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觅仙道 > 第1191章 摆脱困境的唯一办法
    秦炎也担忧,万一自己脸色不小心产生了变化,让古剑门主误会,以为自己是对他有什么不满,那可就非常不妙了啊!

    毕竟前车之鉴不远,柳长老的下场,就连秦炎这位身经百战的修仙者,都感到一阵的胆寒。

    自己绝不能重蹈覆辙!

    于是秦炎装作什么也没有发生,浑身青芒一起,跟着豆豆很快就消失在了远方的天际。

    云淡风轻,随着两人的远去,这里又恢复了平静。

    只留下一个鼻青脸肿的柳姓老者,整个人看上去那是狼狈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

    眼睛肿得简直连睁都睁不开,整个人看上去似乎也胖了一圈,衣服亦是破破烂烂,给人的感觉,那是无比的凄惨。

    “秦炎!”

    他咬牙切齿的低吼了一声。

    冤有头,债有主,自己之所以落到现在这般地步,那小子显然是难辞其咎的。

    所有的一切,都是因他而起。

    当然,对于掌门师兄,他心中同样充满了怨怼之意。

    不过悲哀的是,这位他确实是惹不起。

    关键是对方还无与伦比的小气。

    想想对方临走前所放的狠话,说现在是有急事要处理,所以暂且离去,待闲暇之余,还会继续来打自己。

    柳长老不由得打了个寒颤,以他对师兄性格的了解,对方这话,绝不会是简简单单的威胁。

    并非随口一说,他多半会说到做到,一有机会就来打自己的。

    可恶,该怎么办呢?

    柳长老此刻的心情,简直是糟糕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原本以为,成为通玄期修仙者以后,可以扬眉吐气。

    得,这下别说什么意气风发了,自己面临的结果是随时有可能被人打。

    这还有没有天理?

    修仙界虽面积广阔,恐怕也很难找到,像自己这么倒霉悲催的通玄级别的修仙者。

    要怎么做才能让师兄回心转意,改变对自己的敌意?

    柳长老皱起眉头苦苦思索。

    然而这太难了!

    根据他对掌门师兄的了解,以对方那倔强的性格,恐怕是很难改变主意的。

    可恶,难道就真的没有办法了么?

    我可不想三天两头的挨打!

    柳长老没有放弃,依旧冥思苦想。

    少顷,他的眼中闪过一道决然的光芒。

    他想到了一个点子,虽然不是什么好主意,但极有可能是目前唯一的办法。

    说得清楚明白一些,突破口依旧还是在曹小原那里!

    说实话,但凡有一点别的办法,他其实也并不愿意那么做。

    首先以大欺小,而且欺负的还是自己的师侄,传出去太惹人诟病与笑话。

    其次小原那孩子,从小也算是他看着长大的,平日里与他这位师叔的关系还不错。

    对方又没有招惹自己,突然不问青红皂白的上门打他,柳姓老者自己也觉得这么做,有点不太像话。

    但问题是,他现在真的没有别的办法。

    因为唯有如此,才有可能让掌门师兄投鼠忌器。

    “小原你别怪我,师叔我这也是被你父亲给逼的,实在是走投无路……”

    喃喃自语的声音传入耳朵,柳长老终于还是咬牙做出了抉择。

    对他来说,这是目前唯一可能摆脱困境的希望了。

    掌门师兄虽然嘴硬,说即便自己打他儿子,他也不会屈服,但话是这么说,可骨肉亲情又哪儿是那么容易割舍?

    当他看见,儿子被自己打得鼻青脸肿,惨不忍睹的一幕,我就不相信对方这做父亲的还真能够无动于衷?

    对这一点,柳长老信心十足,于是他化为一道惊虹,也心急火燎的飞向了本门的总舵。

    ……

    与此同时,曹小原自然是什么也不晓得,此刻,他正在自己的洞府里乖乖的打坐。

    突然,他睁开了眼眸,脸色刷的一下变得苍白起来了。

    就在刚才,他突然心跳加速,有一些不好的预感,莫名的在心间浮现而出。

    那感觉来得突兀,但对于曹小原来说,简直太熟悉不过。

    他不由得打了个哆嗦,难不成父亲闲着没事,又准备来打自己了?

    不对!

    他摇了摇头。

    这一次的预感与以前好像有一些不同。

    但差别究竟在哪儿?他也说不清楚。

    难道是错觉么?

    有可能。

    毕竟被父亲莫名其妙的打了那么多顿,早就被打出心理阴影来了。

    曹小原心中不由得感到一阵的悲哀!

    都说浪子回头金不换,没错,以前自己是有些不知好歹,但如今明明已经诚心悔过。

    为什么父亲他老人家却怎么也不肯相信自己?

    总是莫名其妙的怀疑,说自己表现得很乖,是在做戏,这还有没有天理?

    自己明明是真的认识到了以前的错,弄明白,在修仙界实力才是最重要的,所以痛下决心,想要努力修行,可怎么在父亲的眼里,就就成了骗人的把戏?

    关键是,他凭什么怀疑自己?

    对这一点,曹小原非常的不解,毕竟站在他的角度,觉得父亲他根本就没有证据?

    难道仅凭猜测?

    这也太离谱!

    而且父亲他不仅仅是怀疑,关键是还动手打,而且是一天打上三四次,简直比吃饭还准时。

    你说这过不过分啊?

    想到这里,曹小原心中气苦,但他咬着牙齿,不让自己哭。

    因为他现在已经明白,流泪没有用途,在修仙界,眼泪是不值钱的,唯有实力才是一切的基础。

    自己不能屈服,一定要努力变得更强才可以摆脱这悲惨命运的。

    还有秦炎那家伙!

    当初如果不是他,试问自己又怎么可能落到如今这般地步?

    你等着,总有一天,我会成为灵界第一强者。

    等到了那时,你后悔都来不及,到时候我也天天找你的麻烦,比如说一天打个几次,打得你哭。

    ……

    曹小原心中的怨念且不提,秦炎此刻,心中同样有些忐忑。

    眼前这位古剑门主,今天的表现实在是有些不可琢磨,用喜怒无常简直都不足以描述!

    虽然倒霉的是那柳姓老者,但秦炎也不敢有分毫的疏忽大意,毕竟今天这事儿,自己其实才是始作俑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