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天命道尊 > 第190章 冠冕堂皇
    见大战落幕了,几座主峰的内门弟子,连忙将张乾等人搀扶了起来,紧接着便欲离开真武峰。

    “等等,谁让你们带他们走的,事情还没有了结呢。”

    不等张乾等人离开,李傲天连忙喊住了众人,并且快速走到了欧阳华的身前。

    “元晶你也拿了,我们也认输了,你还想要怎么样!”

    被两名齐霄峰弟子搀扶着,双腿无力的欧阳华脸色难看道。

    “元晶我是拿了,可还有四百功劳点你没给呢,你该不会是想赖账吧。”

    李傲天说着,自储物袋内取出了自己的身份令牌。

    “真够小心眼儿的,不就是四百功劳点嘛,莫非我欧阳华还给不起!”

    嘴角略微抽搐了一下,欧阳华将自己的身份令牌取了出来。

    在欧阳华的真元注入下,他手中的身份令牌表面,很快便亮起了刺目的蓝色灵光,李傲天知道对方想干什么,同样也注入真元,将自己的身份令牌给激发了开来。

    随着李傲天身份令牌的激发,欧阳华将他手中的令牌对准了李傲天的令牌,紧接着其上射出了一道淡蓝色灵光,快速没入了李傲天的令牌之内。

    “李傲天,今天我虽然败在了你手上,但这事没完,我迟早有一天会光明正大的打败你的,你给我等着!”

    冷冰冰的冲着李傲天放了句狠话,紧接着欧阳华在他齐霄峰弟子的搀扶下,快速离去了。

    有了欧阳华的前车之鉴,另一个也不够十五万元晶的传承弟子,同样从自己的身份令牌内,转移了三百功劳点给李傲天。

    身份令牌内的功劳点,除了内务殿管事和长老通过特殊手段外,其他人都无法增减,但弟子之间却可以相互转让,这一点李傲天早就在姬无败的记忆中得知了。

    也正是因为如此,李傲天才会提出没有元晶的可以用功劳点来凑的。

    虽然功劳点与元晶的兑换比例是固定的,但对真雷宗弟子而言,功劳点可以兑换元晶,但元晶却兑换不来功劳点,所以用功劳点来抵扣元晶,欧阳华他们内心是极不情愿的。

    “等等!”

    随着众人陆陆续续从自己眼前走过,李傲天突然喊住了走在最后的一批人。

    这一批人都是真雷峰的弟子,他们的为首者,正是那被李傲天破甲指所重创的白肤男子。

    “李师兄,不知你还有何事?”

    因为受伤太重,白肤男子早已昏死了过去,此刻正被一个真雷宗弟子背着,见李傲天喊住了自己等人,真雷峰几个内门弟子中,一个长相较胖的男子恭敬的询问道。

    “将你手中的剑给我。”

    李傲天也不客气,直接指着被肥胖男子抓在手中的那柄银色长剑道。

    这银色长剑的品阶不低,足足达到了四阶上品,之前还曾化为雷龙攻击过李傲天,随着白肤男子昏死了过去,此刻这柄剑由肥胖男子帮他拿着。

    “啊...李师兄...这不太好吧,此剑是白澜师兄的,我只是负责帮他拿着,你要是要了去,那白澜师兄苏醒后,我该如何交代啊。”

    一听李傲天要自己手中的剑,肥胖男子面露为难道。

    “谁让你交代了,你就和白澜说,这剑是他自己送给我的,到时候他要找麻烦也是来找我,没理由责怪你的。”

    李傲天不以为然道。

    “可是...可是这么多人都看着呢,我...我求求你了,不要让我难做,我就是真雷峰一个普通的内门弟子,我可承受不住白澜师兄的怒火啊!”

    肥胖男子情绪激动的苦苦哀求道。

    “白澜,你这剑就送给我了啊?”

    “不说话....不说话那就是答应了,在场之人都可为证!”

    面对肥胖男子的哀求,李傲天眼珠子转了转,紧接着又用强夺朱全银色大刀的那一套,故技重施一遍,随后便伸手去夺肥胖男子手中的剑。

    见李傲天要强抢,肥胖男子连忙躲了过去,并且拉开了和李傲天之间的距离

    “李师兄,你别这样...我真的不能给你,这银闪剑乃是白澜师兄最宝贝的法器,其价值还是其次,关键是对白澜师兄来说,它有特殊的重要意义。”

    “你今天若是在我手中将此剑夺了去,白澜师兄苏醒后,肯定会杀了我的!”

    死死的抓着手中的银闪剑,肥胖男子再次哀求李傲天道,看上去都快哭了。

    “他敢上真武峰来找我的麻烦,就得有这个觉悟,给我拿过来!”

    眼露寒光的一声大喝,李傲天催动吸星纳元手,将肥胖男子连人带剑给摄到了身前,并且一把将银闪剑抢到了手中。

    “滚吧!”

    夺得了银闪剑后,李傲天冲着真雷峰几人一声呵斥,同时将肥胖男子给扔在了地上。

    对李傲天的强势,真雷峰众弟子没有一个敢反驳,毕竟对方刚刚才大展神威连败了八个传承弟子,是个十足的狠人。

    很快真雷峰的人便全都离去了,偌大的广场上只剩下了李傲天主仆四人。

    “主人,你也太厉害了,以一敌六居然大获全胜,简直同阶无敌啊!”

    快速走到了李傲天的身前,李四笑着恭维道。

    “少在我面前溜须拍马,这剑归你了,正好配合你的冰魄寒剑诀。”

    将手中的银闪剑扔给了李四,李傲天没好气道。

    “我就知道主人最公平了,给了老三一把四阶的刀,自然也不会亏待我。”

    紧紧地握着手中的银闪剑,李四欣喜若狂的说道。

    “对我们两人来说的确公平,不过...不过对任尧来说,这就有点...不太公平了。”

    在略微犹豫了一下后,张三吞吞吐吐的说道。

    李傲天闻言,下意识转头看向了任尧。

    “三哥你别这么说,我修为太低,这样的四阶法器就算是给我了,也难以催动,主人对我已经很好了。”

    见李傲天朝自己看了过来,任尧生怕李傲天误会,连忙开口解释道。

    “和你的修为境界无关,我之所以将这一刀一剑给张三李四,那是因为他们的功法需要好的法器配合,才能发挥出威力来。”

    “而我传给你的功法,不需要借助任何的法器,此功一旦修炼有成,你自己就是最强大最可怕的法器,你明白嘛!”

    直视着任尧的双眼,李傲天语气凝重的说道。

    “我明白!”

    任尧凝重的点了点头,通过这段时间的参悟,他对无相天魔功的强大,心中已经有了大概的了解,他知道李傲天并没有夸大其词。

    “老五,主人也传你功法了?”

    显然事先并不知道李傲天传给了任尧功法,李四略带惊讶的问道,张三也露出了一丝惊容。

    随着李四问起,任尧下意识看了李傲天一眼,见李傲天没有反对的意思,他略微点了点头。

    “你可真是走运了,和我们一样走运,主人传给你的是什么功法啊,什么级别的?”

    李四好奇心大起,忍不住开口问道。

    “不该问的别多问,对了,任尧什么时候变成老五了?”

    李傲天话题一转道。

    “主人,是这样的,任尧年龄比我们两都小,所以我就给他取了个别名叫任五,这不张三李四任五,主人你喊起来也顺口嘛。”

    李四抢着开口解释道。

    “就你花花肠子多,对了,我给你个任务,你马上下山,帮我去看看灵药园附近有没有赤炼峰的弟子,不管结果如何,你等到半夜再来告知我结果。”

    “记住了,一定要记得隐蔽,不能被人发现了,听清楚了吗!”李傲天特意嘱咐道。

    “没问题,我这就去!”

    对李傲天的命令,李四无所不从,他说完后转身便欲下山。

    “等一下,我这有一门身法武技,名为七星挪移步,之前就说要传授给你们,一直也没有机会,你们各自复制一份,学会了后立马将之销毁。”

    喊住了正欲离去的李四,李傲天自怀中摸出了一枚玉简,将之扔给了张三,随后他也不再废话,直接驾驭遁光,朝着中华阁所在方向而去。

    ......

    “什么!你说的都是真的?”

    入夜,赤炼峰炎舞所居住的阁楼内,突然传出了炎舞愤怒的惊呼声。

    “是真的,张乾师兄他们八个带着人上真武峰,非但没能教训李傲天夺来禁制令牌,反而一个个全都被李傲天重创,还输了不少元晶。”

    炎舞身前一男子脸色难看的解释道,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当初上真武峰,被李傲天重伤的张炎。

    “输元晶?他们不是去帮我教训李傲天嘛,输元晶是什么意思!”

    炎舞有些不明所以。

    “是这样的,李傲天那家伙吓唬张乾师兄他们,说那禁制令牌乃是他真武峰的重宝,一旦张乾师兄他们抢夺,那便违反了宗门禁令,除非他自己愿意借,否则谁也不能明抢。”

    “张乾师兄他们被李傲天吓到了,碍于门规禁令,就没有一起动手教训李傲天。”

    “后来那李傲天提出,只要有人比斗胜了他,他便肯借出禁制令牌,但作为赌注,张乾师兄他们参战之人,必须拿出十万元晶作为赌注。”

    张炎脸色难看的解释道。

    “结果张乾他们全都输了是不是,不但没有教训李傲天夺到禁制令牌,反而白白搭上了八十万元晶!”

    炎舞咬牙切齿道。

    “不是八十万,是一百一十万,一开始出手的是朱全和叶翔师兄,他们两人联手都不是李傲天的对手,当场就败了。”

    “后来张乾师兄他们提出要六对一,李傲天便趁机加价,将十万元晶的赌注,硬生生加到了十五万,可就这样,他们六对一最终还是输了。”

    “唉,据说那齐霄峰的欧阳华师兄和星云峰的罗金师兄,他们两人因为元晶不够,一人补了李傲天几百功劳点才让下山。”

    “尤为可恨的是,那李傲天他还...还冠冕堂皇的将白澜师兄和朱全师兄的法器给扣下了,简直是太嚣张,太过分了!”

    张炎说着说着都有些说不下去了。

    “他会付出代价的!现在张乾他们人呢?”

    炎舞双拳紧握的说了一句后,紧接着又问道。

    “他们都已经回到了各自的主峰,有些受伤较重的已经开始养伤了。”

    “现在最为关键的是,今日之事已经传遍了整个宗门,张乾师兄他们八人,彻底沦为了笑柄,尤其是师姐你和我赤炼峰,引起了不少绯议啊。”

    张炎情绪低落道。

    “什么意思,将话说明白了!”炎舞语气冰冷道。

    “现在外面都在传,说我赤炼峰无人,一座主峰这么多弟子,居然连宗门最没落的真武峰也比不过,人家一个李傲天,抵得过我赤炼峰所有弟子。”

    “更有甚者谣传师姐你...说你去真武峰找李傲天麻烦,非但被李傲天重伤,还被李傲天给...给轻薄了...否则作为你的追求者,张乾师兄他们八个,也不会上真武峰找李傲天拼命了!”

    张炎吞吞吐吐的说道,生怕炎舞会将火撒在他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