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御天武帝 > 第3534章君以国士待我,我必报之
    轰隆!

    一声巨响。

    人主印飞出。

    隐约间,也有一道虚影飞出,同样满脸茫然。

    我是谁?

    我在哪?

    咦?

    这不是鬼王吗?

    老熟人啊。

    虚影穿着金袍,头戴帝冕,看见鬼王,还有一点欣喜,我这是回到三界来了?

    他刚要伸手去打招呼。

    楚岩爆喝:“白痴!加固封印!”

    人主虚影回头,看见楚岩楞下。

    这小子谁啊?

    旁边那个是……宙?

    那这小子是新时代的人主?

    人主来不及多想什么,他只是一缕虚影,还是微微点头,转回身看向鬼王。

    “固!”

    鬼王脸色大变,怒吼:“混蛋,人,你敢!你在找死!”

    楚岩这时却是不管,持剑再次斩出,一剑接着一剑:“鬼王?跟我斗?白痴,别说你还没有解封,就算真的解封,惹急了我,也要你给我好看,要你一道,还敢阻拦?”

    轰!

    楚岩一剑接着一剑。

    鬼王虚影脸色阴翳无比。

    “楚岩!!!”

    鬼王虚影咬牙,却是有几分无力。

    他若是本尊在此,一根手指头捏死楚岩,但偏偏不是,他本尊还被封印,能渗透出来的力量微乎其微。

    所以根本不是楚岩的对手。

    加上人主印在,一直影响着他,让他的力量还在流散。

    关键是……

    这一缕虚影,是这一阵子鬼界平息了,好不容易没大动静了,他才积攒的力量,是准备用来过一阵子拿来破封的。

    真要是被击杀在这,他得哭。

    半个多月的努力一下又白废了。

    “楚岩,很好,我记住你了!”

    所以前后一想,鬼王有了决定,放个狠话算了。

    剑道……

    老子的兵器又不是剑……算了,丢了就丢了吧。

    鬼王这样想着,心情好多了。

    虚影一下从原地消失。

    咔嚓!

    随后,忽然一声剧烈轰鸣之声。

    鬼王途上,真的有一截大道断了下来。

    之前缠绕在鬼王途上,倒是没觉得如何。

    可当脱落的一刻,一条大道,宛若一只巨大磅礴的万里长龙。

    轰隆一声,拍打在鬼界大地之上。

    人主虚影看着,嘴巴都长大了。

    真让道了?

    鬼王啥时候变的这么怂包了?

    这小子行啊。

    还有,人主一直看着,那剑道上一根根血丝所化的人是咋回事?

    好像快死了呢?

    有一点无根浮萍的意思。

    当然,这些人主都没去管,好不容易虚影渗透而来,转回身朝着楚岩看去,想了一下准备开口聊几句。

    起码问一问如今三界的情况吧?

    结果……人主还没开口,刚转回身去,一个拳头朝他打来。

    轰隆!

    本就是一道虚影,如何能够承受楚岩全力一拳?

    人主虚影,当场被楚岩打的溃散,一直到最后一刻都是长大嘴巴,一句话都没有说出来过。

    大宙王在一旁嘴巴也长大了。

    你,你给人主打了?

    “大坑货!早就想揍他了,一直没机会,这一次正好。”

    楚岩拍了拍手,冷哼声。

    至于说让人主开口?

    算了吧。

    就目前的局面,楚岩连人主是哪一伙的都无法判断出来。

    而人这种东西,偏偏又喜欢先入为主。

    真让人主跟自己说一些事,影响了自己对未来的判断呢?

    人主说的,就一定是真的?

    万一是假的呢?

    故意诓骗自己呢?

    所以,楚岩压根就没想让人主开口。

    这一次用人主印,那也是为了对付鬼王。

    至于其余的,算了吧,你别说了,我也不想知道,等以后我自己调查就是。

    这种亏楚岩其实吃过很多次。

    仇穷。

    还有很多都是。

    楚岩就是因为一些人先说了什么,然后影响了自己,先入为主。

    这一次真界,楚岩压根没想听他们废话。

    想知道什么,我会自己去调查,然后自己去做判断。

    一切,我只信自己。

    “看什么?说他坑,难道不对?打他难道有错?听他废话有用?他能回来支援?”楚岩一脸不屑,大宙王一下闭嘴。

    一片混沌之中。

    中央一条长河分隔两岸。

    人族这一边。

    一尊虚影陡然睁眼,嘴角抽动两下。

    自己……被人打了?

    隔着很远,有一点感应不太清楚。

    如果虚影不被击碎,然后顺利被他收回这一部分力量的话,其实还是可以知道所发生一切的。

    但并没有。

    那隔着很远,他也只能判断出一个大概来。

    好像是人主印……

    有人借用了他当初留下来的一部分力量。

    然后……又一拳给自己的力量打碎了?

    过河拆桥?

    人主摇了摇头。

    “三界……究竟发生了什么?怎么总感觉,最近一直怪怪的呢?可是……好像没过去多久啊。难道三界那边的时间和这边不一样?”

    “自从上一次自己被撑到至今,好像才半年吧?半年,自己这边都不够打一架的,三界那边怎么感觉好像已经打了好几架了呢?”

    人主虚影一阵无奈,随即所幸,摇了摇头。

    不去想了。

    上一次他受伤不轻,好在神魔仙三族比他还惨。

    这倒是给他争取来了一些时间。

    但很快,他又露出愁苦之色。

    即便这样还是无用。

    三界那边……

    人族道主死了无数。

    道门里边自己留下的后手好像也被坑杀了。

    他们这边不会有人来支援。

    三界那边,三族一旦取胜,他们这边还是一样要败。

    “骨王……古族……唉,失策了啊。”

    人主叹息。

    三界那边,人族很惨。

    这一点他一直是知道的。

    也指望不上什么了。

    只希望能多拖延一天是一天吧。

    鬼界。

    楚岩气跑了鬼王,将人主虚影打爆。

    之后大宙王也被他一脚踢飞。

    也不管大宙王那一脸怨念的表情。

    此刻。

    楚岩一直盯着下方,朱煜正缠绕在鬼王途脱离下来的那一截剑道之上。

    进行吞噬、炼化。

    比起三界的剑道,鬼界的明显弱了一点,但那也不是楚岩所能披靡的,依旧强悍无比。

    朱煜一点点吞噬着。

    1000米!

    2000米!

    3000米!

    整个过程,仿佛重来。

    一次轮回。

    朱煜的真身,再一次开始疯狂爆炸起来。

    朱煜每爆一次,楚岩也会跟着咳血。

    他的剑道也在疯狂崩断。

    之前本来就没剩下多少了,都是靠他用一些其余道来填补的。

    现在走鬼界剑道,楚岩一咬牙,也是再一次开始击碎大道,然后为朱煜进行续接。

    一条接着一条。

    楚岩的脸色也是无比苍白。

    不止如此,楚岩这时神念微动。

    轰隆!

    将冥界召唤出来。

    从冥界内也召出一条道来。

    “老朱头,融合了!”

    朱煜抬头看去,眼神微动。

    楚岩冥界的剑道。

    “小子,你……”

    “少废话,我投资那么多,你现在跌了,我当然要补仓!赶快融合,去吞道。”楚岩冷哼声。

    朱煜微微握拳,随即点下头,迅速将楚岩冥界的剑道也给吸收。

    然而……

    还是不够。

    楚岩冥界的剑道并不强大。

    而信仰境内的剑道,早就消耗一空了。

    凭血潭子转化的终究是虚假之道,本身也不如真正的剑道,崩断的更加厉害。

    原本3000米的道可换朱煜走1000米。

    可血潭子转化的道,5000都难换1000米。

    这样下去,朱煜想在鬼界这边也走到5000米,几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最后还是要失败。

    3500米时。

    朱煜也停下了,剧烈的喘息着,抬头朝楚岩看去,露出一抹凄凉之笑:“小子,这一次……真的该放弃了。”

    楚岩没吭声,一直看着,眼神也是不停变化。

    放弃吗?

    停止么?

    正常情况,投入这么多,真的该止损了。

    可是,楚岩不甘心。

    明明找到了原因,而且只差1500米。

    哪怕朱煜炼化了鬼界剑道5000米,最后还是失败了。

    他可能也就认了。

    想走到1万米,无论是大道界还是鬼界都是不可能的。

    哪怕楚岩消耗尽他信仰境内所有的力量都不够。

    差的太多。

    可只是鬼界1500米!

    楚岩不服,还想要再试一试!

    “就赌这1500米了!”

    楚岩咬牙。

    随即,噗嗤。

    一口鲜血喷出。

    接着,楚岩的手中,忽然又凭空多出一条道来。

    锋芒无比。

    戾气逼人。

    剑道!

    一条完整无比的剑道。

    朱煜见状,眼神都是微微变化:“小子,你……”

    “少废话,拿去!最后一次!给我走到5000米去!”

    楚岩低喝,脸色已经苍白到了极致。

    哪里来的全新剑道?

    新境!

    “王八蛋!老子这一次真是血亏了!老王八,你要失败了,我连你坟头都给你挖出来!”楚岩一边吐血,一边低骂。

    这是谁修道啊。

    真的亏死了。

    信仰境和冥界破损也就算了。

    这一次,他连才打造的新境剑道都给拿了出来。

    “我不圆满了!”

    楚岩想哭。

    朱煜拿到新境剑道,内心也是复杂无比。

    可很快,他释然一笑。

    转回身,朝着鬼界剑道剩下那1500米望去。

    无论如何,这一路多难,他都要走下去。

    然后,成功!

    回报楚岩。

    君以国士待我,我必国士报之!

    忽然,朱煜的心,坚固无比,手中有长剑出,可怕的剑气化作剑风,前路漫漫而修远。

    满布荆棘如何?满是泥泞又如何?

    今日,我也一定要踏过去。

    此道,必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