好折磨卓沐风,就听巫媛媛道:“住手!”

    迎着摧心婆婆大有深意的眼神,巫媛媛突然一个疾步直冲,又是重重一脚踹在卓沐风身上,骂道:“叫你出口不逊,我就算落难,也不是你这种人能羞辱的!”

    彭木笑道:“巫大小姐是什么意思?”

    巫媛媛厌恶地看着满地打滚的卓沐风,解气道:“这个癞蛤蟆,刚才居然说,说,说很想要我的贴身肚兜,做梦都想舔我的脚,不知死活,看我不打死他!”

    卓沐风被雷到了,看来人被逼到绝境,真是什么话都说得出来。

    后方的摧心婆婆回忆着卓沐风的嘴型,对方说太快她难以分辨,但好像真的说过肚兜二字。

    也是那句话后,巫媛媛才浮现出既震惊又恼怒的神情,再对照现在的情况,摧心婆婆心中疑虑尽消,满是嘲讽地看了眼卓沐风。

    还真是林子大了,什么猥琐的人都有,看着人模狗样的。

    彭木也是听得一脸怒火,这种事也是你能想的?正想对着卓沐风的下体踩去,巫媛媛提前一步道:“前辈,请把这只癞蛤蟆交给我。”

    摧心婆婆可有可无地听着。

    巫媛媛:“这种人踩死他太便宜了,我要好好折磨他。前辈想让我劝解我爹,那就最好答应我的要求,不然我这口气顺不了!”

    摧心婆婆笑眯眯道:“巫大小姐的脾气还真不小,也不知将来哪个男人有本事讨你做老婆。既然你打算出气,老身也不便拦着,杀了他都没事,只要你开心。”

    左右一个小人物,犯不着为此得罪巫媛媛,摧心婆婆根本没放在心上,喝令彭木返回,又继续打坐。

    彭木很想动手,但又不敢违逆摧心婆婆,骂了声狗杂种后,转身回去了。

    “给本小姐滚过来。”

    巫媛媛余怒未消的样子,绷着脸返回原先休息的地方,顺便扯下了石壁上的爬山藤。

    卓沐风则拖着伤体跟了上去。他嘴角略有抽搐,总觉得刚才巫媛媛像是故意泄恨,貌似还骂得挺开心的。

    这女人现在又拿着爬山藤想干什么,不会是借机报复,想抽老子吧?

    众人也都一脸期待地看着,好奇巫媛媛的手段。

    胡莱则为卓老大默哀,他根本不知道卓沐风的具体计划,现在也是满头雾水,只能当个吃瓜观众。

    “我让你再敢羞辱我,再敢痴心妄想!”

    巫媛媛甩起爬山藤,勾住了山壁上的一块凸起岩石,又将藤木两边拉平,再次踢翻卓沐风,用一端将他双腿绑住,倒吊了起来,将另一端系在下方岩石上。

    随后拍拍手,就此不闻不问。

    彭木耐人寻味道:“巫大小姐就这点手段?”

    巫媛媛:“这只是开始,先让他吊上三个时辰,我听孟叔叔说过,人这样吊久了,脑子就会极度充血,最后炸开,倒要试试是不是真的。”

    彭木冷哼一声,发现自己低估了这女人的恶毒心肠。

    其他人也是听得脑子发胀,几位原本被巫媛媛吸引的男子,这时都不敢看她了,生怕被盯上,成为泄恨的工具。

    这样一直到了深夜,就在卓沐风感觉脑子要炸开的时候,藤木断开,身体陡然一落,砸在了地上。

    过了好久,天旋地转的感觉仍未褪去。

    他强忍不适,偷偷看去,借着微微的篝火一角,发现巫媛媛的睫毛在颤抖,这女人明显没睡,一直都在留意自己的情况。

    卓沐风又看向摧心婆婆和彭木。

    以二人的实力,他不信对方没有听到动静,所以现在进行任何交谈,乃至于接触,都会引来二人的怀疑。

    卓沐风哀嚎一阵,借着身体的挪动,半靠在石壁上,右手装作受伤的样子,放于身体之后。

    借着角度形成的阴影,又是黑色,确定摧心婆婆二人看不到,迅速用之前摔倒时偷偷拿起的石子,在身后泥土地上飞快写字。

    有心算无心,只要自己不说话,不做出格之举,摧心婆婆二人不至于突然对他如何,这也是卓沐风唯一的机会。

    等写完了字,卓沐风并不立刻行动,而是耐心等到了天明之时,随着巫媛媛睁开眼睛,他立刻装作害怕道:“姑娘,在下言语不当,深感愧疚,你就饶了我吧。”

    作势微微起身,给巫媛媛露出了字迹。

    巫媛媛脸色一变,心领神会,余光发现摧心婆婆和彭木也看了过来,心脏顿时快速跳动,身体紧绷,紧张得呼吸都差点紊乱。

    一旦此事被发觉,她和卓沐风都要遭大殃!

    来不及犹豫,巫媛媛下意识站了起来,发现卓沐风挑选的角度很妙,自己的身体刚好挡住了远处二人的视线。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她连忙一脚踹开卓沐风,怒斥道:“想让我饶了你,做梦!本小姐这辈子没有被人那样羞辱过,不将你折磨至死,我就不姓巫!”

    巫媛媛乃是有名的武学天才,记忆力惊人,只随意扫了一遍,已记住了地上为数不多的字,心神大震,脚下却不停,继续去踹,借机抹去地上的字迹。

    巫媛媛还是第一次做这种事,全程紧张得手心冒汗,生怕摧心婆婆突然冲上来,直到做完这一切,仍风平浪静,双脚都差点软趴下。

    但好歹过了关,巫媛媛又作势骂了几句,这才身体疲软地回到原位坐下。

    彭木带着几人去找食物,匆匆吃完后,一行人再度往东面深处走去。

    巫媛媛外表平静,其实内心早已动荡不堪,她不确定卓沐风的计划是不是可行,但思来想去,似乎也没有更好的办法。

    局面不能比这更糟了!

    思考良久,巫媛媛终于还是决定配合卓沐风行动,但她没有立刻开展,否则前后变化太快,容易弄巧成拙。

    之后的一路上,巫媛媛开始有意嫌这嫌那,比如不能洗澡,不能换衣服,连烤鱼都直接甩回了彭木脸上,直骂太难吃。

    彭木怒火翻腾,阴笑道:“巫大小姐何必生气,只要你答应师傅的条件,我们立刻就离开天府。”

    巫媛媛:“滚!”

    彭木皮笑肉不笑,心说你这种千金大小姐,本来就吃不得苦,我看你能挺到什么时候去,还有你苦头吃的!

    这样磨蹭了五六天,巫媛媛的态度越来越恶劣,最后就连摧心婆婆都忍不住出声呵斥,甚至冷言威胁。

    巫媛媛这才稍微安静,估摸着火候差不多了,在某地休息时,她借着解手的机会,跟着摧心婆婆远离了众人。

    这是她的特权,其他两名女子,都是直接由彭木跟着。

    一处大树底下。

    巫媛媛停了下来,蹲下身子,一阵簌簌的绵长水声之后,系好腰带,起身后却没有走,犹豫不决的样子。

    “大小姐,莫非嫌野外的环境太差,影响了你解手的心情?”

    摧心婆婆阴阳怪气地问道。她已经习惯了巫媛媛的无理取闹,要不是还想利用对方,早就下重手了。

    巫媛媛咬了咬牙:“我要离开天府。”

    摧心婆婆只笑不语。

    巫媛媛气坏了,怒道:“你到底想要怎样?”

    “老身想要怎样,大小姐还不清楚吗?老身的耐心是有限的,别想着拖下去!提醒大小姐一句,这几日我等频频遇见正魔两道高手,虽然都解决了,但假如解决不了的话。”

    摧心婆婆浑浊的眼神,陡然变得锋利起来:“若老身性命不保,你大小姐一定会先死。而且在死之前,老身会让我那徒儿先拿你过过瘾。”

    巫媛媛吓得脸色发白,大骂无耻,似乎是没办法了,最后恨恨道:“枉你还是江湖前辈,好,我答应你就是!”

    摧心婆婆浑身一震,注视了片刻,桀桀笑道:“小姑娘,你该知道,老身杀的是断苍生的独子。三江盟想摆平此事,付出的代价不可想象,你之前不是严词拒绝吗?”

    巫媛媛:“我想明白了,再大的代价,在我爹心里,又如何比得上我?”

    摧心婆婆眯着眼睛:“别跟老身玩虚与委蛇的一套!你若真的答应,好,你们三江盟一定有密信吧,等出了天府,写信给你老子,让他解决此事。

    在此期间,老身保证把你照顾得无微不至,只要断苍生当众发誓,今后不再为难老身,老身自会放了你。”

    巫媛媛不禁咬牙,这老虔婆还真是滴水不漏:“好,可以,但我有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

    “必须先杀了彭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