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我来自三界外 > 第896章 上三宗,下三族!
    钟文涛的脸上带着笑意,道:“威胁又能怎么样?难道你还想和我……”

    啪!

    不等钟文涛的话说完,陈锋抬手就是一巴掌,重重的扇在了他的脸上!!

    钟文涛惨叫一声,口吐鲜血,飞出去十多米远,脸肿的像猪头一样,狼狈到了极点!

    “文涛!”

    看到自己男朋友被打,夏莹雪第一时间迎了上去,准备替钟文涛检查伤势。

    钟文涛被扶了起来,抹了一把嘴角的血迹,“暂时还死不了。”

    “趁着我现在心情好,三秒钟之内最好在我面前消失,否则我也不能保证会发生什么事,你们两个好自为之。”

    “你别太嚣张了!”夏莹雪叫嚣着说道:

    “听你们的口音,应该是来自沿海地区,我告诉你们,我夏莹雪,可是来自中海四大家族之一的夏家,你们敢打我男朋友,不用钟家出手,凭我们夏家的实力,就有能力让你们,在沿海呆不下去!”

    在林语嫣的手上有黑卡,从这一点上能判断出来,她们的身份肯定不一般。

    现在自己把夏家搬出来,肯定能把他们镇住!

    因为在沿海地区,四大家族就是庞然大物一般的存在,放在整个华夏,都有极大的影响力!

    现在自己报上了夏家的名号,肯定能让他们害怕!

    “夏家?四大家族?”

    陈锋的语气轻蔑,神色不屑,“就算你是四大家族的人,又能怎么样?只要我想,杀你们就如杀鸡屠狗,别把自己看得太重了!”

    “该死,你真以为这里是北欧,我们就没办法对付你么?”夏莹雪瞪着眼睛说道:

    “居然敢信口开河,不把我们夏家放在眼里,你会为此付出代价的!”

    “不滚是么?”

    “你敢动我一下试试!”

    啪!

    陈锋想都没想,又是一巴掌甩了出去!

    并没有因为夏莹雪是个女人,而手下留情。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雏狗。

    在陈锋的眼里,世间万物都一个样,不会因为她是个女人而手下留情。

    因为没有修武天赋,哪怕努力多年,夏莹雪也仅仅达到了武尊的级别。

    如果放在以前,这样的实力还能看一看。

    但在灵气复苏的大环境里,这样的实力,确实有点低微,根本就不算什么。

    再加上陈锋的实力超然,夏莹雪没有被打死,已经要谢天谢地了。

    看到自己的女朋友被打,钟文涛的眼睛瞪了起来,但他却没有胆量找陈锋报仇。

    因为他知道,以自己的实力,就算上去也是送死,绝不能莽撞!

    “滚,还是不滚。”陈锋面无表情,冷漠到了极致,“如果还不滚,就把命留下来吧。”

    两人虽心有不甘,但在绝对实力的面前,他们除了屈服,也别无选择!

    狼狈不堪的跑了出去,确认自己的安全之后,夏莹雪说道:

    “文涛,现在怎么办,他能打败你,最少也得是大宗师级别的修武者,凭咱们两个,很难对付他的。”

    夏莹雪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钟文涛的天赋,也不是非常出众,只能说是中等偏上。

    自身实力,刚刚到达宗师之镜,所以她才认为,陈锋很有可能,迈入到了大宗师的境界,否则也不可能一巴掌,扇飞自己的男朋友。

    钟文涛眯着眼睛,面露不甘之色,“先别着急,我的朋友就在山下,正往这边来呢,这要他一到,就有办法收拾他!”

    这次来北欧旅行的人,一共有三个人,但夏莹雪对钟文涛的朋友,并不算熟悉,不知道他的实力如何。

    “我之前没有和你多说,现在就详细的给你介绍介绍。”钟文涛说道:

    “范明尘来自燕京的上三宗,是北冥宗的二少爷,他的实力可不是一般的强,年纪轻轻就已经到达了半神境界,再有半年时间,甚至能突破到神境,等他来了之后,想要杀掉对我动手的人,完全不是问题!”

    夏莹雪知道,钟文涛的朋友都来头很大,但却没想到,竟然是来自燕京上三宗的人!

    三年前,全球的灵气复苏,华夏修武界的格局,被彻底改写。

    原本陈锋,被誉为沿海第一强者,但现在,他已经消失在了众人的视野当中。

    沿海地区最强大的势力,被中海四大家族所取代。

    而在燕京,一些老牌势力,也纷纷倒台,被从前一些,叫不上名字的宗门所取代。

    钟文涛口中的上三宗,就是燕京地区,最为强大的三个宗门。

    除此之外,在上三宗之下,还有一个下三族。

    这三大家族的实力,虽然没有上三宗强大,但依旧不容小视。

    而钟文涛所在的钟家,就是下三族之一,否则也不可能,和范明尘成为朋友。

    大约半个小时后,森林小火车,开到了站台边上,下来一个穿着休闲装的男人。

    年轻人的打扮相对普通,看不出一点贵气,样貌也不算出众,但他的身份绝对不一般,在燕京武道界,有着极大的影响力!

    而这个男人,正是钟文涛口中所说的,北冥宗的二少爷!

    范明尘刚刚下来,就看到了不远处的钟文涛和夏莹雪。

    原本是想上去打招呼的,但却看到两人的脸,都肿了起来。

    “文涛这怎么回事?”范明尘问道。

    “尘哥,出事了。”钟文涛含恨说道:

    “刚才我们去订房间的时候,遇到了一个狠人,我不是他的对手,不仅把我给打了,而且莹雪也被他给打伤了,尘哥,这事你得帮我报仇!”

    “真是有意了。”范明尘笑着说道:

    “正好我想跟北欧的异能者切磋一下呢,没想到这么快就来机会了。”

    “尘哥,你误会了,打我们的人并不是北欧人,是一个华夏的修武者。”

    “不至于吧。”范明尘讶异道:

    “在华夏武道界,你们两大家族,可是有着不小的分量,无论在南方还是北方,只要提出钟家和夏家的名字,应该没人会不给面子的。”

    “但我们遇到的家伙,确实不太讲理,而且狂的要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