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跃马大明 > 第69章 监军张若麒
    宣府镇军驻地,老将杨国柱的大帐内。
    杨国柱也没想到,这一大早的,那个最近杀出了赫赫威名的小后生徐长青会来拜访自己。
    此时大战在即,各方事务千头万绪,他哪有时间理会这小后生?
    不过,杨国柱对徐长青的印象不错。
    这个小后生虽是年轻,年少得志,但是却不骄不躁,很是沉稳,的确是条好汉子。
    假以时日,必将成为大明的栋梁之才。
    想着,杨国柱也放下了手头的事情,对亲兵道:“让他进来吧。”
    “是!”
    很快,徐长青这边便是收到了消息,快步进入了杨国柱的大营内。
    明军的大营基本大同小异,相形之下,曹变蛟这边的营地要更为放松一点,王朴那就更不用说了,杨国柱的营地里却是颇为肃杀,看得出,这位老将是个治军很严的人。
    来到杨国柱的大帐,见了礼,徐长青也不墨迹,直接说出了海路侦查的事情,先到杨国柱这里来认认门,有情报随时通传。
    见徐长青说的是正事儿,而且颇为老道,有条不紊,杨国柱对徐长青的印象不由更好,笑道:“小徐,大明有你这等年轻良将,真是我大明的福气啊。”
    徐长青一笑:“老将军您谬赞了,卑职还年轻,需要学习的东西还很多,以后,还要请老将军您多多指教提携。”
    两人寒暄几句,在要告辞的时候,徐长青忽然道:“老将军,卑职有句话,不知道,对老将军当不当说?”
    “嗯?”
    杨国柱本以为徐长青事情已经说完了,哪想到徐长青居然又杀了个回马枪,顿时便是警惕起来,脸上虽是挂着笑,但已经冷了三分,道:“小徐,有什么事情,你但说无妨,老夫听着呢。”
    见杨国柱不高兴了,徐长青也不以为意,笑道:“老将军,卑职虽说与鞑子交手还不够多,但是对鞑子的习性也是有了不少的了解。
    老将军,您到了前线战场,一定要对鞑子有所警觉和防范!
    鞑子太阴险了,恐怕会无所不用其极,您一定要多多注意自身的安危!
    而且,小侄得到情报,鞑子的火炮威力可能比我们想的更强!您一定要小心鞑子火炮对咱们的威慑力。”
    说完,徐长青也不再留恋,转身便是告辞。
    大半分钟之后,杨国柱这才是回过神来,老脸顿时有些尴尬。
    原来人家根本就对他这边没啥要求,只是来提个醒的,这事情闹的,刚才还给人家冷脸呢。
    忙是让亲兵赶紧去把徐长青叫回来,不说其他,总得喝杯热茶解解渴吧?
    但杨国柱的亲兵还没追上徐长青,徐长青这边便是停住了脚步。
    因为,洪承畴来了!
    而且,不止洪承畴来了,监军张若麒也来了!
    这几乎是被抓了现行,饶是徐长青,一时也有些尴尬。
    但徐长青片刻便是回过神来,忙是恭敬跪倒在地:“卑职中军督标营游击徐长青,见过督臣,见过监军大人!”
    洪承畴一看到徐长青,眉头便是一皱,徐长青这小子不去准备出征事宜,怎么会在这里?
    张若麒虽是没与徐长青有过交流,也没见过徐长青,但是却是听闻徐长青的大名多时了。
    此时第一次见到徐长青,他也有些高高在上的审视起徐长青来,想看看这个最近名动辽地的年轻俊杰,到底有什么不同。
    别说,张若麒对徐长青的第一印象还真蛮不错的。
    虽然有点黑,但是颇为英俊,身上打扮极为规整,一看便是个干净利索的人。
    而且,他眼神锋锐却是又沉稳灵动,这显然是个极有主见的人。
    怪不得洪承畴对他这么欣赏了。
    洪承畴这时也是回神,淡淡的道:“小徐,你不去准备出征事宜,怎么到杨帅这里来了?”
    徐长青是中军督标营麾下的游击将军,就算同是明军,但跟杨国柱却完全是两个系统,如果洪承畴真要揪住不放,斩了徐长青都是有着理由。
    徐长青此时早已经沉稳下来,忙是恭敬道:“回督臣,卑职今日过来拜访杨帅,正是为了之后的情报通传工作。督臣,卑职也是今早上刚刚想起这事情,毕竟锦州战场不同宁远,各人各部可能会分散,卑职想趁着今天上午的时间,拜访一遍各位军门帅爷,到时如果战场上发生变化,卑职也能保证消息通传的效率和准确度。”
    洪承畴不由的一愣,这小子,想的还真是周到啊。
    洪承畴还没说话,这边,监军张若麒已经是抚须而笑:“小徐,你这个想法不错,也很扎实。不过,我大军即将誓师开拔,你却还没有出征,可有准备了?”
    洪承畴此时解开了心结,反倒不着急说话了,只是笑着看向了徐长青。
    对他而言,张若麒他们几个监军,简直就是催命厉鬼!
    按照洪承畴的思虑,等诸部援军汇聚宁远,整合一个月之后,到了九月初再出兵也不迟。
    可张若麒等人,一天几遍催促,不是这个帽子就是那个帽子,洪承畴也有些罡不住这种压力,只能是选择出兵了。
    此时,洪承畴也想看看,徐长青这个小鬼机灵,该怎么面对张若麒的威严。
    张若麒长的还算英俊,尤其是胡须很漂亮,油光发亮的,而且,他的眼神看向自己颇为柔和,似乎没有太多恶意。
    不过,人心隔肚皮。
    此时自己算是被抓住了马脚,张若麒似乎与洪承畴又不睦,徐长青自然是要慎之又慎!
    忙恭敬道:“回监军大人的话,卑职的确是有着准备,早在卑职之前攻克杏山北部高丽人营地的时候,便是在那边留了不少人手。
    昨天,卑职又跟督臣请求,要来了几个绘制地图的夜不收好手!
    卑职这边还有一些事务,至多明后天就能处理完!等大军主力到了前线,卑职可用项上人头保证,一定会为督臣和监军大人奉上一份精确的海边沿线地图!”
    张若麒顿时抚须大笑:“好,好,很好!小徐,有你这样的忠臣良将,我大明,何愁大事不成?”
    这时,杨国柱也是得到了消息赶了过来,正好听到张若麒称赞徐长青的这句话。
    他这时也反应过来,怕徐长青吃亏,忙是笑道:“督臣,监军大人,小徐这一大早过来,正是为了情报通传之事而来。还给卑职提了几个好建议呢。”
    “哦?”
    “什么建议?”
    张若麒也来了兴致,笑眯眯问道。
    杨国柱显然比徐长青更为老辣,当即便是添油加醋的表扬了徐长青一番。
    徐长青此时后心都是出了一层白毛汗。
    这他么的,这种不合规矩的事情,以后还是要尽量少做啊。
    如果不是杨国柱力挺,今天恐怕还真不一定能过去……
    几人说笑一番,洪承畴笑道:“行了,现在国事艰难,大家也不是说笑的时候。等抵定锦州战事,咱们再慢慢详聊吧。小徐,你现在已经走了几个总兵营地了?”
    徐长青见大势已定,心中也是沉稳下来,忙恭敬道:“督臣,卑职已经走过大同王军门,玉田曹军门的营地了,正准备去前屯卫王军门那边。”
    洪承畴笑着点了点头:“很好。时间紧迫,你不用再在这边陪同了。赶紧去忙正事吧!吾等着你的好消息!”
    “是!”
    看徐长青规整的快步离去,洪承畴笑着看向张若麒道:“天石兄(张若麒字),你观此子如何?”
    张若麒虽说与洪承畴在大事上有分歧,但毕竟都是文人,私交还算过得去,闻言不由抚须笑道:“是个可造之才啊。我大明,现在就缺这样的人才啊。亨九兄(洪承畴号),你的眼光还是没的说的!”
    听张若麒这么说,洪承畴一时也是心神大展,哈哈大笑:“这小子还是要多磨砺啊。走,杨帅,咱们今天来谈一谈出征详情!”
    “督臣,监军大人,请!”
    …
    离开了宣府镇军的营地,徐长青这才是稍稍松了一口气。
    本来,离开了杨国柱这边,徐长青就要去宁远城接受刘朗这边准备的物资人手呢,但现在,恐怕真的要把这些总兵大佬们都拜访一遍了。
    不过,这也不是坏事。
    松锦此战,就算提醒了杨国柱,但这种顶级国运国祚之战,肯定还是要有大员阵亡的。
    此时,如果能全部拜访一遍,见一见这些大员们的真容,有利无害。
    这不仅是镀金履历,很大程度上,这绝对是松锦的见证者,不枉自己穿越来这边走一遭了。
    很快,徐长青收拾起了心神,直接去拜访前屯卫王廷臣部。
    但这就真的是公务过场了。
    除了跟他们交代下情报和地图的事情,再者便是提醒他们清军的火器犀利。
    这可不是徐长青凭空捏造!
    事实上,此时清军的火器的确是比明军先进,而且,还先进不少。
    因为大明此时最会玩火器,也是最擅长玩火器的将领,正是当年东江的三狂徒之首,此时满清的恭顺王孔有德!
    孔有德此时亲领皇太极费劲心血打造的‘乌真哈超营’,这几乎是一支全火器化部队,实力绝不容小觑!
    …
    刚到午时,差不多上午十一点左右,徐长青已经是把此时宁远的十个总兵拜访完九个,包括辽东总兵官刘肇基。
    只剩下最后宁远的大地头蛇吴三桂了。
    王朴,曹变蛟,杨国柱就不消说了,王廷臣、唐通、刘肇基等人,对徐长青的态度都不错。
    除了白广恩那老阴狗,又他么不阴不阳的说着鬼话,明面上称赞,暗地里却是连损带贬怼了徐长青一顿。
    但徐长青的城府,对此肯定不会放在心上。
    白广恩这条老阴狗,有这龟儿子好受的时候。
    很快,徐长青便是来到了吴三桂的关宁军主力营地门口。
    让人进去通报之后,徐长青心里也是隐隐期待起来。
    关宁军的大名,后世绝对是如雷贯耳。
    尤其是关宁军中最精锐的‘夷丁突骑’,这支传闻能与满洲八旗铁骑硬刚而不落下风的家丁精锐,徐长青早已经是闻名久矣!
    不知道今天能不能有机会,见见这恐怕在华国五千年历史上都是能排上序列的精锐部队。
    “驾,驾!”
    就在徐长青思虑之间,关宁军大营中,忽然有一骑飞速掠来,带起烟尘翻滚。
    但并不是出门去,而是直奔徐长青而来。
    关键是,骑在马上的,并不是关宁军的锋锐,而是……一个身材很是纤细窈窕的紫衣少女。
    “吁~~!”
    这少女一直冲到了徐长青近前,这才是停下了战马,一挥手中精致的马鞭,雪白的小下巴高高扬起道:“你,就是那个传说中的拼命三郎徐长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