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无限求生直播 > 第70章 莫名其妙的黑锅
    “内力,还真是一种神奇的能量!”丧狗此刻在沐王府落脚的地方,修炼着内力,每次感受内力在体内的运转,然后逐渐一点点的变强,他的心情也就越激动。

    举起手中的砍刀,在房间内施展一套《快刀八法》,招数里面的几处破绽,也因为内力的加成,居然减弱了不少。也是他内力不足,否则的话他自认,可以完全消除破绽。

    “原来如此,身体素质提升,于是在变招过程中的破绽也随之消失。之前学习五虎断门刀的时候,我就发现,有好几招在变招的时候,会存在一定的破绽,如今看来,只要配合这五虎断门刀的心法,这些破绽也就不是破绽……”丧狗嘀咕道。

    顿了顿,又开始沉思起来:“可我会的五虎断门刀,和茅十八的若是同根同源,可为什么我那个世界,没有任何内功心法的概念?道家吐纳法倒是有,只是和内功不是一个概念……”

    他刚才翻阅了一下基础吐纳法,这里面有一些道家吐纳法的原理,不过却有很大不同。

    说真的,十天时间太短了,十天的内功比不上一套最基础的外骨骼装甲,照这个时间修真练武之类的根本不可能,如果不开通那种兑换多少年功力,多少年修为的选项,基本上只有科技装甲和生物改造走到黑了,神秘侧瞬间变强的方法有,但是大多得不偿失,比如你换几颗60年功力的大还丹比不上你换一套同级别的外骨骼装甲。”三渣家的催更人士

    “中华联邦你们那边有什么实验机体或者概念单兵武器就往出拿,就当做实验。”三渣家的催更人士

    “我们这边有过什么外骨骼装甲什么的吗?”白云已消

    “我们这边一直都是神秘主义,除非别人打过来,否则都是财不可露白……”钕砉

    “那EU和神圣不列颠帝国那边呢?”三尺之猫

    “目前没有这个的情报……我更好奇,对方为何会认为有这个东西。”丧狗大弟子

    “那么说的话,之前似乎也有异世界的人,问我们这里的皇帝是不是姓蒋。当时我看得也是莫名其妙,他们是不是把我们这里,误以为是哪里了呢?”人民的名义

    “我神,您犹豫了,果然,历史已经不是我书中记载的了,祝贺吧,我神丧狗,打破了历史的惯性,此次轮回,境界必定更上一层楼!”万法道人

    “这次那个万法道人的话,怎么有点莫名其妙?按照他的意思,主播在‘原来的历史’里面,到底是杀了韦小宝,还是没有杀?”幽幽弱水

    “都是莫名其妙,我们这些普通人,估计也没办法理解这些。”白云已消

    “(`?′)Ψ╰ひ╯”行即可

    “嗯,这个简单易懂……呵呵……”白云已消

    “天地会的徐天川和玄真道人打算在平西王吴三桂入京的必经之路刺杀他,或者退而求其次其子吴应熊。——你这边的世界线!”坚持

    “冲突快开始了。韦小宝呢,只能说讲义气的混混,在未来他冒着被皇帝杀头的风险放了被差点砍头的茅十八。同样,被死了陈近南的天地会逼着杀康熙,他就用自己贪污的所有财物搞了一个大清龙脉宝藏,救了康熙。最后小宝和他的夫人们隐居了……”盖浇饭

    “@坚持,@盖浇饭,你们怎么知道这些我们不知道的事情的?难道录播还有加料的部分?不行,我要看录播,我要看录播!”三尺之猫

    “算了,这个直播间的创造者,估计还要依靠那边的世界来赚钱,加料也可以理解。只是如果他们不弹幕的话,估计主播会错过很多东西。”人民的名义

    “嗯,也幸好他们愿意帮忙!”丧狗大弟子

    丧狗看了看弹幕,主要是有些弹幕实在让他非常的在意,还记得之前盖浇饭就有说,徐天川会和沐王府的人发生冲突,然后挂掉。自己好歹也算天地会的人,是否能避免这个结果。索性走出去,找到了柳大洪。

    “柳大哥,我记得你们好像说过,明天三藩的人会过来是吧?那个平西王,也会过来?”丧狗走到柳大洪面前,向他询问道。

    “吴三桂并不过来,似乎之后他的世子吴应熊过来而已。”柳大洪摇了摇头。

    “我之前在天地会,听到他们似乎有计划,说明天要在半路拦截,,可能会趁机诛杀吴三桂或者吴应熊。”丧狗提醒道。

    “这些天地会的人真是……”柳大洪闻言顿时气恼,“这样岂非打草惊蛇?京城因为丧狗兄弟,已经有所戒严,我们明晚的行动都有风险。若是再让他们惊动三藩,估计明晚我们也没办法行动了!”

    丧狗把一切都看在眼里,他很清楚,沐王府是希望离间康熙和三藩的关系,逼迫三藩造反,然后趁机浑水摸鱼反叛。而天地会,主要是陈近南,似乎是台湾郑家的人,郑家有兵有马,完全可以反攻大陆,和已经几乎什么都没有的沐王府不同。

    目的不同,手段也不同,天地会可以肆无忌惮杀死吴三桂,但沐王府却不会坐视不管。

    “消息可真?”柳大洪试探着问道。

    “我也是偶然听到,是不是明天去进京的必经之路看看,不就知道?”丧狗回道。

    “这个消息对我们非常重要,丧狗兄弟,谢谢你!”柳大洪道谢,转身就要走。

    “对了……”丧狗想了想,“希望双方能好好谈谈,不要伤了和气,都是反清复明的义士,闹腾起来,也是鞑子占了便宜。估计到时候,会有个徐天川的,脾气比较冲,怕冲撞沐王府的人,还请多多包涵。”

    “这个我会和小公爷说的!”柳大洪想了想,点头,不过拿主意的,还是沐剑声。

    丧狗说完,也就是没有废话,回到房间继续修炼。顺带修炼铁布衫,这玩意是内外兼修,由外而内,通过外部刺激和必要心法口诀,最终修炼出刀枪不入的身躯。

    问题也很明显,一个是有一个罩门,是铁布衫的要害所在;二则配套的口诀流失,所以柳大洪用的是别的内功配合,不过这个问题可以解决,他目前修炼的功法可以代替。

    一夜的修炼,他只觉得神清气爽,一点都不疲惫,体内的内力也修炼出一丝。

    正高兴,不想沐王府‘白氏双木’的白寒枫,愤怒走了进来:“都怪你,害死我大哥!”

    “哈?”丧狗直接懵逼,自己什么时候害死了对方的大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