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始于权游的西幻之旅 > 174 初变的格局
    海滩上发生的一切本就被此处淹人们所注意,尽管不是所有人都能亲眼见到那情况的诞生,但当事情发生过后,当消息扩散而开后,人们仍旧感同身受,甚至被周围同伴们感染的更显热切。

    于是当伊伦.葛雷乔伊恍恍惚惚地被淹人们拥抱亲吻并且披上代表淹人牧师的灰绿蓝三色长袍后,他就直接被一众没能亲眼所见的淹人围在了中央,问起了他的受淹仪式,以及“死去之后”所见到的一切。

    然而对于自己死而复生的遭遇,这位新晋淹人似乎记忆不多,说话时也磕磕绊绊,表情茫然,似乎还没回过味来。

    “海水,全都是海水,里面,外面,左边,右边——我,我好像进入了淹神的流水宫殿,然后,然后——”

    “然后怎么样了?”

    一位年轻淹人迫不及待地问:“你见到了伟大的淹神?”

    “淹神?不不不,没有见到,我——我好想见到了——不对,我好像听到了古道?”伊伦吞吞吐吐地说:“那好像是淹神的叮嘱之言……然后……”

    他说着,目光不自觉看向沙滩尽头处,那个正与盐舌索伦交谈着的黑发男孩。

    “然后我听见了神子大人的声音。”

    “大人说什么了?”

    另一位淹人充满狂热地询问:“招你回来?还是让你跟着他走?”

    “都不是。”

    伊伦表情迟疑地回答:“我听到的好像是——好像是,快跑,你兄长攸伦就要来了,快跑,你兄长攸伦——”

    他话没说完就痛苦地捂住了脑袋,表情即茫然又畏惧,以及一丝丝对攸伦这个名字的……憎恨?

    周围淹人们对此则颇感纳闷。

    你兄长来了?

    攸伦?

    什么意思?

    他们想要询问,但此时伊伦似乎突然惊觉自己话说多了,于是脸色一慌,继而脚步趔趄地站起身来,推开旁人急匆匆地走了。

    “他好像并不高兴?”

    原地一位年轻淹人对此有所诧异。

    “毕竟死了一次。”另一位淹人点了点头:“换成谁也不会高兴的。”

    “但他被救活了啊。”

    年轻淹人无法理解地道:“被神圣的淹神之子救活,这是多么荣耀的事情?”

    “也许他更希望留在淹神的流水宫殿当中?”

    ……

    那边几个年轻淹人对此感觉有些莫名其妙,这边更多的淹人则注视着前方不远处一老一小两个身影。

    老人灰色长发飘飘,气质卓越,五官长相棱角分明,充满了威严感,但此时面对他对面的黑发男孩,却仿佛一个犯了错的小孩子一般,显得规规矩矩。

    而男孩尽管外表稚嫩,身材矮小,但表情动作却充满了颐指气使——

    因为距离有点远,围观淹人们听不到他们在说什么,却能明显见到那位领导他们的淹人首领此时老老实实一副不敢反驳的模样。

    这让有些人心头感慨,更多人却下意识的认为理所当然——

    不住不觉间,此地氛围已然被改变。

    ……

    蓝礼可没理会远处那些淹人们如何想眼下这处场面,此时他正满脸严肃地盯着站在面前的老淹人,话语毫不客气。

    “如果再有这种事情发生,我不会出手替你解决,你得知道,复活死者并非你们想象当中那么容易。”

    复活、死者、并非那么容易、容易……

    这几个词汇让老淹人联想颇多,于是面对眼前这位严肃的男孩,他毫不犹豫地道:“我明白,神子大人,之后再有这类事情,我们不会再劳烦您出手!”

    “同时,没有必要,你也别让人跑去打扰我,你们现在的一切事情对我来说都不重要。”

    “好的,神子大人,我会严格约束属下淹人,您放心,他们不会再去打扰您。”盐舌索伦仍旧没有迟疑地回答。

    “之前你提的那些学习要求,什么教条啊仪式啊之类的,我不感兴趣,所以就算了。”

    “没问题,您是淹神的儿子,自然用不着学习我们那些没用的东西。”老淹人表情羞愧地道:“是我考虑不周,神子大人,今后我会谨慎思考。”

    “那个棍子有点不太合手。”

    “我马上给您找个新的!”

    “食物方面……”

    “我懂,我懂,您喜欢吃牛肉,不喜欢吃鱼,我这就吩咐淹人们为您准备好。”

    这老东西很会审时度势嘛……

    蓝礼心想,感觉没什么可说的了,于是他转身就要离开,但没几步他就突然想到了什么,脚步一顿,回过身来又道:“那个莱安……”

    “您不喜欢他?”

    盐舌索伦闻言立即道:“我将他换掉,换一个您满意的,您觉得桑德如何?”

    蓝礼闻言有些意动,但想了想后,还是摆了摆手。

    “算了,就还是莱安吧。”

    他感觉那莱安有点不对劲,但怎么个不对劲蓝礼却又说不上来,因此心中有点顾忌,但想想如果那家伙真的对他有敌意估计早就已经动手了——

    作为贴身淹人之一,莱安可不缺少机会。

    所以是友非敌?

    或者只是自己想多了?

    边往回走边琢磨着这件事,蓝礼没一会就发现当事人已经和七八个淹人复又围了上来,于是他抬眼瞧了瞧对方面色,没发现这位有什么不对劲的,于是他不再多想,准备以后有空闲了多观察一下并且保持警惕就好了。

    而目前来说,最要紧的事情……

    他抬眼看向了那娜伽山丘所在的方向。

    通灵之心特性演变成了通灵之语,而这通灵之语蓝礼认为非常神奇,因为它的作用是能够用肢体传递情绪。

    没错,是情绪,而不是话语。

    之前救活伊伦最主要的原因是对方没死透,其次就是古道之种对精神方面的激励,但单凭古道之种的激励其实没用,因为宿主的主体意识已经陷入濒死昏迷当中,没有意识,根本无法“配合”。

    所以蓝礼在察觉这点后,主动尝试起了那个在山丘上没来得及“说出口”的能力,最后被他成功将一连串的恐惧情绪传输给了对方,将其“吓醒”后,也获得了“系统信息”的承认。

    而这一切的源头他显然不会忽视——

    正是因为那山丘上有着一个迫切想要与自己,或者想要与任何可沟通之人沟通的“意志”存在。

    那么,“它”到底想要沟通什么呢?

    抱着这个疑惑,蓝礼再次走向了那山丘所在,却显然想象不到,他这么一去就是三天之久。